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前往海家

张清明看着昔云清澈纯真的眼睛,刚才窝火的瞬间就变得无影无踪了。

于是,他转身对熊金开口嘱咐道。

“那个谁,你留下来教她一些基本的生活常识,给她介绍一下有关这个世界美好的一片!有问题吗?”

熊金听见有陪美女的任务,立刻觉得头也不昏了、腰也不疼了,轮椅也能丢一边不用了。

“大仙放心,这个绝对没问题,陪美女我可是专业的!”

说完这话,熊金却是快步走到了张清明的身边小声又问了一句。

“大仙,我多嘴问一句。这位美女到底什么情况啊?我怎么感觉这脑袋有些……”

“对,我这亲戚吧,智商最多也是小学生水平,而且打小住在大山里,根本没见识过这个世界的精彩……”

熊金听了这话以后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缓缓点头说。

“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大仙你就把这位美女放心地交给我吧,我会让她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么地美好!”

张清明看着熊金如此信誓旦旦,心里终于放下心来。

但他还是不放心的又嘱咐了一句。

“对了,千万不要再让她看名侦探了!这天天见面就是杀不杀的,太吓人了。”

熊金听后一脸懵批,但很快就想明白了,立刻打了一个OK的手势。

交代完熊金,张清明又走到王敢当身边说。

“想不想赚点外快?”

王敢当一听这话眼睛都开始泛光了。

“那太想了,胖爷今天从医院出来后身无分文了!你们这看个病真是贵啊,我感觉自己都活不起了。”

张清明听见这话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他身后的柜子从抽屉拿出一叠钞票说。

“你先去置办些道士的行头和道具,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就行。晚上给你发定位,你打车直接过来!”

王敢当听后嘿嘿一笑,接过钱立刻揣进了裤兜里。

“成,你就放心就行了!胖爷我都懂……”

张清明给所有人都安排好事后,这才转身往卧室走去。

天即将要黑的时候,他已经跟着海愉心来到了南沪东南城外的一片别墅区内了。

海愉心就住在这片别墅区北方的一栋独立大别墅里。

刚刚进入这个小区,张清明就非常地不舒服。

这里明明街道上、马路上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的,各种名贵花草也是清香怡人。

但是他心里却总感觉这里乌烟瘴气,哪儿哪儿都不干净。

海愉心看着张清明一直左顾右看,还以为他是土包子进城没见过市面呢。

所以,心里对他的嫌弃和厌恶又增加了几分。

“等忙完我爹的事情,一定要让这个混蛋付出代价!花多少钱都在所不惜!”

海愉心在心里恶毒的想着,不知不觉间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阴险。

张清明的余光看见这些以后没有声张,而是对这片别墅区的警惕性又提高了几分。

“有歹人在这布局……”

心里暗自说了一句后,张清明继续在车里观察四周的情况,直到汽车在那栋独立大别墅前缓缓停下。

“张神仙,我们到了。”

海愉心刚刚说完这话,管家就过来利索的把车门打开了。

张清明没等有人帮他开门,自顾的拉开车门就走了下来。

等他下车看了海家别墅一眼后,脸上沉重的表情立刻跃然其上。

“这里的煞气好重……”

海愉心没听见张清明在说什么,还以为对方在感慨自己家的别墅奢侈呢!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

兴许是已经回到自己家的缘故,海愉心的胆气好像大了很多。

于是,直接将心里真实的想法给说了出来,丝毫没有顾忌张清明是否听到。

张清明耳力惊人,自然是听见了这小丫头的嘀咕声。

但是他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因为这片别墅里的气场非常怪异,好像能增加人的负面能量。

管家看小姐直接进去了,于是只能自己替她来招待张清明。

“这位先生,您里面请。夫人已经在客厅等您多时了。”

这个管家教养非常好,属于那种不笑不说话的人。

不过张清明看的出来,这也是属于皮笑肉不笑的笑面虎而已。

他眼中隐藏的那一丝凶光,早就被张清明捕捉到了。

没有过多言语,张清明迈着大步走进了别墅。

整栋别墅属于纯欧式的建筑风格,里面的装修也是极度奢华,就连入厅口的门垫都是白狐绒的。

张清明走进客厅以后,便看见虞敏、虞震山两人正在跟海愉心说话呢。

不过三人表情都不太好看,特别是虞震山的眼神,那分明是已经起了杀心。

自从进入这个小区开始,张清明就感觉到四周充满了暴戾之气。

是那不知何处来的煞气诱,发了人们心中的暴戾气吗?

“看来这里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啊!”

张清明知道在海家是吃不到什么好果子了,于是便开始自顾四下溜达了起来。

他需要尽快查出这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找到根源解决问题了结因果便好。

至于这海家的人是不是真心的念自己的好,会不会好好地报答自己,张清明根本想都没有想。

因为他根本不在乎,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在乎人和事已经不多了。

“嗨,你自己在那乱溜达什么呢?万一碰坏了什么东西赔的起吗?”

虞震山忽然冲着张清明就吼了一嗓子,随即张清明直接捏了一个禁言咒指诀指向了他。

下一秒,虞震山直接张不开嘴了,只能“嗯嗯嗯”的在那发出没任何意义的声音。

虞敏立刻明白是张清明做的手脚,于是她强压着心里的怒火和怨气,挤出一丝微笑看向张清明。

“张大师,刚才是舍弟唐突了。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了。”

张清明嗯了一声,然后背着手边溜达边问。

“你先生呢,他在医院还是在这别墅里?”

“他还在医院里呢,毕竟是大病初愈,所以还需要留下观察几天才行。”

“嗯,那就先让他在医院呆着吧!这里的事情处理起来,却是要些时间……”

这个时候,别墅二楼忽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无量天尊!这位小友就是海太太说的高人吗?贫道观之,不过尔尔。夫人怕是被人给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