第十六章 夜晚的敲门声

失业的黄成德接二连三的找了许多工作。通过网络,朋友介绍,甚至是街边贴的小广告。但一个礼拜过去了,始终也没能找到他能干的活。要么是嫌待遇太差,要么是嫌工作繁琐,要么是人家根本不要。

可怜的他离职前给的微薄薪水也花的差不多了。于是他拉下那张爱面子的脸,申请了失业补助金。介于他的情况,每个月政府可以给他发一千块钱的失业补助。这些钱在首都月光城勉强能混个温饱,还好他有父亲刘给自己的一套房子,不然,真的得睡大街上不可。

苦郁的他白天四处奔波的寻找欣怡的工作,晚上就躺在沙发上收看火星电视节目。一直看到深夜。又过去了一个礼拜,这天晚上他正在收看电视节目,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柔姐姐的声音:“先生您好,您的电视费已经拖欠一个月了,请你在明天十二点前缴纳无线电视的费用。到时候如果没能及时缴纳费用,您的电视就会停机。”

这一番电话让黄成德彻底崩溃了,难道这世界就这么不接纳我吗?现在连个看电视的权利都没有了。黄成德一句话没说,气愤的挂掉了电话。还能看最后两个晚上,管他呢,继续看电视。

虽然装作毫不在意,但此时内心已经向生活妥协了,明天他打算去面试一份薪水微薄的底层工作。从小到大,虽然不是什么有钱家庭,但最起码也算是小康。命运轻轻一捉弄,就连小康都满足不了了。

第二天一早,他来到人山人海的求职市场,挤入拥挤的人群中。等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弄了一个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明天就能去报到上班。这也算是不错了,黄成德在失望中欣慰的想着。

那图书馆的位置在一处老旧的城区,以前的管理员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太太,后来老太太犯了心脏病突然去世了。于是这个位置就空了下来。明天这份工作就要交给黄成德来做了。

嘿嘿,今天电视还能看到十二点,黄成德一遍像一个占了便宜的吝啬鬼一样想着。一边舒服的躺早沙发上。

到了十二点,电视机很守信用的准时失去了信号。黄成德见状,自言自语的说:“真是一分钟时间都不给多啊。”说完,他关掉电视机,准备回屋睡觉。刚刚站起身来,突然听到门外一阵敲门声。

黄成德寻思着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敲门呢?于是一半惊慌,一般好奇的走到门前从猫眼看了看。悬着的心放下了,他打开门说到:“原来是陈先生啊,您这么晚大驾光临。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错,站在门外的正是陈先生本人,这错不了。陈先生独自一人在夜晚唐突的拜访黄成德这个毛小子,换做谁都意想不到。陈先生早就预料到黄成德那诧异的样子。于是淡定的解释说:“小黄,来找你是有一件大事来和你商量。”

黄成德半开玩笑的说到:“陈先生有什么大事要和我商量?”屋里的灯光隐约打在黄成德的脸上,陈先生仔细的看着黄成德,微笑的对他说:“小黄,你不打算请我进去吗?”黄成德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把陈先生请进屋内。他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窘迫的黄成德没有什么能招待客人的东西,只能是拿出最后一罐放在冰箱中的汽水递给陈先生。

陈先生接过汽水,毫不客气的打开喝了起来。喝了一口对黄成德说:“这汽水可比你上次给我泡的碧螺春好喝多了。”黄成德坐在一旁默不作声,急切的等待陈先生回答他的问题,找我有什么大事。

对心理学无比精通的陈先生一眼就看穿黄成德的内心。他也不说闲话了,开门见山的说:“小黄,你愿不愿意去特战队执行有关火星病毒的任务。”黄成德一惊,这是他从未想过的事情。于是惶恐的对陈先生说:“陈先生,我,我今天已经找到工作了。您这也太突然了吧。”

陈先生用那双睿智的眼睛看着黄成德说:“我知道,你今天在图书馆找了份闲职。但我想那样也太屈才了。还是希望你能考虑考虑,我觉得以你骨子里的那股高傲劲,是不会甘心待在一个图书馆里的。不过,去不去是你的权利,只要你不后悔就行。”

黄成德思索片刻,坚定的对陈先生说:“好!我去!”陈先生说到:“好小子,咱们现在即可出发。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完全没有准备的黄成德又被惊呆了,上午还在求职市场找工作,下午就要去特战队了。这命运之神真是太喜欢捉弄他了。

空寂的夜晚,一辆不起眼的黑色小轿车从小区里开了出来。朝着郊外驶去。车上坐着黄成德和充当临时司机陈先生。陈先生在路途中不断和黄成德叙述火星病毒的现状。火星病毒的真实情况,为了不引起恐慌,此时只有很少的人知道。听说了这些,黄成德大开眼界。原来在他生活以外的高原上,发生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而他正要和这些故事接壤,成为故事中的一部分了。

在我们的目光离开丧智病毒的这一段时间,这种恐怖的病毒又有了新的进展。

那两千军队感染后,在那一晚上又陆续有好几千人被感染。这些新的感染者身上所携带的病毒出现变异,导致这些感染者变得更加聪明。他们甚至有了简单的社会性,有了协作的能力。这些感染者不在局限于高原上的深山密林当中,而是大胆的走了出去,走到高原周边的地区,袭击了很多村庄。

而我们那个享受人生的杜老总,也因为丧智病毒的二次扩张,被领袖从度假小岛上揪了回来,送上了军事法庭。但也不知道他上辈子积攒了多好的运气。在此后的一个月内,接二连三的换了两位总司令,结果都因为指挥失误被撤职。我们的刘长官在他们之前也被撤职。最后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又把杜老总给启用了。之前军事法庭上罗列的罪责说是延期执行,实则是一笔勾销。

黄成得被他所得知的一切惊呆了,他只是在新闻上听说火星丧智病毒在高原上又反复了,但不知道这么多具体情况。也不知道这么严重。他对国家队丧智病毒管控不利感到不解。于是问陈先生说:“现在武器这么先进,不是已经有消灭丧智病毒的武器了吗?为什么还那么难控制。”

陈先生叹了口气说:“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牵扯着很多原因,也牵扯着很多人的利益。还有政治层面的原因。所以说很多事情没我们相信那么简单。”

黄成德转头望着漆黑一片的窗外,原来在这个繁华的大同世界背后,隐藏着这么大的隐患。

没过多久,轿车来到了月光外二十公里的一处山洞旁。两个手持枪械的士兵上前检查,陈先生在出示证件后和黄陈德下车,朝着这个山洞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