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剑意我也有

景凡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随后先来到演武场一个开阔的地方,回头看向那叫吴伟的嚣张年轻人。

吴伟对于景凡的这番举动嘴角微微上扬,流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笑来。

慢吞吞地走到景凡对面十数米的距离站定,仰头道:“准备好了吗?切磋就要开始喽,认输要赶快,否则我的剑可是很快的。”

景凡听到吴伟嚣张的话,有点好笑地说:“来吧!”

话音刚落,吴伟气势一变,如平静水面忽起大潮,一闪而至。

景凡只感觉剑锋扑面,心中顿时一惊,手中星魂剑前挡。

“彭!”一串火花从两人的剑身上冒了出来,随后又是一番争斗。

两人速度都快到极致,如同两道旋风在演武场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让人眼花缭乱。

“这就是修真界的天才,明明只有破丹境的修为竟然可以和我打成旗鼓相当。”景凡心里吃惊,在红尘界,景凡的实力可以比肩归元境一二重的天骄了。

这其中自然也能以小见大,看出红尘界和修真界的实力对比情况。

当然,现在的景凡只有破丹境第六重的境界,而那吴伟却已经是破丹境的巅峰层次第九重境界了,只差一步就能真气归元,达到归元境。

那吴伟比景凡还要吃惊,论真气质量自己体内是纯正的剑真气,乃是天剑阁有名的功法九天剑谱修炼而来。竟然只是和景凡的真气质量相差不多,这还是在自己修为高出景凡的情况下,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而且剑招,吴伟发现景凡的剑招同样达到了玄妙的程度,出剑之间有潮水之势,风涌之象。难缠的很!

一时间竟然打的难舍难分,既然两人是比试剑法,景凡也不动用自己的肉身力量,兽魂力量,只是用真气驱剑对敌。

但两人剑气横扫,难免会有伤到对方,一来二去,吴伟自然会受伤。毕竟他可没有景凡变态的肉身。

吴伟一剑逼退景凡,随后自己也后撤几步,原本仰着的头已经低了下来,平视着景凡道:“倒是有两把刷子,不过这样还不够,你知道在修真界什么样的人被称为剑客吗?”

景凡也不答话,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得不到回应,吴伟一皱眉头,继续说道:“剑意!有剑意才能被称为剑客,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剑意!”

说罢,身上冒出一股凌厉的气机,这股凌厉并非来自于其手上的灵剑,而是来自这个人。

此刻的吴伟就是一柄剑,至钢至坚,至锋至锐。

有了剑意的加持,吴伟的剑气更加锋锐,剑招也更加得心应手。可他慢慢发现,还是根本破不了景凡的防御,即使一剑刺穿了景凡的护体真气,依旧不能见血。

其中一剑在景凡胳膊上划过,斩断了半截衣袖,露出了里面的胳膊。

他分明见到其上只留下有一道红印,他估计只有使用剑诀武技才能破防了。只靠纯粹的剑招,不可能对景凡造成威胁。

“这是什么变态肉身?简直能和金毛熊想比了。”吴伟心中想到,脑海中浮现在曾经与一头金毛熊的厮杀,即使那头熊重伤了,用剑劈它也只能斩下几根毛发。属实变态。

景凡的肉身除了阴阳锻体决的修炼外,还有神龙精血淬体,当然强悍无比。

景凡趁吴伟愣神的一霎,一剑刺出,剑气纵横。

彭!

吴伟仓促接招,本以为能轻松接下,发现这剑凌厉且坚韧,其上剑气旋转如龙卷,竟是没能挡下。

而结果就是被景凡一剑击退,而其上的剑气更是犹如一阵刮骨之风狠狠地在其身上撕出几道口子。

“你!你也有……”

“没错,剑意我也有!”

