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兵工厂

继续向前走,一个巨大的坑洞隐隐约约显现出踪影。

接下来,景凡和陆晚夕遇见这一生都无法遗忘的场景。

只见血色的坑洞中央,一个无法名状的巨大生物矗立在那,而周围则是布满了半人高的虫卵。

那拖着尸体的龙虫就随意的把修士残破的尸体扔进了坑洞,而坑洞里这样的尸体横了不知道多少具。

虫卵与尸体交错着,偶尔能看到破壳而出的幼年龙虫随意啃食着周围的血肉尸体,连骨头都剩不下一块。

所谓的尸横遍野,人间炼狱也不过如此了。

景凡捂着口鼻,空气中的血腥味和腐臭味令人作呕。陆晚夕更是忍不住呕吐了起来。两人心里都有些沉重,谁也没有开口。

忍着心里的不适,景凡指着坑洞中央的庞然大物道:“要不要搞点事情?”

陆晚夕停止了呕吐,脸色白的吓人,问道:“怎么搞?”

沉吟了一下,景凡思索道:“一个是我偷偷下去,给它来两张灵符,把它炸了就跑,另一个就是我们先回去找援兵一起把它炸了。”

景凡想了想,这周围肯定有龙虫负责保护中央母虫的安全,如果不成功就很可能处于危险之中。

陆晚夕看了看坑洞中央正在繁殖的母虫,忍着恶心感道:“这中央的虫子实力肯定不弱,我们还是去找别的修士一起吧,我大师兄也在升龙山上,我们去找他,他肯定可以打败它。”

“嗯。”景凡听到陆晚夕说大师兄,心里不自然的升起一股酸意。这让他的心更加烦躁。

景凡看着坑洞中央的龙虫虫母,它的体积比一般龙虫大,约有两人高,下半身不是粗壮的两肢而是无数根扎根在血色土壤中的触手。

而虫卵就在触手中央的生殖器中繁殖出来,用不了多久就又会出现一头龙虫。

这就是一个高效的繁殖机器,这个坑洞就是兵工厂,源源不断的制造出龙虫来。

而这些修士尸体正是虫母生产的养分,加之吸收升龙山上的神龙气息,从而生产出这种古怪的生物龙虫。

本身龙虫虫母也像普通龙虫一样是一种战争兵器罢了,它们上半身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龙虫虫母的上半身是和普通龙虫一样的骨刺加骨刀的组合,这些骨刀更大,更加锋利,在光下泛着噬人的冷光。

正当两人想转身离开的时候,一股凌厉而磅礴的气机在令一边的高空爆发,如同一道黑色流星砸了下来。

那虫母突然发出“嘶嘶”的叫声,头顶的两个异常巨大的触角散发强烈的生物信号,可这显然并不足以让它躲闪过那快若雷霆的黑色流星。

“彭!”

巨大的气浪掀飞了无数的尸骸和虫卵,更有不知多少的虫卵和幼虫死于非命。

而位于爆炸中心的虫母更是粉身碎骨,死的不能再死。

与此同时,周围响起无数“嘶嘶”的声音,显然这声音里透着滔天怒火。

这些发怒的龙虫齐刷刷的向着坑洞中心而去,它们头顶的两个触须发出特殊的生物波能,传递着它们的愤怒。整个升龙山山腰区域的龙虫都变得暴躁起来,都扔下它们的目标甚至是到手的食物往这个坑洞而来。

在远离这个龙虫巢穴的区域,陆子玉正苦哈哈的处于两头龙虫的夹击之中。

陆子玉手握一柄天蓝色长枪,动辄之间有霹雳之声炸响,以一打一完全不虚,可一个打两个陆子玉短时间之内拿这些天生的战斗机器没有办法,甚至隐隐处于下风。

突然,这两头龙虫头上的触角动了动,口中发出“嘶嘶”声,随即竟然同时放弃了继续进攻陆子玉,迅速消失在血雾之中。

“什么情况?”陆子玉疑惑不解,正所谓反常必有妖,陆子玉咬了咬牙决定悄悄跟上去。

而在坑洞旁边的一块巨石后边,景凡和陆晚夕目睹了这发生的一切,坑洞中的烟尘不断散去露出了一个人影。

“这是飘雪王朝的太子徐百尘。”景凡盯着正在厮杀的黑色人影,“他的实力当真是恐怖啊。”

一个人一柄画戟,稳稳地立在坑洞中央,身边的龙虫尸体越来越多,而他不曾动摇分毫。

“嗯,四大王朝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人物。”陆晚夕如此点评到。

闻言,景凡不禁升起一股好胜心,心里坚定道:有朝一日我一定赶超你。

同时景凡脑海迅速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轻声道:“我估计所有的龙虫都被惊动了,正在向这里赶来,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想通过升龙武会第二项那么就要加紧时间捕杀龙虫了。”

陆晚夕点了点头道:“嗯,要不然一会可能龙虫都来了,我们也没机会了。”

“那么就立刻行动。”景凡心一横冲了出去,手中星魂剑爆发出璀璨剑芒,向着一头龙虫绞杀而去。

陆晚夕手中白玉灵剑同时被甩了出去,带起一片白玉色的剑芒,美丽之中蕴藏杀机。

由于两人是偷袭,直接重创了这头龙虫,接着就是一套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你还差多少头龙虫?”景凡问了问陆晚夕。

“还差四个。”陆晚夕竖起了四个手指晃了晃。

景凡一脸惊讶,“嗯?你自己已经杀了这么多龙虫了?”

“嗯。”陆晚夕捂着笑了笑,对于景凡的惊讶感到好笑。

“那我也要努力才是。”景凡为了提高猎杀效率,就把右臂脉源力节点的风翼云纹虎兽魂释放了出来。

顿时战力提高了一阶,一剑下去附带天阶兽魂之威,加上剑意的加持,可以说景凡的战力达到了空前强大的地步。这也是景凡最强大的姿态了。

正所谓爱情会让人变成傻子,景凡的情况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正常情况下,景凡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地暴露自己的底牌,这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在天地武场的时候景凡根本就没有使用十兽锁天决修炼的兽魂之威,而在这为了在佳人面前表现一番,为了那该死的虚荣心,就这么暴露了出来。

陆晚夕看着背生双翼的猛虎虚影,眼眸一亮。落在景凡的眼里,心里免不了开心。对于一个动情的人,哪怕心上人的一点儿肯定也足以让人高兴了。

说到底,景凡也不过是个凡人罢了,有七情六欲,有爱恨情仇。

处于坑洞中央的徐百尘身披黑色甲胄,手握黑魔画戟,身上缠绕着舞动的黑暗龙影,如同在地狱中走出的魔神一般,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他出手凌厉而果断,每一戟都能轻易穿透龙虫身上的鳞片,带走一个又一个龙虫的生命。

“这就是杀戮,这就是狂欢,只有生和死的盛宴!”徐百尘感受着每一次出击,每一个杀戮,那隐藏在血脉深处的杀戮因子同样变得兴奋起来,杀!一双血色的眸子充斥着冷漠的杀意,形若发疯的野兽。

唯有杀戮,才能浇灭这血海深仇,唯有毁灭,才能让更多的生灵不被毁灭!

这一刻的景凡心里也想的是尽可能的杀伤龙虫,两人只猎杀落单的,倒是也没有什么大的危险。

随着猎杀的进行,升龙令上的龙形雕刻散发出越来越盛的血光。那条威武的神龙更是像活了过来一样,栩栩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