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都是同行

张清明见状一刻也不敢怠慢,脚下当即踏出七星步,双手开始捏道家指诀。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破!”

这个破字才刚刚出口,瞬间一张惨白的大脸就出现在了张清明面前。

惊得张清明连真气都忘记调动了,直接一记平A就打了过去。

“我了个靠!这是什么鬼?”

这一拳打的那叫一个结实,手上传来清晰的痛感,这说明这东西是有实体的!

“不是鬼?难道是僵尸?”

张清明想到这里,左手立刻从包裹夹出一张镇尸符来!

“这次总该错不了!”

啪的一声,那道符稳稳贴在了大白脸的额头上。

但下一秒张清明就愣住了,因为那惨白的手轻松撕下了大白脸上的符。

“这是什么玩意?能吃吗?”

张清明听见这话一跳三米远,紧张的连忙去包裹里的桃木剑。

“这东西成精了!还会说人话!”

这是什么尸啊?

僵、血、荫、肉、皮、玉,行、诈、汗、毛、走、醒,甲、石、斗、菜、绵、木,这十八种尸里没听说有会说话的!

难道自己遇上了新品种?

“你刚才为什么打我?”

那东西拿着符,有些生气的瞪着张清明,右手砂锅大的拳头已经握的紧紧的了。

“我是道士,你是鬼精!我打你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张清明这话说的正气凛然,俨然已经有了三四分仙道的气质了。

“你是道士?那你为什么没辫子?”

听见这话张清明有些懵!

道士为什么要留辫子?

“管我留不留辫子!先打完再说!”

张清明说着抬脚就踢、挥拳就打,那一身漂亮的功夫耍出来,任谁看了之后都不得不叫一声好!

但是忙碌了半天之后,那大白脸就只是护着自己的要害,一点想跑的意思都没有。

等张清明打累了以后,他才缓缓放下手臂说。

“你打完了,是不是该我了?”

张清明听见这话以后就感觉情况不妙,于是转身就想跑,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这大白脸看着挺敦实的,但没想到速度竟然这么快。

张清明刚刚转身才想跑,就直接被他一脚踹在了屁股上,然后整个人立刻摔了一个狗吃屎。

“劲还挺大啊!”

这是张清明倒地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他忽然觉得眼前一黑,然后整个世界都变成红彤彤的一片。

然后就听见一个高分贝的女人的尖叫声响起!

“啊!!!臭流氓啊!!”

下一秒,张清明被一个穿红裙子的少女连接踹了十几下脸,鼻子差点都给踹歪了。

那一张脸也红透了,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铁柱,把他给我抓起来!”

熊金这个时候已经被吓尿了,这家伙的胆子经过上次那事以后彻底没了。

所以当他看见张清明挨打的时候,竟然吓的站在原地一动也没敢动。

不过这个时候张清明却是反应了过来,眼前这两米多的傻大个和穿红裙子的女人根本就不是阴魂精怪,他们都是人!

但是刚刚明明感受到一股强大的阴气,还有那莫名的压力……

这封门村肯定有问题!

傻大个解下自己的腰带绑张清明的双手,所以很快他的裤子唰的一下就掉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鲜红的内衣。

“这小子和你一样还是本命年啊!”

张清明一脸坏笑的看向眼前的女人说,却不想对方直接又是来了一巴掌。

不过这次张清明却是有所有准备,女人打巴掌的时候他当即一蹲。

啪的一声,巴掌重重打在了傻大个的脖子上。

“莹莹姐,你干嘛打我?”

张清明趁着这个机会快速闪到了一边,双手快速挣脱了绑着的皮带。

傻大个看见张清明跑了想去追,却被自己的裤子绑倒在地,然后……他竟然趴在地上就哇哇大哭了起来!

张清明一看便明白了,这傻大个可能智商有些问题。

而且看他身上的皮肤惨白一片,该是得了白癜风一类的皮肤病。

这个时候,那穿红裙子的女人连忙上前扶起了傻大个。

“铁柱不哭啊,姐姐给你糖吃。”

说着,红衣女人将手里的一根棒棒糖递给了他,这才让这个傻大个安静了下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欺负一个女人和一个傻子!我告诉你,我可是有一百……多万粉丝的当红主播!我现在就曝光你!”

女人说着掏出手机就开始对着张清明拍摄,却不想手机传来了一声没电的报警声。

“需要充电宝吗?”

张清明为了缓和尴尬气氛,自认为幽默地接了一句。

“要!”

没想到的是,这女人竟然不客气的满口答应了。

张清明从包里掏出一个充电宝递给女人,然后开始趁机解释起来。

双方一番沟通了解之后,终于将误会解除了。

原来这女人叫曲莹莹,是某平台的一个网络主播。

为了能够一夜爆红,所以就从附近的城镇跑到封门村来搞灵异直播。

但是到了这里他才发现,这个村子里搞直播的主播竟然比村子里的居民还多。

跟她在一起的傻大个叫王铁柱,是这个村落里仅存的三户人家里的一个。

现在这三户人家靠着给来村子里搞直播的网红搞后勤过活。

但这个村子最大的缺点就是没电,所以充电宝在这可是个稀罕物件。

天黑的时候,王铁柱的老娘骑着一个三轮车慢悠悠进了村子。

车子上面有泡面、饼干、矿泉水,还有三十多个充满电的充电宝。

她这一进村子,各处破败房间里就有几十个人影冲向了他。

熊金看见这一幕当场给吓尿了,惹得曲莹莹一阵恶心和厌恶。

不过张清明却是一点都没紧张,因为他看的清楚,那些都是人不是什么鬼怪。

“那些就是你的同行吧?”

曲莹莹缓缓点了点头,一脸无奈的叹口气说。

“这年头当主播也不容易啊,好容易想到个有噱头的主题,竞争还这么残酷!对了,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张清明听后立刻也掏出自己的手机笑了笑。

“咱们都是同行,我们也是来搞直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