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激战慕雪迪

景凡把堆在石洞洞口的碎石清理出去,随后又去往瀑布洗了洗脸。清晨的雾水很大,在晨光下折射出缤纷的光芒,空气中弥漫着滋润的草木清香,让人神清气爽。

此时莫空也醒了,来到了瀑布下,强劲的水流倾泻而下在水池里砸出汹涌的白色波涛。“凡哥早上好啊。”一边打着招呼,莫空一边蹲在池子旁边用手捧了一把水来洗脸。

景凡回应道:“嗯,早上好。”站起来看着明亮的天光,又问道:“阿空,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在这小世界中。”

莫空甩了甩手上的水,道:“没有啥计划,就在这里练体呗,等着天梯降临,然后登天梯,最好能在天梯上有些奇遇。”莫空笑了笑,伸了个懒腰。

晨光照在莫空身上勾勒出健康阳光的线条。

景凡皱眉思索,心想:这个秘境既然是天梯秘境,又有天梯降临这种现象,那么看来是会有奇遇的。仔细思索一番,景凡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身处一方秘境,等待奇遇或者危险降临,然后就是最基本的强大自身。

“我要开始练体了,凡哥要不要一起?”莫空脱去上衣,跳入池中,缓缓走到瀑布下,扎起马步,身上的真气缓缓流动,在莫空的体表显现出如玉般的光泽。

景凡摆手示意不去了,景凡想继续冲击一下破丹境。想了想,还是回山洞比较好,毕竟在突破过程中,不能受到打扰。

“站住!”

正当景凡快要走回山洞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娇喝。转过身,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映入眼帘,十七八岁的模样,身材匀称,生了一副好看的娃娃脸。黑色的衣服上有着一道黑色闪电的符号,看来是来者不善!

“小子把风灵交出来,否则小命不保!交出来,本小姐可以放你一马。”慕雪迪美目瞪着景凡骄横的说道。

“你是谁?”景凡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黑衣女子问道。

慕雪迪冷哼了一声道:“本小姐是雷庭的核心弟子,识相的快把风灵交出来吧。”

景凡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风灵,我不清楚你说的什么。”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非要让你尝尝本小姐的厉害,你才肯拿出来。”慕雪迪运转真气,直接出手,十步距离一掌拍来,丝丝雷光闪烁在手掌上。

景凡左脚后撤一步,右手做拔剑状,“斩!”景凡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柄利剑,斜向上方斩去,带出一片锋锐的气流。

慕雪迪大惊,急忙收掌,避开了景凡的拔剑斩。但景凡又岂会放过这个进攻的最好时机,直接转斩为刺,凌厉的攻势无缝衔接,如同怒涛般冲向慕雪迪。在景凡的十条经脉内,真气以强劲的功率输出着,如同怒涛一浪接一浪。

此时的慕雪迪才发现面前这个修为只有凝真境的修士竟然如此之强。无论在真气的质量还是战斗的技巧都可以和自己比肩。

当然少女的心中认为自己身为破丹境的天才,还是要比景凡要强的。心念至此,改守为攻,真气灌入手掌结了一道道掌印,向着景凡拍去,同时身体急退。景凡一剑剑把掌印击碎,同时身体变向,横移了出去。

“彭!”刚才景凡所站的地方被击出一个大洞,碎石飞射而出,空气中还有雷电噼里啪拉的声音。

慕雪迪瞪大眼睛,“这么快的反应速度吗!”

景凡目光一凝,聚焦在二十布之外的慕雪迪,少女的脸上满是惊讶和羞恼,手中还在结着印,一丝丝的真气雷电缠绕在慕雪迪的双手。

景凡一边把真气注入手中剑中,一边做着急速运动,“去死吧!”气流在身体两侧呼啸而过,景凡把速度提升到极致,在空气中留下残影。

慕雪迪同时把掌印推出,一道巨大的真气掌印向着景凡而来,景凡甚至能看清其上雷霆的峥嵘锋芒。

“呲啦!”真气对拼出现嗤嗤的响声,景凡的剑直接在掌印中穿刺而出,慕雪迪大惊,自己的掌印竟然抵挡不了景凡的剑片刻。不知道是运气还是实力,景凡的剑直刺在雷光掌印的真气节点上,直接将掌印击溃,为什么这个凝真境的修士会如此战力?