景凡看着浑身是血的吴伟道,脸色平静,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副情景。

“好歹毒的手段,只是切磋,为何重伤我师弟!”另一个剑客站了出来,剑意如潮向着景凡卷来。

景凡如海浪中的礁石巍然不动,冷冷回击道:“呵呵,谁让他不赶快投降,毕竟我的剑可是很快的!”直接用吴伟对自己说的话回击,一下子把那人怼的哑口无言。

只是剑势更盛了!

景凡面对着天剑阁归元境剑客的威压,身上陡然出现一股狂暴之气,如同洪荒巨兽睁开如黑洞般摄人的双眸。

在场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一股如同火山即将爆发的气机,陆子玉知道景凡是真的动怒了。

身上的龙血给了景凡一丝龙气,而景凡的功法炼化的兽魂也是巨兽般的存在,两者的气势调动出来,可谓真的是凶兽出世一般。

那青年剑客更是看到了景凡身上那忽闪着风翼的猛虎虚影,一时间竟被有些心惊肉跳之感。

“行了,我看吴伟也没什么大伤吗?景凡已经是手下留情了。”陆晚夕出现打了个圆场,两边的人都平静了下来。

随后陆子玉也就站在了景凡身边静静观望着,说真的,和这位陆家家主的二小姐还真不太熟。

陆子玉自然明白景凡心中对陆晚夕是有很深的情义的,但他说实话现在真看不清陆晚夕的态度。

所以他也就做起了旁观者。

陆晚夕撇了眼景凡,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转头对自己的一众同门说:“各位师兄师弟,我先陪这两位朋友一下,你们呢一会儿就跟陆雪出去转转,我会吩咐她的。”

随后陆晚夕叫来了自己的表妹陆雪,由她来带这众师兄弟们,而自己和景凡陆子玉两人在后门出去了。

两男一女行走在帝都繁华的大街上,陆晚夕道:“我那帮师兄弟们就是修炼疯子,你们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

景凡浅笑着:“不会的,切磋而已。”

陆子玉一脸嫌弃地看了一眼景凡,心道:“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

陆子玉的表情自然被景凡忽略了,景凡只感觉陪着自己的心仪之人慢悠悠的走在这大街上也挺好。

心里只希望这条路不会有尽头。

景凡看了眼陆子玉,发现了美中不足的地方。这个美中不足的不足自然就是陆子玉了,这么大的一个电灯泡在这,实在是,实在是亮啊。

“不如我们去聚仙斋吧,我听说那里又上新的菜品了。”陆晚夕提议道。

“行啊,聚仙斋是帝都天风城最大的酒楼,无论是菜品还是酒水都是一绝。”陆子玉赞成道,同时顺带着给景凡介绍了一下。

随后三个人就去了聚仙斋,天风城中心区域的一个五层酒楼,确实是豪华而又不失雅致,人流也很多。

在几人享受完美菜后,陆子玉就借口离开了。

景凡和陆晚夕就继续在天风城游玩。

天风城身为整个王朝的帝都所在,自然位于灵脉的龙眼之处,灵气充沛,自然景色优美,山川虫鱼,林木花草,都是生机盎然。

当然还有很多有助于修炼的地方,比如雁翼山的地火修炼园,这是王室的产业,一座有着旺盛地火的山脉。

在山脉上修了很多修炼室,有地火和聚灵阵的存在,这些修炼室成了绝佳的修炼之地。

景凡和陆晚夕也体验了一晚上,这还让景凡顺利突破了境界达到了破丹境第七重。

虽然景凡特别想一直待在地火修炼园,但是修炼哪有陪着心上人游玩重要呢?

一连七天,景凡和陆晚夕都待在一起,这是景凡一直以来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了。

爱情是甜蜜的,古往今来多少人为了一个情字前仆后继犹如飞蛾扑火,那种深厚可比沧海桑田,细腻又如风花雪月的感情绝非其他可以代替和比拟的。

虽然两个人并没有在一起,并没有确立真正的恋人关系,可不妨碍景凡傻傻乎乎地陪伴和发自内心的一厢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