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溢香阁翻红牌

以四大王朝为主的修真国度被称为红尘界不是没有道理的,红尘中多的是风流情恨,快意恩仇。

和修真界的一心向道,潜心修行自然不同。

红尘也是劫难,也是历练。

景凡也是第一次来红楼这种莺燕之地,里面真的是香客美女数不胜数,几人被美人拥着前行,经过一条长廊后豁然开朗。

几个舞姬在中心的木质圆台上翩然起舞,长袖飘飘。

圆台周围是几个被屏风隔开的包间,包间内有陈设旖旎雅致,多有些香客和姑娘在或是调情,或是赏舞。

二楼的栅栏庞更是站着几位穿着暴露的姑娘向着下面的男香客们抛着媚眼,期待着自己的一夜郎君。

除了男子猥琐调情的声音,还有女子“嗯哼”的撒娇和轻笑,令人心里舒适的是二楼传来的琴声和歌声,清脆动听,宛若鹂鸣。

景凡几人并没有沉迷在美色和这旖旎的环境中,对于景凡来说,这种较为嘈杂的环境倒是可以锻炼自己的感知力。

几人进了包间,包间外其实还有些大桌子,这些桌子离着舞台更近一点。但这时候都坐满了人,可以看得出来到这的人多是有钱人家的纨绔子弟。

景凡对着陆子玉苦笑道:“我感觉被你小子带到沟里去了,一世清名毁于一旦啊!”

陆子玉哈哈大笑,道:“怎么能说毁于一旦呢,这天风城吃喝玩乐的地方多了去,这才刚开始呢。”

两人开着玩笑,面前的桌子上上了些美食和酒。

林原显然对美食和美酒的兴趣超过了美女,当下就开始了狼吞虎咽,喝了口酒道:“凡哥,玉哥,这酒真烈啊,比果酒烈了千倍!”

边说着,边灌了一杯。

本来古铜色的脸上变得通红,有些上头了。

景凡皱眉道:“少喝点酒,喝酒易误事。”心中想这林原性格倒是纯朴,就是有点憨憨。

陆子玉拥着美女,也喝了一口道:“这翡翠溢香阁的翡翠酒啊,真的是帝都一绝,烈不乏香啊。”感叹之余,旁边的姑娘给陆子玉满上,又喝了起来。

景凡旁边的姑娘也给自己倒了杯,“公子来喝一杯吗?”姑娘一边说着,一边给景凡递了酒。

“来喝!”景凡把脑子里的不适尽量甩出去,接过酒杯畅饮一口,“呼!”果真烈酒,入喉如火,火烧过后又化开一股甘甜。

三个人干杯畅饮,并欣赏起舞台上的舞姬曼舞。

几人酒足饭饱之际,青楼必备的老.鸨角色上场了。

陆子玉介绍到:“这老.鸨人们都叫她红婆,当年也是个红极一时的美人,在这帝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无数人慕名前来掷千金求一笑,可惜了还是红颜终逝去,徒留白骨名啊。”

一声长叹,陆子玉仰头灌了杯酒。

景凡打趣道:“没想到子玉还是性情中人,没看出来啊。”陆子玉摇头笑了笑。

这时那身穿红袍的妖艳女子红婆站在了中央舞台上,开口道:“各位少爷公子能光临是我红某人三生有幸,红某人在这儿谢过各位爷了。”

“接下来就是今天的翻红牌时刻了,各位爷稍等欧。”说罢,给下边的人抛了个媚眼。

“这女人果然是个尤物。”景凡看着下边流着口水乱叫的男人说到,“而且修为不低的样子。”

细细感受之下,景凡发现这红婆修为比自己只高不低,毕竟是活了三四十年的红人了,在这帝都没点修为肯定是混不下去的。

陆子玉一笑,道:“真正的尤物还在后边。”

舞台上,几个小厮抬来了一块红色墙板,墙板下有底座稳稳的立在原地,上面挂着很多红色的牌子。

想必这就是红婆所说的红牌了。

“好了,别催了,这就翻这就翻,看二公子你这猴急的样子。”红娘对着下边的一个少年道。

那二公子哈哈一笑道:“一定翻到本公子最最喜欢的阿紫姑娘,实在不行,翻到本公子的小香香也行啊。”

红婆掩嘴笑道:“承了二公子吉言,她俩可真是好运,能被二公子看上。要是红某再年轻十年,也要折在被公子雄风之下啊。”

显然这话落到二公子耳中十分受用,笑道:“哪里哪里,以红婆年轻时的芳华哪里看得上本公子啊,哈哈哈!”

