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庆功宴会

果不其然,黄成德来没有到,就接到通讯器的信息,刘长官说:“我已经到达目的地,你们还在吗?”黄成德此时距离目的地五公里远,他回复到:“我就在附近,这就赶去。”

很快,黄成德来到目的地。在一道山谷里寻找刘长官的足记。山路崎岖,黄成德的装甲车在石子路上晃晃荡荡的开行着。这条山路十八弯,终于,装甲车转过一座山峰。看到了刘长官。

刘长官也是开着装甲车前来的,他坐在装甲车旁,满脸灰尘,头发也油腻极了。好像是刚刚从煤矿洞里钻出来一样。刘长官双眉紧缩,抽着烟。看到一辆装甲车朝他驶来。

估计是黄成德他们到了,刘长官在心中嘀咕着。然后站起身来,朝着装甲车挥了挥手。黄成德把装甲车停在刘长官身前。他没有第一时间下车,而是透过装甲车的观察仪看了看这个刘长官。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过来的不是杜老总的部队。但他又感到疑惑,为什么刘长官会找到这里来呢?在这渺无人烟的大山里,一个活生生的刘长官站在他面前,总感觉有一些突兀。

黄成德也没有在想太多,把装甲车门打开,从车上轻盈的跳下。气势上不能输,他对刘长官说:“刘赋先生,欢迎加入我们的拓荒队。”黄成德直接对刘长官直呼大名,这一点刘长官并不意外。他们过去那上下级的关系已经解除,现在刘长官更像是一条东躲西臧的流浪狗。

黄成德说话的口气完全没有往日那般恭维,他对刘长官说:“这里不安全,请你随我们去营地。”刘长官点点头,他开着装甲车紧随黄成德身后,来到营地。

远远的,大伙已经在外面迎接这位新来的客人。随后刘长官来到大帐中狼吞虎咽的吃了一块狼肉。吃完后喝了一杯河水,打了一个饱嗝。用手摸了摸嘴。然后向黄成德询问说:“我来之前以为你们就三个人,没想到你们还带了这么多难民。可以啊。你们是怎么逃到这里来的。”

黄成德说:“我早就感觉情况不对,如果留下来,必然难逃一死。”刘长官点点头,忠诚于原政府的刘长官不曾想到自己的苦苦坚守既然是那种结果。他长叹一口气。心服口服的对黄成德说:“黄成德,你要比我有先见之明。”

黄成德给面子的说:“过奖了,我只是觉得大伙的生命要比所谓的政府更加重要。你放心,在这里,我们是不会亏待你的。”

刘长官点点头,黄成德接着说:“刘赋先生,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你是怎么想到来这里的。”刘长官井井有条的说:“我们的部队在市区苦苦坚守,坚守了整整一个星期,有五只小队所在的建筑被感染者攻破,建筑内的人全部遇难。一个星期后,杜老总和两个节度使帅军进入月光城,他们直扑通天塔,把通天塔里的首脑们全部抓获,首领被他们当场枪毙。很多重要官员也被残害。张少华做了叛徒,他现在和杜老总狼狈为奸。随后他们开始屠杀特战队员。躲在建筑里的市民也都没放过。你们离开月光城没多久,我就得到消息,所以我就带着一只小队来找你们,但一整只小队全部被杜老总派出的直升机扫射而死,我当时躲在装甲车上,侥幸活了下来。”

黄成德听完刘长官所说,对特战队的遭遇感到同情。但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现实。黄成德默不作声的朝着大帐外仰首望去。刘长官问黄成德说:“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黄成德说:“现在能有什么打算?静观其变吧。”刘长官点点头,他刚刚逃难过来,也不想再走动。

视线回到月光城,在通天塔的一处豪华聚会大厅内,杜老总和花香城节度使御灵山,溯光成节度使鸿雁达三人带着手下将领搞了一场盛大的欢庆晚宴。

得意的杜老总大口大口喝着啤酒,他走下座位,与在场的每一个人干杯碰酒。此时的杜老总已经丧失了人该有的样子,他不住高声狂笑,仿佛整个世界都踩在他的脚下。我们的杜老总也该更名为杜领袖。世界各地的地方政府对杜领袖篡位一事实没有任何抵触情绪。有的默许了杜领袖这一行为,有的甚至发电庆贺。他没有想到这篡位的事情进展如此顺利。

杜老总回到座位上,开始他的表演,这小老头穿着华丽的服饰,摆着浮夸的动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对大伙说:“那原来的腐朽政府管控不利,导致丧智病毒四处蔓延,现在已经蔓延到大洋的另一边。我们为了全世界人民的利益,推翻那个腐朽政府。意在打造一个真正让全人类安居乐业的世界。”

坐席上的将领们纷纷叫好,御灵峰带头鼓掌,大家也一顿鼓起掌来。杜领袖哈哈大笑,对大家说:“大家经管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以后我会时常举办宴席犒劳大伙。”

坐在杜领袖身旁的御灵峰悄悄靠着杜领袖的耳朵对杜领袖说:“领袖,现在这月光城到处都是感染者,可不太平啊,咱们还是早做打算。”杜老总瞅了御灵峰一眼,摇了摇头,示意等到宴会结束再商讨这些问题。御灵峰也是机敏的人,他继续和大伙喝酒吃肉。

宴会结束,御灵峰跟在杜领袖身后,然后向鸿雁达招了招手。两个人一起跟着杜领袖的屁股来到领袖办公室。

杜老总说:“这月光城的确是没办法待了,我们得把政府迁到其他地方。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御灵峰趁机说:“不如把首都迁到花香城,那里易守难攻,是个好地方。”杜老总做到椅子上,看着御灵峰说:“你可是花香城节度使,到了那里到底是谁说了算。”

御灵峰急忙说:“领袖,我完全是为了咱们的安危考虑啊,如果您觉得不妥,咱们就换地方。”

杜老总说:“哼哼,我已经想好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