但显然景凡没有告诉慕雪迪答案,景凡的剑直冲着慕雪迪的咽喉而去。慕雪迪此时已经能感受到其上缠绕的锋锐真气,如同一道道旋转的利刃,如果被划到相比不会是愉快的事情。

“彭!”慕雪迪手中突然出现兵刃,及时格挡住景凡的剑,但仍被巨大的力量击退了五六米远,勉强止住身形,被震的身上气血浮动。

阳光照耀在慕雪迪手中的兵刃,闪耀出冰冷的寒光,“这是灵器?!”景凡目光变得凝重。

慕雪迪美目透着杀机,仰着头高傲的说:“不得不说,你可以逼我用出雷刺已经是可以十分自豪的事了,现在去死吧!”雷刺正如其名,是一把扁平的尖刺状兵刃,充满攻击性。

“雷龙啸!”慕雪迪全身真气如同翻涌的江海,在数量上比景凡多了几个量级,此时大量的真气涌入雷刺中,雷刺闪耀着及其炫目的雷光。

景凡目光一凝,身影一动,速度提升至极致,本来就相距不远,眨眼即到。“风舞式!”无数锋锐的真气在剑旁形成风暴,如同风之精灵的舞蹈,危险而致命。

随着兵刃令人牙酸的交击声传来,慕雪迪只感觉雷刺连续传来几次冲击力,直接把没有成型的雷龙啸打断了。“好快的速度!”慕雪迪脑海浮现这个念头,随后,赶紧激发真气护体。

但显然没有什么用,景凡的残风剑还是在其上划出一道不浅的伤口。

“你还要打吗?傻女人!”景凡用剑指在慕雪迪的面前。

“哼!云锋大哥不会放过你的,等着吧,总有一天,云锋大哥会杀了你!”慕雪迪捂着胸口的伤处,恶狠狠的说到。

景凡摇了摇头,还真是傻的可以,真以为我不杀人?对于敌人,景凡是不会心慈手软的,即使对方是女人,还是个有点姿色的女人。

发力,刺!景凡已经可以看到残风剑进入慕雪迪胸膛的场面了。

“砰!”景凡剑侧一沉,一股巨力把残风剑击飞了出去。

定睛一看是一块光滑的鹅卵石,这时莫空庆幸而又兴奋的声音响起了。

“凡哥,我的投石子技术好不好。”莫空张嘴就是一句没心没肺的话,紧接着说到:“这么一个大美女,你怎么忍心下手啊!凡哥你真是的,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景凡没有理会莫空的话,而是心中对于莫空刚才那一石子的力量产生了思考,这一石子的力道刚刚好,这么远的距离,这么恰当的力量,这位阿空还真是不简单啊。

景凡看向走来的莫空道:“怎么阿空,你认识她?”

莫空憨厚笑笑说到:“不认识,不过好歹是一位美女啊,你要真把她杀了,世上不就又少了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吗?是吧凡哥。”

看着莫空的眼睛,景凡凝思,空气中弥漫着压抑而安静的气息。只有林中的鸟儿吱吱呀呀的在树梢间飞过。

景凡转头看向慕雪迪,冷冷的说道:“你走吧,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哼!你嚣张什么,不是被云锋大哥打倒在地的时候了!”慕雪迪嘴硬道。

莫空看着眼神变冷的景凡,赶紧走向前来,插在景凡慕雪迪两人之间,朝着慕雪迪说到:“大小姐赶紧走吧,给我一个面子。”

这时莫空好像拿出一块牌子,景凡没有看清,应该就是凌霄仙门的身份铭牌了。

慕雪迪变幻了一下眼神,头也不回的走了。

冷眼看着慕雪迪消失在远处的密林之中,景凡吐出口气,捡起残风剑,正对着莫空问道:“为什么救她?”这做法无异于放虎归山。

莫空走向前拍了拍景凡的肩膀,道:“凡哥,这修真修的不仅仅是一身通天彻地的强大修为,他更是修内心,修善缘,修业果,修炼这一副灵魂。少杀一个人,就多修一份福啊。”

看着面前少年人眼睛中如同火焰般的真诚和热枕,景凡微微动容,从小受到的家族训练中就被灌输了斩草除根的理念,心狠手辣是每一个修真者的必修课,真不知道莫空为何如此有珍贵而可笑的善良。但景凡还是点了点头,露出一个难看的笑来,心中却叹气,“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