“那红某就开始翻牌了。”红婆开口道。

这下四周少见的安静了下来。

“墙板上的红牌都是随机放的,这也是这的规矩。”陆子玉低声对景凡说到,“当然如果你花的起灵石,也可以自己上去翻牌。”

红婆把红牌拿在手里,扬声道:“第一位舞姬阿紫。”

说罢,二楼出现一个身穿紫衣的女子,舞着长袖令人一惊,果真是好美。也不知因为是舞姬的缘故,身材曼妙,一双玉腿雪白细长,引来无数吞咽口水的声音。

“果真是美女。”景凡赞叹了一句。

“这是舞姬,只能看不能碰啊。”陆子玉略微叹息说到。

景凡盯着陆子玉那张如同女子般柔美的脸看个不停。陆子玉后仰了一下,道:“干什么,老子是男的,对你没兴趣。”

一旁的林原闻言把刚喝进嘴里的酒喷了出来。景凡一脸黑线:“滚!”

“第二位琴女玉寒烟。”

语落,二楼一名抚琴而来的白衣女子带着面纱,真如人间仙子。

下面一片片惊讶议论的声音响起,大多是无营养的垃圾话。

陆子玉对景凡眨眼说到:“听说这琴女玉寒烟一首曲子能令草木落泪,曾经师承魔琴宗宗主,以琴入道,景兄有没有兴趣?”

景凡看向二楼抚琴的白衣女子,点头道:“还真想见识见识琴道修士。”

二楼女子似有所感的看向景凡。

景凡连忙别过头去。

“第三个红牌上的姑娘是柳柳姑娘。”随着红婆的声音落下,众人开始沸腾了,起哄的,表白的,调情的,喝酒碰杯的。

当然最多的还是叫价的。

那二公子拍了拍桌子,显然十分气恼,这三个红牌姑娘没有自己中意的两位。

“本公子都要了。”那二公子不耐烦的说道。

四周的声音顿时笑了许多。

“这是干啥啊二公子,玩归玩,闹归闹,你可别在这儿开玩笑。”红婆赔笑道,随即向着众人说到:“各位公子哥,开始竞价呗,三位可都是帝都有名儿的才女,开始呗。”

景凡旁观,第一个舞姬阿紫被这位二公子拍了下去。

“这位二公子是什么人?”景凡问陆子玉道。

陆子玉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毕竟我来的也不多。”

发觉景凡盯着自己看,陆子玉咳了咳嗓子,道:“真的,偶尔来一次,我真的不清楚。”别过头去,显然有些心虚。

“我出五万灵石。”陆子玉开口道,直接把琴女一万五千灵石的喊价抬高到五万。

“本公子出十万灵石,只有翩然舞姿,没有悠扬琴声相伴怎么行呢?”那二公子扬声道。

大部分的香客公子显然知道这位二公子的秉性,都放弃了加价。

“我出十五万。”陆子玉脸色平静的继续加价道。

景凡看向陆子玉,劝道:“别上头啊子玉,为了这么一个琴女……”

伸手打断景凡的话,陆子玉顿声道:“我们修行之人就是要顺应本心,一往无前。这么一个琴女,既然景兄想一睹芳容,我自然要满足景兄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毕竟是我把景兄带到这儿的。”

景凡心头一暖,没再说话。

那二公子身边作陪的一小弟看了过来,道:“不知道李二公子看上琴女了吗?还敢出来造次。”

景凡看过去,撇了撇嘴道:“什么阿猫阿狗都要蹦出来,我出二十万灵石!既然要拍,就拍到底。”

最后一句,景凡是给陆子玉说的。陆子玉哈哈一笑,果然和我胃口。

林原也跟着起哄,大声道:“二十五万!”

噗!景凡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去,你丫的没钱喊什么价,还用上真气喊价!行了,整个翡翠溢香阁都能听到这二十五万的大财主声音了,关键这财主一分钱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