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天地武场

景凡也没难为这小跟班,一拳撂倒后,把几人的灵戒和灵袋收了上来,冷冷说道:“敢来找事,就要有被找事的觉悟。灵戒收下了,下次再敢找我们的麻烦,我就不光收下灵戒了,你们身上的零件我也很感兴趣。”

随后慢悠悠的离去。

剩下了叫苦连天的几人,那小跟班儿满脸苦涩的回去和自家李二公子狠狠添油加醋的抹黑景凡。

李二公子不傻,自然知道手下的斤两,心中恼怒不已,暗自把景凡三人的梁子记在心里。

回到二楼房间,陆子玉看着景凡道:“没出什么事吧?”

景凡摆手道:“没事没事儿,继续喝兄弟们。”

边走边说,景凡走到了玉寒烟的面前。眼前是一张有着精致五官的脸,当然此刻正用一副羞怒的表情看着景凡。

景凡眨眼道:“不就是赎身吗?本公子一月之内肯定给你赎这个身。”

这话说着平静,却透着一股令人心安的坚定。玉寒烟从心里生出一股莫名的信任,但嘴上却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寒烟姑娘,怎么说我们也是花了钱的,你再弹上两首曲子吧,嘿嘿,听了你的琴音,我感觉修为又有精进。”景凡笑着说,自己去了一边找了个角落盘坐起来,竟是要开始修炼。

陆子玉看了眼角落开始运功的景凡,心道:景兄果然是家族子弟,真够努力的。

随即遣退了几个陪酒的姑娘。

林原已经喝趴在酒桌上了,看着这货陆子玉苦笑,这翡翠酒乃是专门给修士喝的,酒劲大的很,而这货还不用真气炼化酒劲,美其曰名:“喝酒就要喝到醉,不醉不叫喝酒,师父教的。”

陆子玉没事干,就听起了曲子,享受难得的平静。

一夜过去,景凡感觉真气暴涨了一大截,心道这琴女玉寒烟的琴道造诣已经不低了,可以用琴律影响天地灵气,使得天地灵气汇聚而来,并且让景凡真气的运行速度变得迅速且平稳,这才能让景凡修为提高的很快。

景凡陆子玉林原三人在帝都宽阔的街道上走着,虽然太阳刚出东山,可街道上已经有很多人了。

景凡看着四周,发现这里最低的也是凝真境巅峰的修士,最高的景凡看到了不止一位归元境强者。

至于突破人境修为,到达地境的大能人物,景凡即使遇到了也看不出来,修为还是太低了。

“到了!”陆子玉立在一个奇怪的建筑前。

这建筑呈半圆形,如同一个大碗扣在了地上,不过这碗大的有些离谱就是了,

景凡看去,上面有巨大的金属牌匾,上面有神兵刻出“天地武场”四个大字,隔了很远,景凡依旧可以感受到“天”字上面凌厉的剑意。

自从景凡领悟了剑意,对于有关于剑的一切都变得敏锐了起来。

其他三个字景凡感受的不是很真切,应该是刀意,冰意,火意。

所谓之意,剑意就是剑之意境,是天地法则的雏形,具有莫大的威能。

林原道:“玉哥,这里面是干啥的,有没有酒喝?”

陆子玉满头黑线,道:“没有酒喝,昨天你们两个可是喝了我整整三十万的灵石,虽然本公子不差钱,但也不能一直养着你这个臭小子啊。”

指了指前边,陆子玉道:“这就是挣钱的好地方。嘿嘿嘿,走吧。”

林原摸着头,解释道:“玉哥,我也不是不还你钱,等武会结束了,一定请你去我家,想喝多少喝多少,我好好款待你和凡哥。”

景凡看着在晨辉中反射金光的天地武场,心中没来由的升腾起一股豪情,心中畅快。

打趣道:“你那深山老林里的果酒能喝吗?”

