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有事相求

张清明看见虞震山吃的嘎嘣脆,心里也是一阵小惊讶,毕竟生吃大理石这事一般人可来不了。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些小问题,于是张清明开始用力嗅了嗅。

“怎么有股花生糖的味道?”

熊金和王敢当听见这话以后也开始跟着闻了起来,果然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生糖的味儿。

王敢当更是直接走了过去,伸手直接在大理石上摸了摸。

虞震山见状一边用力咀嚼一边含含糊糊的说。

“你别闹,别在这耽误事!起开……”

王敢当将手指放进自己嘴里尝了尝,然后砸吧砸吧嘴说。

“确实是花生糖,还挺甜!”

这一下终于真相大白了,原来虞震山啃的这块根本就是一块特制的花生糖,只是把外形纹路弄得很像大理石而已。

一瞬间,直播间里立刻骂声连连,要求退钱退礼物的呼声此起彼伏。

虞震山却是丝毫不在意,继续咬下一块在那砸吧砸吧嘴的吃了起来。

“你这算耍赖吧?”

张清明又好气又好笑的问了一句,虞震山立刻嘿嘿一笑说。

“当初咱们只说吃大理石,但没说吃真的还是假的吧?这最多算不严谨,但绝对算不上耍赖啊!吃,我可是真吃了!”

听见这家伙这样解释后,张清明切了一声转身就往屋内走。

熊金、王敢当也是呵呵一笑转身跟了上去,只有昔云馋馋的舔了舔嘴唇说。

“能让我也吃口吗?”

虞震山听后哈哈一笑,直接让人将一大块花生糖都给了她,然后自己舔着手指追进了房间。

“那个什么,小神医是吧!不是,小神仙!你等等我,正事我还没跟你说呢!”

虞震山追进房间里后,死缠烂打的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原来上午张清明走后,虞敏最后还是选择了冒险一试。

吃过三次药后海啸天没多久就转醒了过来,呕吐出了很多黑色液体,放了非常多黑色臭屁。

折腾了个把小时后人却精神了很多,在他来的时候海啸天都已经开始坐起来正常说话了。

正因为如此,虞敏才觉得再也没有什么人比张清明更可靠了,所以才让虞震山过来负荆请罪。

海啸天也下了死命令,一定让他把张清明给请回来他要当面致谢。

张清明听明白一切事情后缓缓点了点头,然后就下来逐客令。

“好了,事情我大概了。你可以走了!”

虞震山被赶到门口的时候,脸上的震惊之色还没丝毫消退呢!

“有没有搞错?那可是我姐夫亲自请你啊!”

“不送!”

砰的一声响,张清明重重关上了房门,虞震山的脸色立刻黑了下去。

房间内,熊金脸色一点不比门外的虞震山好看多少。

“张大……大仙,这个虞震山可不是好惹的!虽然您三叔也非常了不起,但是虞震山身后可还有海啸天和虞家帮呢!这个……您是不是再三思一下啊?”

王敢当听后撇了撇嘴说。

“怕个球球?等胖爷身体好了,什么震山虎、啸天犬的,统统不算个事儿!”

昔云继续啃着大块花生糖饼,冷不丁地插话说了一句。

“我有几十种杀死他们的办法,而且一定不会留下证据,算我一个!”

熊金一听这些话,就知道这两人肯定没什么社会经验。

“海家和虞家根本不是咱们这种小人物能抗衡的,你们怎么就是听不懂呢?”

张清明听见这话只是冷冷一笑,然后悠哉的往沙发上一躺说。

“一介凡人而已,不足为虑!”

王敢当听后没由来的骄傲一笑,然后拍了拍熊金的肩膀说。

“你的认知世界可能存在一定的误区,那个什么海家虞家在你们眼中可能很了不起。但是他们这种货色,在我们天师眼里就是屁大点事而已……”

熊金听后微微皱眉,眼中疑惑神色跃然而出。

“你……什么时候也成天师了?”

王敢当白了他一眼,然后一瘸一拐地走到另一个沙发旁,学着张清明的样子嚣张的躺了下去说。

“一介凡人,不足为虑……”

与此同时,南沪郊区的一座高尔夫球场内。

号称南七省道家第一人的吕宾鸿,此时正在跟南沪首富江诚鑫打球消遣。

忽然,一个助理走上去将手机递给了吕宾鸿。

吕宾鸿接过手机立刻歉意的对江诚鑫缓声说。

“有些私事,不好意思。”

说完这话,他拿着手机快步走了到一边。

“什么事情?”

“师父,海啸天的天煞咒被人解了!”

“南沪地界竟然还能有人会这般神通?查清楚是谁了吗?”

“好像跟让黑煞受伤的是同一个人。”

“好像?你知道为师最讨厌这种不确定的消息。立刻去查,告诉红凌进度快些!”

交代完这些,吕宾鸿立刻收起脸上的阴郁,换上一张笑脸走向了江诚鑫。

“不好意思啊,手下人做事总是毛毛糙糙的,一点小事就要请示来请示去的。”

“下面的人做事就是这样,做事一点脑子都不愿意动。不提这些,不提这些……借运的事情忙的怎么样了?”

“您就放心吧,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逆天改命很难,但是借运增福的事情还是手到擒来的。未来二十年,江家依然会是南沪的翘首!”

江诚鑫听见到这些话后,脸上立刻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后拿着球杆有说有笑的和吕宾鸿走向了远处。

傍晚时分,熊金刚刚说服张清明赏脸让他请客吃饭,门口就传来了门铃声。

昔云吃下最后一口花生糖,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她看着门口年轻漂亮的海愉心眨了眨眼睛。

“你找哪个?”

“你好,请问你张清明大师是住在这里吗?我叫海愉心。”

“在的,你想杀谁直接告诉我就可以了……”

“杀……杀人?我……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本来两个美女的对话很正常,但是后面话锋突然就变了。

刚刚喝了一口热茶的张清明,闻言就喷了熊金一脸。

“她是开玩笑的,我做的可是正经买卖!海家的千金小姐是吧?有事进来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