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阴阳锻体决

景凡没有急着去修炼阴阳锻体决,反而是拿出三长老给的灵戒看了起来。

“灵石倒是不少,足足有五十万块。这是月灵丹,可以在有月之时服用,吸收月光之精增加修为。”景凡拿出一颗来,细细观察,白色的灵丹十分圆润,有着明月般皎洁的反光。

而这样的月灵丹足足有五十颗。

“一枚华阳果,也是增长真气的果实,听说它最大的作用在于突破修为,可以使破丹境修士提高一重境界。”景凡闻着果香,颇有一重一口吞掉的欲望。

不过想了想还是把它放回了玉盒,境界越往后,它的价值才能发挥的越大。

景凡又拿出一条软甲,上面有简单介绍,“蛇皮软甲,地阶品级,景家制造。”

这是景家制式软甲,一般只配给军队,以及一些要出任务的重要子弟。

收好灵戒,景凡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笑到:“有了这些资源可以说到半年之后的升龙武会,自己的实力还会有相当大的提高。”

随即出门去了东区老地方修炼武技,龙卷击涛剑法。

不知是否因为剑意的缘故,景凡对于这套剑法的领悟快了不少。

到了正午时分,刺眼的阳光照进树林内的草地上,景凡盘坐在地上修炼阴阳锻体决。

阴阳锻体决要修炼阴阳之力,第一重就是修炼出阴阳之力。而修炼方法就是在阳力充沛的地方打锻体拳。

景凡按照阴阳锻体决上的锻体拳进行修炼,一拳出!

“咔!”景凡只感觉这一拳及其怪异,出拳后自己身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仿佛拳力打在自己身上。

“无论真气的运行方式,还是出拳的姿势都有些诡异,打出去的拳力好像打在了自己身上,疼的要命!这真的是锻体拳?”景凡疑惑的说道。

不知为何想到了骨瘦如柴的三长老,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在淬体境的时候景凡也打过淬体拳,可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啊,这简直是找虐拳!

“真的有用吗?该不会坑我吧!”景凡想了想决定相信三长老一次,“好歹也是三舅姥爷外孙的亲密关系,不至于坑我。”

于是咬牙继续打拳,狂暴的真气随着拳法在体内诡异的运行,每一拳都会对身体造成震荡和伤害,体力也消耗的极大。

一套拳法终于打完,景凡直接躺了下去,身体弓成了虾米,疼痛如潮水般在全身各处位置涌来。

汗水打湿了全身,既有冷汗,也有太阳晒出的汗水。

景凡同时发现一股股热力在全身肌肉中出现,虽然只有一丝但好歹有了那么点进步的样子。

景凡咬了咬牙,坚定道:“既然有效,那么就练!”

少年开启了新一轮的自虐模式。

夜晚景凡就在月光下吞服月灵丹修炼,真气增长的速度不可谓不快。

午夜时分就修炼阴阳锻体决的另一套法门,吸收太阴之力,也有对应的一套淬体拳,这拳打下去不疼,痒!一旦出错,前面打的都要重来,对于身体忍耐力要求极高。

修炼完后,景凡发现体内同样多了一股阴寒之力。

“辅之阴寒灵药阳性灵药加以辅助修炼效果应该会更好。”景凡心念至此,就令月儿拿着灵戒去买了很多两中属性的灵药。

灵药买了回来也不吃,用药水泡澡,唉,我有钱,我就是玩。

就这样夜晚练功,白天练武。斗转星移,五个多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一日的破晓时分,太阳将升未升,皓月将落未落。正是黎明之际,此时的景凡赤裸着上身,扎紧马步,流线型的肌肉上时不时划过一道或是炽热或是阴寒的力量。

“破晓了,阴阳锻体决的第一重应该就要完成了。”

