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猎杀龙虫

就在升龙山的半山腰处,这里的血雾更加的浓郁,血色的土壤仿佛能挤出血来。

站在这里,眼前的一切像极了修罗地狱。压抑而血腥的氛围像一只抓在心脏的手,捏的越紧,跳的越快。

徐百尘冷静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他稳稳的立在血色的大地上,黑色的军靴踩在血色土壤中,留下一排脚印。

他手中握着一柄通体黑色的画戟,宛如现场的杀神冰冷地看着前方。

血雾翻腾涌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徐百尘的身后出现一支骨刺,如同一道黑色闪电刺向徐百尘的后脑,血雾顿时沸腾了起来。

“终于来了。”在一刻,徐百尘的眼中有期待,有仇恨,有冷静,但还有一丝莫名的神往。

那段血腥的杀戮岁月,又要来了吗?

回身,画戟直刺,叮!

一声脆响,那隐藏在血雾中突袭的生物显然没有预料到对手的反应速度竟然快到了这种地步。

一股强大的震力从画戟传到了骨刺上,又沿着骨刺狠狠撞击在生物的胸膛上。

那神秘生物被震退了两步,它显然没有意识到对手竟然如此强大,反手出击力道都这么大,这无疑是个强大的对手。

“世人都称你为龙虫,可我知道你是毁灭者的变种,天生为杀戮和毁灭而生。”徐百尘的肩膀微微颤抖,语气也有些颤音。

他以为再次见到这宿命中的天敌会是平静冷漠的,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胸膛那颗曾在无穷鲜血中浸泡过的心脏还是不安地兴奋地跳动起来。

这是刻在骨子里恐惧和仇恨,这也是他一直拼命修炼的动力,这也是他颤栗的原因。

画戟直刺,流动的真元闪烁着星辰般的光泽,恐怖的力量完美凝聚在这柄以黑神命名的画戟之中。

速度太快了,龙虫毫无反应就被钉在画戟上,可纵然如此龙虫还是挥舞着左臂的骨刀向着徐百尘割裂而来。

徐百尘自然不会被它伤到,抽出画戟,再刺!这样的动作重复了五遍,在龙虫的身上留下了五个不同的血洞,黑色的血液汩汩而出。

再顽强的生命也无法在这样的伤势下存活,龙虫嘶吼了两声就没了动静。

徐百尘打量着倒地的这个战争兵器一般的生物,粗壮的左臂拼凑一般嫁接了一柄锋锐的骨刀,而右臂则是一个可以高速旋转的骨刺。

这些骨质兵器在龙虫身上会异常灵活且锋锐,同时坚硬程度甚至超出了身上后天进化而来的细密鳞片。

粗壮的下肢为龙虫提供了强大的爆发力,使它能够迅猛地袭击捕杀猎物。角质化的足上还有吐出的钝刺,这使它能够在关键时刻化身成拥有莫大威力的恐怖杀器。

而龙虫身上最像虫的就是他的头颅,有着两个细且长的复眼,头上还顶着两个能够收发生物波能的触角。

最恶心的是锋锐的虫族口器,有着细密的尖牙和猩红的舌头,进食时就用口器把生命撕开吞食。

相对于它强大的身体,它的大脑并不发达。脑子里存放的只有本能,关于杀戮,毁灭,吞食,繁衍,进化。

徐百尘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天道大陆会有这种不应该存在的生物,他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杀光他们。

而另一边,景凡刚刚进入龙之壁的另一侧,发现周围的血雾明显更加浓郁了。

周围静悄悄的,腥臭味就像一阵灼烫的风让景凡皱了皱眉头。

透过猩红的血雾,景凡勉强可以找到上山的路。

“升龙武会这一个项目是猎杀龙虫,据说猎杀十个龙虫就可以过关,去往升龙山山顶。”景凡边走边自言自语。

左手提着星魂,时刻保持警惕。“也不知子玉他们怎么样了,阿原憨憨傻傻,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不好!”正当景凡自言自语的时候,后边的血雾一阵翻腾。

景凡真气瞬间在右手爆发,出剑,回击!

