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碎尸现场

皱了皱眉头,我没有停留。

穿过食堂,这边也有一个出口,连通着一个锅炉房。

一面墙壁上,横着一根水管,排列着十来个水龙头。

这里以前应该是专门接热水的,从旁边的门出来,前面就是职工宿舍,挺方便。

最后还剩下右边的厂棚,我接着走过去。

一进门,我的眼神立刻就凝重起来。

焚烧痕迹!

我想起进来时,跟那位拾荒的老大爷打听,他提到过一个自焚的保安。

说现在到了晚上都还能听见一阵又一阵的惨叫,有时还能看见火光和人影。

“当时,他应该就是在这个厂棚里自焚的!”

这个厂棚,和进来时的第一个不一样。

这个还保留着以前的建筑风格,连龙骨和框架都是木质的,而且它还有二楼。

上面贴着一行红色的大字,中间脱落了几个,但可以简单补充。

完整版应该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极具典型的改革开放时期的流行表语。

那处焚烧痕迹,把“金”字下面都烧卷了,“钱”字不知所踪,墙体烧得漆黑。

正对着的下方,就是那名保安被活活烧死的位置!!

现在是深夜10:34,距离12点还有一个多小时。

我在这座废弃的厂房里找了将近两个小时,“信件”依旧毫无头绪,但是却找到了那名保安被烧死的地方。

两年前的焚烧痕迹残存至今,地上和墙上很大一片范围都被熏得焦黑。

可以想象出当时,那名保安被烧得满地打滚,嘶声惨叫着的绝望情形。

但不知为何,我总感觉有部分焚烧痕迹,好像是近期才留下的?

脑子里一下子又想到那个老大爷说的,现在晚上都还能看见火光和鬼影………

我在熏黑的地方停留了一会儿,没看出个所以然,便绕了过去。

这个厂棚更乱,比第一个车间还要难以落脚。

遍地都是木块木屑,大大小小,奇形怪状,有些还带着尖锐的棱角。

除此之外,更是有一堆一堆的木屑,小山一般堆放着。

往里面走去,还有各种规格的木板。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个生产车间应该就是专门合成木板的。

合成木材可以用来代替木材的硬质低发泡塑料,与木材相比,同样可以切削、开孔、打钉、上螺丝、胶结等,并且物性更均一,质地更轻,着色更容易,造价更低廉等优点。

同样,它的缺点也很明显,刚性强度不够,耐候性和触感等,都比较差。

但是它的市场却极为广泛,用于制造家具,家庭用品,包装容器,电器用品,建材用具等等等等。

这个车间操作更骚,别的合成木材一般是用烯类树脂和聚氯乙烯、聚乙烯、聚苯乙烯等通过低发泡的特殊加工,提高刚性制得。

而这个车间,明显是去收集一些废弃物品,比如废旧纸板,废弃建材,废旧家具,甚至是塑料等垃圾,用粉碎机全部粉碎成碎屑,然后再通过聚合制成木板,造价更低。

不过,粉碎机……

我又想到了我的床,里面那些破碎的人体组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被粉碎机搅碎的!

然后再和其他碎屑一起,聚合成了木板!

“不知道那台粉碎机还在不在,我觉得有必要找找看。”

一堆堆的木屑渣滓随意堆放,有些还被装袋打包起来,估计是要卖出去的,一些工厂的锅炉就需要烧这东西。

还有很多的破旧家具,甚至是成堆的塑料垃圾,应该都是要用来搅碎的,但是搬迁的可能过于匆促,这些东西都没来得及带走。

路过一处承重柱,旁边堆着一座垃圾小山,一直延伸到对面墙角。

很大的一堆,极其的显眼。

而且看着,就好像刻意在掩藏着什么东西。

会是粉碎机吗?

按照他们搬迁厂址清理信息的谨慎程度,如果真的用粉碎机搅碎过一具尸体,我觉得大概率不会把它带走。

要么还藏在这里,要么已经想办法销赃了。

但是粉碎机那么大一个机器,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销赃恐怕不容易。

所以极大的可能,还藏在这座废弃的家具厂里!

我踩着高低不平的木块垃圾,逐渐爬上这座垃圾小山。

最墙角里面,一个破败的白皮木柜倾斜的倒下来,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起遮住了什么。

我靠近过去,探出绿沉枪,挑开了几样破家具。

里面藏着的东西,终于露出了一角。

而我的心脏,咯噔一下漏了半拍!

棺材!

里面竟然藏着一具棺材!!

它侧翻着,厚重的檀漆棺盖隙开了一条缝……

虽然从小到大,我没少接触这玩意儿,但是在这样一种环境,刻意地掩藏着一具棺材,乍一见,我心头说不上来的一阵发毛。

而直播间更是一片呜呼哀哉,人数竟然已经破1000了,似乎还给我标了一个热门。

纯洁的红领巾:“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点我头像加v:“@纯洁的红领巾,私聊兄弟,祖传80年老秘方~”

老道求包养:“这口棺材有古怪……老辈人大都有个习俗,70岁以后就会请一口寿材回家放在屋里,他们深信这样就可以为自己续阳寿。但一般来说放的都是土葬式,可这口棺材明显是火葬式的,我倒觉得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放的!”

咬耳朵的师太:“之前我也看过一个故事,就是有一个富豪死了,他的子女们为了争夺遗产,把棺材一直停在屋里不下葬,结果导致老人起尸,一家子全部惨死!”

庙里的黑丝:“啧啧啧,这可能是一口活棺啊!小兄弟听我一句劝,你已经冲撞了亡人,赶紧跪下磕三个响头,有多远跑多远吧!”

没有过多理会直播间,我在想,这会是谁的棺材?

孤零零的一具掩藏在这里,反正肯定不会是这个家具厂的产品。

按照目前的线索梳理,至少死了三个人。

病死的老板,自焚的保安,失踪的小女儿。

失踪的小女儿,疑似被碎尸合进了床板。

那就还有老板和保安。

所以这具棺材,会是老板的还是保安的呢?

感觉都不太可能的样子……

或者,还有第四名死者?!

不知道“信件”会不会在这棺材里面?

莫名产生这样一个想法,我犹豫了。

按理说,是不太可能的。

但现在遇到的哪一件事情,能用常理解释?

我环顾了一圈四周,又抬头看了看二楼,决定还是找找再说,楼上都还有好几个房间。

实在没找着,再考虑打开这个棺材吧。

上二楼的楼梯,就在这个承重柱右侧不远。

我没有直接上去,而是继续往右边探索过去。

在成堆的木屑,和遍地的垃圾当中,我找到了那台粉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