景凡开始第三种淬体拳,一拳出去身上又疼又痒,阴阳之力更是沸腾了一样在肉体内横冲直撞,一股股血纹出现在景凡的身上,很快就染成了血人。

咬着牙,景凡尽量在疼痛和酥痒中保持清醒,拳法在脑海中演练了无数遍再从手中打出,一股股阳力和阴力碰撞相容,诞生全新的力量。

终于,景凡在理智消失之前打完了拳法,然后立马跳进了旁边准备好的浴桶中。

浴桶中阴属性和阳属性的灵药药力早就化解在水中,同时浴桶中黑色的水是景凡特意买的兽血。

刚跳进去,兽血就沸腾了起来,仿佛一滴水滴进了热油。

景凡按照阴阳锻体决的修炼法门进行真气运行,一股股药力被吸收,同时景凡血肉中的阴力阳力修炼相互融合,这个过程并不轻松,反而有着一股钻心的疼痛。

还好景凡早有准备,不至于疼的无法接受。逐渐的一道道阴阳之力出现在景凡的血肉上,每寸肌肤每寸血肉都有了阴阳之力的加持。

太阳依旧出来了,盘坐在浴桶中的景凡睁开眼睛,一抹精光闪烁,景凡一脚爆发力量,身体窜出十米之高,如同一头猎豹敏捷的落在地上。

“阴阳锻体决不光让我体内血肉有了阴阳之力的守护和力量加持,更是让我对力量掌控,力量爆发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景凡估摸着实力绝对有了成倍的提升,同时这些日子的灵药兽血的开销更是惊人。足足达到了三十万,三长老给的家族资源大部分都消耗了。

付出和收获成正比,景凡心里这样感觉着,阴阳锻体决第一重阴阳肉身大功告成!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景凡在月灵丹的帮助下,境界又有提高,达到了破丹境第四重,而且彻底稳固下来了,对于十兽锁天决的真气运行方式更加了解和熟练。这种修炼速度可以说相当恐怖了。

反而景凡的剑法和剑意没有多大提高,龙卷击涛剑法只是达到了入门,掌握了一式剑法。这可能需要实战才能更好的领悟。

“少主!”月儿从树林里跑出来,看到裸着上身的景凡,连忙回过头去。

“少主,月儿,月儿什么都没看到。”脸上却变得通红,心里想少主的身材真好啊,啊呸,月儿你在想什么,真不要脸,但心还是砰砰跳个不停。

景凡笑了笑,道:“好了,回过头来吧,有什么事。”

景凡换上了一身新的白衣,眼睛灿若星辰,只是站着一股猛兽般的气息不自觉的就会散发出来。

这也是十兽锁天决的功法特性,修炼出的真气属性带着如同野兽般的强横气息。历史景凡控制的很好,依旧有气息遗漏出来。

“有个叫景婷婷的姑娘来找少爷。”月儿出声答到,脸上红扑扑的,不敢看景凡。

“嗯,我知道了,走吧。”景凡笑了笑,对景婷婷的到来不以为意。

两人一前一后走向了树林,向着西边景凡的府邸走去。

景婷婷站在景凡府邸的门口,看着周围宁静而美丽的环境道:“真是个好地方,环境清幽,无人打扰,这就是少主的待遇?”

“不错,这就是少主的待遇,当然如果你努力修行,未必不能在东区有这样一个宅子,景家不会亏待强者。”景凡闻言道。

景婷婷触电一般的回头,惊骇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景凡看着面前的景婷婷道,“没想到你竟然点燃了真气,踏入了归元之境。”

面前的景婷婷身上气势雄厚的同时不乏灵动,时不时溢出的能量更是凌厉无比,显然刚刚踏入归元境。

景婷婷平静的说:“这还要拜少主所赐,今天我就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说罢一拳向着景凡冲来,身上浮现出气势雄浑的大罗天塔虚影,但比之前塔的威能强大了不止一个档次。

景凡看着越来越近的拳头,小小的拳头上是液态的真元罡力,仅仅是一丁点儿罡力拳风就能置旁边的月儿于死地。

但辛好景婷婷没有这样做,而是尽可能使所有威能冲向景凡。

拳风已经到了身前,“难道,对自己实力这么自信?”景婷婷心想。

而景凡用拳头回答了她,一拳出,伴随着风雷虎啸之声,全身力量都爆发了出来。

彭!一股强大如海的力量冲击到景婷婷的拳头上,并从拳头传递到大罗天塔上,势如破竹般打碎了大罗天塔,冲击到景婷婷的身上,把她震飞了出去。

“怎么会这么强?”倒在地上的景婷婷满脸的不可思议,面前的男子如同一座山岳不可撼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