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莫欺中年穷!

催更?

还有比这更扯的事情吗?我跳楼呢,结果你带来一盒刀片当面催更?

“这……合适吗?”

“我是编辑,催更理所当然啊!”

齐乐耸肩,狠狠嘬了一口烟,浓烈的烟雾在齐乐的肺里打着转。

尚未平息的齐乐,被狠狠呛了一口,剧烈咳嗽起来。

吴岩看着他,没有丝毫伸手帮忙理顺气息的意思,反而将整个身子躺平下来,呆滞地看着天空。

“淞沪的夜晚,没有星星,太压抑了!”

“咳咳咳……”

“跟我老家完全不一样,晚上抬头一看,都是星星,一个比一个亮!”

齐乐还在咳,却也转过头,看着吴岩,吴岩的眼角有泪水滑落。

这家伙……

“我看了你的合同和资料,你是雾都人?”

“对,不过我们喜欢叫山城!”

“雾都我去过,和我姐去那里旅游过,天特别热,姑娘特别好看,东西特别好吃,就是有点辣!”

“嗯……”

吴岩没有回头,依然死死地盯着没有星星的天空,眼泪滑落得越来越多。

“2……老吴?”

“嗯?”

“你为什么要……”

“为什么要跳楼?”

“对!”

“因为……”

话刚刚开头,天台的门被重重撞开,手电筒的光四处乱晃,JC叔叔和消防救援队终于冲了上来。

距离齐乐千钧一发之际救下吴岩,快接近两分钟,齐乐看看了手表,心中感叹。

“电影里的JC总是在完事儿之后才出现,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啊!”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进耳朵,齐乐和吴岩两人被重重包围。

“你们两人都没事儿吧?”

齐乐摇摇头,起身拍拍身上的灰。

“我们俩都没事!”

“没事就太好了!”

“那我们救援队这边先扯了,剩下的交给你们了JC了!”

身穿红色救援服的领队,一看没自己的事了,打算离开。

“行,辛苦兄弟们了!”

“说这些话!都是为群众服务!”

“你们俩既然都没事,跟我们去做一下笔录吧。”

这是流程,既然有人报了案,那就得结案,不能不了了之,当事人既然没事,当然要给当事人做笔录了。

齐乐点头,走近吴岩蹲下身子。

“老吴,既然没死成,那就好好活下去,先配合JC叔叔的工作。”

吴岩睁眼看着齐乐,角度原因,刚好看到齐乐两个硕大的鼻孔。

“行!”

从JC局出来,已经是凌晨了。

齐乐满脸疲惫,工作了一天,又飞奔到淞沪,还全力以赴救下了要跳楼的吴岩,与其说身体疲惫,不如说精神更加疲惫。

“找个地方喝一杯?”

“行!”

“这边你熟,你带路!”

“好!”

两人地来到人民东路,一条路上都是各种夜宵摊。

“吴哥,您可有些日子没来了啊!”

一位烧烤摊的老板抬头看见落座的吴岩,热情打着招呼。

“是有些日子没来了!”

老板没问吴岩吃什么,吴岩也没点菜,倒是老板娘脸上挂满了笑容,送上了半打啤酒一碟花生。

“吴哥今天有啥喜事,还带上朋友来了?”

喜事?跳楼没跳成,算吗?

“干喝啊?”

“你想吃什么就点,老板知道我的喜好,不用点。”

这得熟到什么程度?

吴岩给两人的杯子倒上了啤酒,端着杯子碰了一下齐乐面前的杯子,一杯啤酒下了肚。

齐乐一杯还没喝下,吴岩已经喝了三杯了,满脸愁苦,连花生都没吃一粒。

“仔细说说吧。”

“刚刚在JC局里,你不是已经听到了吗?”

“我觉得你有隐瞒。”

齐乐的眼神仿佛一把刀,犀利地看着吴岩。

吴岩在JC局确实是做了笔录,但是因为没有人受伤,JC叔叔也只是简单教育了一下,时间太晚,连心理辅导都没做。

而吴岩,全程看起来云淡风轻,没有丝毫刚跳了楼的样子,对JC叔叔的问询,也是对答如流,就一口咬死了自己只是想博得关注,生活太压抑了。

这样的理由,不论是面对JC叔叔还是救下他的齐乐,都站不住脚。

不过,吴岩好好的,JC叔叔也不想浪费过多精力。

现在不同了,齐乐想搞清楚,吴岩为什么要编一个那么蹩脚的理由,去掩饰跳楼的真相?

“现在,我是你的编辑,我看了你那本《我真的不是绝世奇才》,一个人的性格会随着文字表现出来。”

“你!不是会自杀的人!”

吴岩刚刚端起酒杯的手停在了半空,回过头看着齐乐,两人的眼神碰在了一起。

“就如同你的笔名一样,这么2B的性格,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齐乐一口饮下自己杯中的啤酒,又倒满一杯。

“说吧。”

吴岩长叹一口气。

“我老婆出轨了,带着儿子还有钱,跟人跑了!”

语气平淡,似乎在说别人的事,但是齐乐发现,吴岩的眼中,有泪花闪动。

话匣子打开,吴岩开始将自己的事告诉齐乐。

吴岩老家在雾都,大学是在淞沪上的,本来在毕业的时候,女朋友家里父母嫌弃吴岩的家里条件不好,强迫两人分手的。

但是当时两人正在热恋中,又哪里是父母能逼迫的,吴岩正在上头的时候,便同意了女方父母的要求,成了上门女婿。

即便吴岩白天努力工作在广告公司跑业务,晚上下班回家还要做家务,任劳任怨。

吴岩的岳父岳母依然瞧不起这个从山沟沟里出来的穷女婿。

刚开始的一两年,老婆还好,可是后来,连老婆也变了,在外面有人了。

这几年,支撑吴岩没有离婚的唯一念想,就是儿子。

可是在今天,老婆的无情终于彻底打碎了吴岩最后的希望。

养了几年的儿子,竟然都不是自己亲生的!

父亲早就不在了,母亲为了供他上学读书,积劳成疾,也在他结婚后不久就去世了。

岳父母不待见他,没关系。

老婆的态度变了,也没关系。

还有儿子,儿子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动力。

可是,这个支撑他在淞沪这个连星星都看不到的地方继续生存下去的唯一信念都破灭的时候。

吴岩撑不住了,打算了结的悲催人生。

“来,喝一杯!前尘尽去,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全新的吴岩了!”

齐乐举杯,和吴岩的杯子碰了一下!

“兄弟,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随着你今晚那一跳全部丢掉吧!”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中年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