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修身齐家的齐

“杜老板!”

“杜老板!”

中年人的出现,立刻引来了围观众人的恭敬行礼。

杜老板?

齐乐看向中年的眼神变得迟疑,难道这就是老王那厮所说的这家夜店的老板?有着强大地下势力的大佬?

中年人的眼神锐利,即便是在这样昏暗的环境中,齐乐依然能从对方的眼神中感受到切肤的凌厉感。

这眼神,锋锐如刀!

“年轻人,你还是第一个敢在我杜长生的场子里闹事的。”

“杜老板是吧?我和我的朋友,只是急公好义,闹事的可不是我们!”

“哼!老大!”

刚刚动手的年轻人来到杜长声的身边。

老大?

齐乐看向年轻人眼神微微一凌,难怪敢在女孩的酒里下药,原来是有靠山。

“你要给他们撑腰?”

看着齐乐玩味的眼神,杜长声心里一愣,这小子不知道我的身份?

或者,是哪条过江龙?

面生得很啊!

“小兄弟倒是好胆色!”杜长声皮笑肉不笑。

齐乐的心里此时慌得一批,这中年人一看就不好惹。

但是,此时如果求饶的话,怕是正中对方下怀!

那些电影里的大佬,哪个不是为非作歹,动不动就沉江沉海的,人命在他们的眼里,啥都不是!

齐乐此时正在脑补各种血腥画面,而这一幕,在杜长声的眼里,就成了气势不高却天塌不惊。

这小子,不是等闲之辈!

“胆色这种东西,多少有一点,家里老头子经常说,男人得有胆色有担当。”

齐乐的老爹确实从小就这么教的,以前不太懂,今天却是就这么顺溜地说出来了。

但是,就这么随口说出来的话,听到杜长声的耳朵里,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老头子!

这称呼可不一般啊!

再看齐乐一眼,浓眉大眼,虽然看起来挺消瘦,但是脊背挺得笔直,不是故意做作的样子,似乎是已经养成了习惯。

“小兄弟怎么称呼?”

“齐乐!修身齐家的齐,安居乐业的乐!”

齐家……

蓦然,一道惊雷在杜长生的脑海里响起。

杜长声在SH的地下势力中,也是属于顶流,齐家的名号,在这个层次不算秘密。

脊背挺得笔直,这眉眼间英气十足,还有下意识的对于父辈的称呼,都让杜长声逐步印证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小嘴叭叭的,挺能说啊!”

那名青年男子从杜长声的背后伸长了脖子,恶狠狠地盯着齐乐。

“老大,这小子碎嘴,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啪!”

一声脆响!

青年男子愣住了,一脸懵逼!

齐乐三人也愣住了,莫名其妙!

这杜长声翻脸跟翻书一样,太快了些吧?

“老大!你打我干嘛啊!”

青年男子委委屈屈,眼神幽怨。

“不知检点,在我的场子里乱来,谁给你的胆子?”

“老大,不是一直……”

“啪!”

又是一记耳光,刚才是顺手,现在是反手,两边脸颊都被扇得红肿起来十分对称,一缕血迹从青年男子的嘴角渗出。

“我说话,轮得到你说话?”

这一刻,杜长声的身上锋芒毕露,整个人的气势,宛如一把锋锐无比的刀。

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让齐乐的心都漏跳了一拍。

好可怕!

果然,大佬就是大佬,再怎么低调,一旦气势出来,任何人都轻忽不得!

“拖下去,丢黄浦江喂鱼!”

面色冷厉的吩咐手下,而一边的手下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毫不犹豫,就拎着青年男子离开了。

而齐乐,此时已经不能用懵逼来形容,心情战战兢兢。

手下且是如此轻易就沉江了,自己三人这多管闲事的,岂不是更惨?

“多谢齐乐兄弟出手,才让我这小店没有发生什么不堪的事情!”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连杜长声身后的小弟,见杜长生持同辈抱手礼,还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满脸惊愕。

这算是先礼后兵?

毕竟自己的小弟都沉江了啊……

艺术果然是源于生活,大佬都喜欢沉江沉海这一套!

学着杜长生声的抱拳动作,齐乐回了一礼。

“杜先生客气了!”

“齐乐小兄弟不知道,在我的场子里,想约个一夜情我不反对,但是下药,这绝对不允许!”

“杜先生高义!”

我信你个鬼哦!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刚刚那个被沉江的都说了,一直都这样……

虽然不知道杜长声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至少齐乐现在没感觉到有什么危险。

刚刚也偷偷沟通了妖孽,虽然没有回应自己,但是没有回应也是一种回应,如果真的有生命之虞,相信妖孽不会坐视不理。

就算真的有危险,齐乐对于自己被系统强化之后的身体素质提升带来的实力,也是有点信心的!

“这边有点吵,要不到我楼上的专属房间喝一杯?”

“这就不打扰了杜先生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和我朋友就先离开了。”

“这么急?”

能不急吗?虽然不知道杜长声究竟是误会了什么,但是很显然,杜长生这种地下大佬,一旦发现自己没什么本事,恐怕等待自己的,就是沉江,没有第二条路。

风紧扯呼!

“今晚来杜先生的地方叨扰,本来也是因为我这位朋友刚刚失恋,心情不好,来放松一下。但是现在你看这……”

这话在杜长声的耳里听着就不是滋味了,我带朋友来你这里放松心情,结果倒好,心情没放松,还惹上一屁股烂事!

这算是在敲打我?

杜长生心里憋着,但是表面上依然风轻云淡。

“实在是对不住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

“既然齐乐小兄弟不愿再留下,那我也不便再挽留,以后再来SH,一定好生招待!”

“杜先生客气了!”

“还要麻烦齐乐兄弟,回金陵的时候给令尊带个好!”

“你认识我们家老头子?”

“仰慕已久!”

呵!我们家老头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排面了?

我说这杜长声怎么这么客气呢,感情是认识我们家老头子啊!

“行!一定带到!”

犹疑了一下,还是应了下来。

这番犹疑,落在了杜长声的眼里,此时更加确定了齐乐的身份。

心里暗自侥幸,幸好没有对齐乐动手,不然,今天要沉江的,恐怕就不是那个青年男子,而是他杜长声了!

如果说杜长声是一把刀,那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那个齐家,就是一柄剑,能轻松削断杜长生这把刀的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