林原大叫起来,道:“凡哥你是有所不知,我师父酿的酒那绝对是一绝啊。”

走进金属质的大门,两旁有门卫看守,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景凡几人。

进入之后门口的柜台上有一白胡子黑袍老者负责登记,陆子玉喊几人过去。

“修为?”白胡子言简意赅的问道。

“破丹境。”陆子玉回答。

白胡子抬头,心中诧异,这人是公子还是小姐?

“破丹境。”

“我也是破丹境。”

“嗯,这是地字3号令,有人会带你们过去。”白胡子老头看着三人道,“千万不要弄丢,要不然会很麻烦。”

白胡子老头阅人无数,眼中精光闪过,看出几人不凡,否则也不会提醒。

“这次升龙武会群英荟萃,龙虎争锋,不知又会冒出哪些惊艳才才之辈出来。”白胡子老头心中暗道,随即又闭目养神起来。

景凡几人被一护卫领到了地字3号。

一个巨大的笼子一般的设施,空间很大,里面有很多人,隐约可以听到打斗声。

进去后可以看到很多擂台,擂台上有着半圆形的阵法能量护罩,可以隔绝擂台上能量的溢出。

“这个天地武场绝对是来钱很快的,地字号武场赢一局一千灵石,三连胜,五连胜,十连胜还会有额外灵石奖励。”陆子玉给两人解释道。

景凡看向被阵法能量笼罩的擂台,目露精光道:“那么就大干一场?”

“大干一场!”林原摩拳擦掌,一想到能挣钱得灵石,心都怦然而动了。

陆子玉微笑道:“每打一场要交纳一百灵石给武场呢,这个是不论输赢的。”

“嘿嘿我的好玉哥……”林原黏上了陆子玉,“玉哥最大气,玉哥最威武!”

讨要了一百灵石,林原屁颠着找空擂台去了。

“这家伙。”景凡笑着摇头。

陆子玉对景凡说到:“景兄有没有兴趣在这儿大展拳脚。”

“哈哈。这是必然。”景凡一身战意,已经决定挑战一下了。

“嗯。依我看来,景兄的实力应该可以进入地榜了。”陆子玉见景凡有些疑惑解释道,“地榜就是破丹境修士的榜单,当然天地武场统计的只是来参加过武场擂台战的修士。”

“地榜排名是按照胜场数进行计算?”景凡问道。

“对,胜一场十积分,输一场减五分,一年一重置。”陆子玉道,说着带景凡去了一个擂台前。

每个擂台周围都会有近百个观战席,另有一个负责统计和登记的武场工作人员。

当然还有身穿铁甲的护卫军。

“地榜上的人物也不都是强者,也有常年在武场打斗以求在战斗中突破的修士,战力有高有低。”

陆子玉继续解释,并且两人录入了自己信息,得到了积分令。

胜,则会自动加积分。

景凡点头回应,抚摸着手中的积分令道:“那么冲进地榜肯定会有奖励喽。”

陆子玉点头,指了指擂台边一个桌子上,那里张贴了一个告示。

景凡大体明白了这个武场的规则。

当然了,总而言之,干就完了。

“玉哥玉哥,我又来了。”林原声音颇为凄惨的喊到。

景凡看着苦哈哈的林原笑到:“这是咋了,不是去打擂台了吗?”

“对啊,我在那边刚上台,就看到那个红衣女凶人不是男的,是女的。”林原大喊大叫,道:“师父告诉我不能打女人。”

“……”

“真是个憨憨。”景凡摇头苦笑。

景凡只好再给了林原一千灵石,林原顿时感激涕零。

向着那边的擂台走去,景凡发现这个地字3号武场内一共有五个擂台,旁边的观战席大都有些人。

那红衣女子果然扎了个公子髻,一身大红袍,抱刀而立。这个擂台周围的观战席是最多的,但是没有人去挑战她。

景凡估摸着此人战力应该不低,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既然是来搞钱的,那么自然要挑软柿子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