彭!景凡仓促之下被强大的劲力震飞了出去,风之本源带来的风力感知在这种环境有大用啊。

心里感叹的同时,景凡全身真气汹涌澎湃,做出迎敌的姿态。

这时候,龙虫继续杀了过来,粗壮的下肢发力,如同发射的炮弹一般向景凡冲来。

右边的骨刺高速旋转,被钉上哪怕一下,身子也要破一个洞。

景凡不敢大意,真气聚于剑内,“风舞式!”

一道剑气风暴瞬间形成,可攻可守。

那龙虫却不闪不避,骨刺刺了上来,同时骨刀也劈了上来。

劲力大的可怕,一阵阵金铁交鸣之声传出,谁也奈何不了谁。

景凡发觉,自己的剑气破不了龙虫细密的鳞片。所以龙虫可以肆无忌惮的进攻,这样下去景凡早晚陷入劣势。

当即转变剑势,转守为攻,剑气破不了防,看看我的剑是否可以!

景凡和龙虫交战了起来,越打就越心惊,这恐怖的战斗技巧仿佛专为杀戮而生,招招向着要害而去。

景凡不敢有丝毫懈怠,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否则一个不注意就是非死即残的后果。

“正所谓危险和机遇并存,老爹说我缺少生死磨练,这里正好是个机会。”景凡真气和肉体力量相互配合,一时间和龙虫打的难舍难分。

景凡惊讶地想到:“这龙虫到底是什么来头,没有妖气,只是凭借着肉体力量在战斗,而且还有着这样的生命特征和战斗本能,真奇怪。”一个愣神,龙虫的骨刀朝着面门劈了下来。

速度太快了!霎时间景凡的头皮都要爆炸了,吓得冷汗直冒。

赶紧一个侧滚,狼狈的躲了过去。没等景凡回过神来,龙虫的旋转骨刺又到了,后背冷气嗖嗖上冒。

景凡脚下真气爆发,连滚带爬的躲了过去,调整身位,继续提剑!

“风杀式!”景凡反击,凌厉真气聚在星魂上,璀璨星光闪动间尽是剑芒!

彭!景凡快速的连出五剑,被龙虫挡去三剑,两剑刺在了龙虫身上。

只见两个拇指大小的破洞出现在龙虫的胸膛,黑色的虫血还没怎么流,伤口在血肉蠕动之间就很快愈合了。

“靠!”景凡爆了句粗口,“这是什么怪物!”

说罢,身体踩着身法直退,刚才还是消耗了景凡不少真气的。

但这龙虫体力格外的好,不知疲倦一般,继续杀向景凡。

两者之间二十米的距离,龙虫一跃而至,强大的惯性和力量叠加,景凡用脚后跟也知道这一击有多强。

“躲不过去,那就拼命!”星魂剑上蓬发剑意,密密麻麻的剑气围绕着剑身流转不息。

“风杀式!”景凡一剑刺出,强大的剑气把脚下的血色土壤整整犁去一公分,连无处不在的血雾都冲散开来。

呲啦!

剑刃和骨刀割裂出一串闪亮的火花,两者交错而过。

一道血痕从锁骨延长到下肋,景凡捂着伤口急退,同时给自己吃了粒丹药。

哪怕骨刀再向上一点,景凡的命就交代在这儿了。

而那龙虫也不好受,左臂膀被星魂狠狠地割裂而过,现在无力的坠着,骨刀显然是挥舞不成了。

“呼!”景凡吐出一口浊气,两眼死死盯着龙虫,“老子这一次真遇到对手了,这不是天地武场的竞技,也不是和星辰妹子的切磋,这是生死之战,非死即生!”

景凡心里终于升起死志,这让他恐惧,同样让他兴奋,一身战意凌天。

“杀!”景凡首先提气进攻,手中星魂再度被冲天剑意感染,喷薄剑气!

“我来帮你!”

正当景凡准备玩儿命的时候,一声娇喝传来。

景凡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张有着甜美笑容的脸,还有那双犹如黑宝石般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