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白狼

黄成德带着大伙来到特战队的秘密山洞中,从中取出大量武器弹药,然后又更换了三辆崭新的装甲车。黄成德,王小波,和杨秀三人各开一辆。他们这只队伍朝着月光城北面开去,穿过层层山峦,道道河流,来到自然气候恶劣的北方荒原。

这里人烟罕至,有大山大河作为一道天然的屏障。在丧智病毒四处蔓延的乱世下,这里变成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他们走了很远很远,在一处背山靠水的雪地上停下来。黄成德从装甲车上下来,看到的是茫茫一片的白色。山是白色的,土地也是白色的,就连那水面上升起的缕缕烟雾也是白色的。虽然时不时就刮起飕飕凉风,时不时就下起阵阵雪花。但这里的气温却不算很冷。一般气温能在零上七八度的样子。原因很简单,这里阳光明媚,除了下雪天可能会阴天以外,其它时间都是烈阳高照。

大伙看着这一片荒凉的景色,感到无尽的迷茫,他们不知道丧智病毒何时结束,也不知道要在这个荒无人烟发地方生活多久,更不知道该如何在这个地方生活。

黄成德把大家召集起来,此时,他毅然成为一行人的领导者。在这种命垂一线的状况下,大家需要一个有能力的人来带领他们,拯救他们。

有绝对话语权的黄成德对大伙说:“我知道这里自然环境非常艰苦,但我们必须得安营扎寨,待在这里,静观其变。如果外面的情况有所缓和,我们就出去。”

大伙默不作声,对黄成德的话持有默许态度。很快,大家积极的参与到营寨建设当中。这个过程并不麻烦。从装甲车上取出备好的帐篷,然后把这些帐篷用木桩固定在地面上。

这些帐篷是由一种非常坚固的纤维组织制成,甚至可以抵挡常规子弹。而且还有很好的保温效果。他们每人一个小帐篷,作为卧室使用。最后两个较大的帐篷搭建在小帐篷旁边。一个帐篷是大伙吃饭聚会的地方。另一个帐篷作为储藏室使用。

营寨搭建在一条河流旁,在大约三公里的地方,有一片天然盐水湖。而四面的其他地方,都是重重高山。在山上散布着稀稀疏疏的树木,到了夏天,这些树木就会变得茂盛无比。

就这样,八个人在这里生活了一个礼拜的时间。

珍珠看着铁盆子里的开水煮鱼,一脸抱怨的嚷着:“天天都是这玩意,咱们能不能吃一点别的?”王小波说到:“爱吃不吃的,当时真应该把你留在电影院喂感染者。”

黄成德安慰的对大家说:“这些天我知道大家都不容易,但现在情况特殊,如果我们回去只有死路一条。这样,明天我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别的东西。”

杨秀看了看黄成德说:“队长,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能有什么可以吃的?”黄成德来之前是有做功课的。他说到:“现在是十二月份,很多迁徙的野生牦牛要从这里经过。我们可以抓几只回来。如果抓不到,打死几只也很容易。”

杨秀也是吃够了鱼肉,他自告奋勇的说:“队长,我和你一块去。”杨秀一说完,大伙纷纷表示要一块去。于是第二天,黄成德顺理成章的带着八个人出去搜寻路过的牦牛群。

第二天一早,他们在牦牛群可能路过的山脉,沟壑中搜寻着。从早上搜寻到晚上,也没有看到任何牦牛的足记。修理工表示想要回去,明天再来搜寻,他的脚已经冻得麻木。大伙都不愿意在搜寻下去。

没有办法,见天色已晚,黄成德带着大家返回。从这里回去要十公里的路程,没走多久,大伙听到远处的几声狼叫。

王小波疑惑的说:“队长,这里难道还有狼吗?不会是感染者吧。”黄成德仔细听了听说:“不是,应该是狼群。”说完,黄成德当机立断,对大家说:“今晚我们吃狼肉。”然后他抄起手中的自动步枪,朝着狼叫声的方向奔跑而去。

手里有枪的人只有三个,那就是特战小队的三个队友。三个队友奋勇当先其余人跟在后面。翻过了一座山丘后,看到对面山头的几十只白色毛发的野狼。只见一直最漂亮的雄性白狼站在白茫茫的山顶上。它目视远方,不断的发出深沉的嚎叫。其余的白狼也都纷纷附和,发出阵阵嚎叫。

黄成德挥了挥手,示意两个队员跟上自己的脚步。其他人则是留在原地观望。三个人朝着那山峰奔去。连爬带跑地来到距离狼群五百米左右的地方。黄成德瞄准那只山顶上的白狼,一瞬间,连续三发子弹,朝着那只白狼飞去。第一发子弹空掉了,打在白狼脚下的石头上。第二发和第三发,精准射击在那只白狼的身上和脖子上。白狼倒在地上,呻吟几声,就永远都闭上了双眼。

狼群中顿时一片哗然。大它们朝着三人望去。怒火冲天一般朝着三人扑来。但那些白狼怎么可能战胜拥有武器的人呢?这些白狼可要比感染者好对付的多。只见步枪对着白狼突突突的射击。一只只白狼倒在地上。此时,那些白狼像一个个死士一样继续冲锋,它们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即使实力悬殊,不可战胜,但依旧保持视死如归的态度,坚定的舞动它们毕生锻炼出来的强健四肢,朝着三人冲去。

很快,所有的白狼没有一只幸免,全部倒在血泊之中,为白茫茫的世界增添一抹新的颜色。王小波第一个跑上去,他欢呼的喊到:“哦吼!今天晚上可以吃狼肉了!”这一只只白狼,不知道可以吃多少天。

大伙见没有危险,也跑了过去,两个人扛起一只白狼,就往营地赶去。小队三人回到营地,又开着装甲车来把其余的白狼全部塞了进去。一起送到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