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这我找谁说理去??

其实也不难想见,赵安安为什么对余海平的怨气这么大?原本她和陈明航的计划天衣无缝,就是因为余海平的出现,打破了他们高枕无忧的美梦。

先是反杀了陈明航,再然后控制了赵安安,通过控制她来掌控整个家具厂。

当然,这里的控制也绝不止对财物上的掌控,还包括对赵安安身体上的索取。

一个妙龄女子却要被一个四五十岁的猥琐男人肆意索取,这种暗无天日的绝望,恐怕早就已经将赵安安的防线击溃了。

就算这次赵楠楠没有出现,应该过不了多久,她自己也会找上门来自首,检举一切。因为这是她能摆脱余海平的唯一机会。

当然,她也可以选择杀掉余海平。

但是,她能杀得掉吗?

我的眼前又浮现起,余海平的胸口被绿沉枪洞穿后,密密麻麻长出的肉芽……

尘埃落定后,魏哥又给我来电话,诚挚的表答了谢意。

并告知了我,秦小琴是秦丽人的亲妹妹。

这就荒唐……

只能说,赵怀昌那老东西真会玩……

关于他原本那个遗产分配法,应该也是包含着对秦小琴的一份补偿,这个贤淑温婉的女人,似乎从来得到过半点正式的名分。

哪怕为他生下赵楠楠,名义上也是挂在秦丽人的名字下,而她哪怕每天看着赵楠楠一点点长大,却连一声‘妈妈’都不能得到。

到最后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实在也是个可怜人。

按照赵怀昌的预想,让秦小琴独享一份,而让赵安安姐妹俩共享另一份,估计也是想让两姐妹齐心合力。

只是万万没想到,赵安安会动贪念,自己也因此丧命。间接死在自己女儿手上,这老哥也没谁了。

至于赵安安,只能说四个字,咎由自取!

挂掉电话,我轻轻叹了一口气,想到了《红楼梦》里的一句判词。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从医院出来,我去市里换了个手机屏幕,买了两箱杯面,又去订了一张床。

店家派了两个小哥,开着个三轮车,帮我把床送回去。

我骑着我的小电驴,在前面带路。

下午四点过,我们回到了殡仪馆,还没下车,老远就看到院子里停着一辆警用大众。

魏哥站在院子里,满脸发愁,看到我回来简直像看到救星一样。

我下车,指挥着两位小哥把床搬下来,然后把门打开,吩咐他们把床抬上楼去,安在我的卧室。

看着两位小哥上楼,我这才走向魏哥。

“怎么了魏哥?”

“你这愁眉苦脸的,有啥事刚刚电话里说不得,还特意跑我家来。”

魏哥苦笑着没说话,这时,一小姑娘从他背后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看清瞬间,我立马瞪大了眼睛。

赵楠楠……

我转头看向魏哥,眼睛里满是质问,这是干啥?怎么还把这小魔头给我送家里来了??

魏哥无奈的耸耸肩,我注意到他的手臂上又多了好几个淤青的牙印。

“咳咳,那个李让啊,赵楠楠同志就拜托你照顾几天……”

啥??!

这我可不干啊!

我是知道这姑娘有多邪乎的,一言不合就要‘吃掉’的主!

再者我每天还要完成续命游戏的日常任务,那能让人看见吗?到时候我自己都自身难保,我还得看着一小姑娘……

我连忙把魏哥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说道:“不是我说啊魏哥,我一个大男人住殡仪馆里,你还给我送一姑娘进来,你觉得这,这合适吗?”

魏哥一张脸都垮成了苦瓜:“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啊,这姑娘谁都伺候不了,你前脚一跑,她是逢人就咬!”

“那你也不能送过来祸害我啊!”我一听急了眼:“再说了,现在她的身体情况还差得很,就应该在医院里好好养着才对。”

“这个你放心,医生说了,她身体上已经没有大碍了,可以放心出院。至于调理的药物,喏,都在这儿了。”

魏哥说着,直接从内包里掏出来一大口袋的西药,不由分说的就塞进我的怀里。

然后又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的任重而道远。

“这姑娘谁都不让靠近,就挨你一个。这段时间你就先看着点儿,我试试能不能帮她联系到什么亲戚,过不了多久就把她接走,你就当为人民服务嘛。”

魏哥说完,没等我拒绝,就跟兔子似的,一下子蹦上车去,一个甩尾,绝尘而去……

我擦!

这我找谁说理去?!

“小兄弟,床我给你安好了,你要不上去看看?”

两个小哥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一个本本走过来。

“不用了,装好就行了。”我现在完全没心思上去看。

“那麻烦你给个五星好评。”

小哥把本本递过来,热情的笑着,脸上还挂着汗珠。

我接过笔,在小本上勾了个五颗星,还给他。

两位小哥连声道谢,然后心满意足的坐上三轮儿,也是突突突的离开了。

偏西的日头洒下来,院子里一片明晃晃,现在就只剩下我跟赵楠楠,大眼瞪小眼。

我怀里还抱着她的药,她身上还穿着那套蓝白条纹的病号服,可以看得出,魏哥是有多急着把她送过来……

“咳,你,饿了吗?”

我硬着头皮,打破沉默。

她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然后点了点头。

“我买了杯面,我去泡给你吃。”

说着,我转身去把小电驴推到停车棚里,把后座的两箱杯面卸下来。

“走吧,上楼去。”

我抱着杯面走在前面,走出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担心这姑娘不搭理我。

不过显然我担心的有些多余,这姑娘虽然不爱说话,但还是听话地跟在了我的身后。带着她来到二楼生活区域,我把杯面放在桌上,又顺便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茶几。

“你随便坐。看电视吗?这是遥控器。”

我把一个遥控板拿起来吹了吹,太久没用,上面都已经落满了灰。然后放到茶几上,转身去开电视。

结果忘了太久没缴费,屏幕一片雪花。

“呃,要不你还是先坐坐吧,我去给你泡面。”

我有些尴尬,连忙又去拆箱,给她泡了一桶。

大概十分钟后,一桶热腾腾的杯面打开,香气扑鼻。

我招呼她过来坐下,然后又去给她拿了两个泡鸡爪,一并放进杯面里。

“吃吧,很好吃的。”

我把杯面沿着桌面轻轻推到她的面前,把叉子递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