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被迫欠人情

张清明话落人动,右手的银针刷刷刷地射了过去。

刘老六眼睛盯着锅里的狗肉,而后手里的筷子在半空轻轻挥动了几下将针全部接住了,还顺手拔下一根银针当做牙签用了起来。

“正好有点塞牙,谢了!还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

张清明冷哼一声整个人冲了过去,右拳带着一股猎猎作响的劲风打向老头的面门。

“太慢!太慢!”

刘老六说话的时候,左手的小拇指尖锐的指甲像根刺似的闪电般在他手腕处一扎。

张清明吃痛后整条手臂瞬间失去了力量,拳头落在老头身上的时候已经软的跟棉花似的了。

接着这老头抬脚用力一踹,张清明就再次被送回了坍塌的木屋处去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清明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咳嗽一边恶狠狠的瞪着老头问道。

“我都说了,老子的功法比老白毛厉害多了!这下信了吧?”

张清明在地上打坐调息,不再理会这老头。

刘老六当即翻了个白眼,然后低头继续捞狗肉。

等老头吃饱喝足之后,张清明也已经调息完毕了。

“好了吧?起来再打!”

刘老头伸了一个懒腰,歪着脑袋看向张清明轻声问道。

张清明刚才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真气不仅被封住了,左臂的经络还被堵塞了。

“你这老头穴手法妙的很,我啥时候中的招都不知道……不打了,还是有事说事吧!”

张清明深深吐出一口气,看着刘老六说道。

“行,那咱们长话短说吧!你爷爷和三叔的事情老子替你办了,不过这样你就欠老子一个大人情,以后拼了命也得还!”

刘老六一脸坏笑的看着张清明说道。

张清明听后脸色立刻更难看了一下,当即摇头无情拒绝说。

“不用,我家的麻烦我能解决!”

刘老六听后撇了撇嘴,一脸嫌弃的看着张清明砸吧嘴。

“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你根本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什么!老子答应帮你完全是你小子的福分,不然就算那老白毛来求老子,老子都不会出手的。”

张清明冷哼一声没说话,而是起身开始往远处走去。

“没工夫陪你浪费时间,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本事不大,脾气不小啊!老子允许你走了吗?”

刘老六说话的时候又弹出一块碎骨头,精准的打在了张清明的右腿弯处。

一阵酸痛立刻传到了他的心窝里,借着他整条右腿便快速失去了知觉。

“就这点本事吗?有本事继续啊!只要小爷不死,就走定了。”

张清明咬牙说着狠话,拖着右腿开始缓缓往前挪动。

刘老六看着他这执拗的劲头忍不住笑了。

“有点骨气啊!那我看你能有大能耐……”

借着第三块、第四块、第五块小碎骨被弹射了出去。

张清明身上几处穴道被封,瞬间整个身体都酸痛无比,很快没法动弹分毫了。

“你个地中海!老杂毛!还有什么能耐尽管使出来!小爷要是求饶一声就跟你姓!”

“呸,你小子少不要脸!我才不要你这么小的儿子呢!少占老子便宜!”

刘老六听后嘿嘿一笑,缓步走到张清明身边蹲下拽着他的头发说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来这墓园就是特意在等我是不是?”

张清明斜眼看着刘老六说道。

“你小子这小脑袋瓜还不算笨,我怎么越来越喜欢你了呢?不过时间不早了,再不出发估计就追不上那些人了。”

“我先替你办事,人情的事情以后再说!你要敢不认账,我一定亲手把你的骨头一根一根拆下来……”

刘老六唠叨两句后起身就开始往远处走去,任由张清明怎么喊叫、谩骂他都没有再回过头。

身体没法动弹,张清明只能听天由命地躺在田地里,任由蚊虫蚂蚁叮咬。

当真是苦不堪言……

天渐渐亮起来的时候,有两个来农田里干活的人发现了张清明,这才将他搭救了起来。

张清明自己都没想到,他会有一天被救护车拉进医院。

不过医院系列检查还没做完,张清明身上那些被封堵的穴道就自己解开了。

秦慧心刚刚拿着缴费单火急火燎来到病房,却不想张清明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出去了。

“你这是做什么?还有几个检查项目没做呢……”

“不用坐了,我有些急事需要去处理一下。”

张清明穿好鞋子走到病房门口说道。

“臭小子,你起码在这休息两天再说啊!医生说你需要多休息……”

秦慧心还是不放心连忙追过去说道。

张清明抬起手摆了摆,然后快步的走进了电梯。

出了住院部大楼的时候,江米雪的车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到底出什么了事情,非要我一个病人出马不可?”

上了车之后,张清明看着驾驶座上的江米雪开门见山的问道。

江米雪直接将一个档案袋丢给他说。

“海啸天死了,就是两个小时之前的事情。王敢当、熊金有重大作案嫌疑,但是我们找不到人。”

张清明拆开档案袋看了看,立刻就被第一页的内容给吸引住了。

那是海啸天的死因初步调查报告,最末尾的位置赫然写着脑死亡三个字。

“这是身体或者意识已经消亡了的意思?”

张清明明知故问,江米雪却是微微皱眉说。

“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科学解释不通的地方,我的潜意识告诉我,你应该能找到答案。”

江米雪一脚油门将车开走,头也不回地看着前面说道。

“王敢当和熊金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是我让他们去海家帮忙的,人怎么会失踪呢?”

张清明随手翻着档案袋后面几页内容,都是一些刑事分析和侧写之类的东西。

这些东西对警察可能很重要,但是对张清明来说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具体情况我们也不能掌握,海家昨天的监控什么都没拍到,但是现场留下了许多他们的指纹和脚印……所以,我需要你帮我找到真相。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不是凶手。”

江米雪目视前方轻声说道,随即将脚下的油门不禁又加重了几分。

汽车在马路上呼啸前行,将原本一个小时的行程用半个小时就走完了。

张清明在海家门口下了车,转身看向远处的烂尾楼问道。

“打生桩的事情调查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