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大师级技艺卡!

“咳咳……”

吴洙瑶忽然咳嗽了两声,长长的睫毛一阵颤动,然后虚弱的,睁开了眼睛。

“瑶瑶!”

我一下子俯过去,难掩的一丝激动:“你怎么样?感觉有没有好一些??”

“楠…楠楠……”

“你不要动。我已经把楠楠救回来了,医生说她没有大碍,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安抚住吴洙瑶,又问她身体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

她对我露出一个苍白的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我知道她的性子,干脆也不再多问,直接去把医生叫了过来。

经过一番检查,医生啧啧称奇,说她原本已经垂危的身体,竟然这就醒了过来。更离奇的是,几乎划破内脏的巨大伤口,竟也有了一丝丝愈合的迹象,简直是医学奇迹。

接着交代了几句,医生便又带着护士出去了,我的心头隐隐燃起了一丝希望。

假设我每天完成日常游戏,都可以获得1到3天的寿命卡,维持我自身是不成问题的,但是要维持两个人,可能会有些不太够。

不过,我还可以接取挑战游戏。

虽然危险系数比较高,但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不过说到挑战游戏,我今天晚上又进行了一次直播,最后那一丝进度应该已经完成了吧。

想到这里,我对吴洙瑶安抚了几句,并表示出去买点夜宵,然后就退出了病房。

我来到空无一人的消防通道,再次拿出手机,打开续命游戏。

挑战游戏的版面显示,「直播」已经完成,奖励续命卡一张,外加一次抽奖机会。

我点击确认,接着从包里拿出续命卡,眼睛立马亮了亮。

居然是‘7’!

挑战游戏的奖励,果然比日常游戏要丰厚得多!

我的「寿命剩余」还有9天,这张卡,吴洙瑶比我更需要……

我把卡片小心的收起来,然后选择使用抽奖机会。

这还是我第二次抽奖,第一次是刚刚打开续命游戏那晚,新手附赠的一次。

那次抽中了绿沉枪,虽然是个残缺品,但却几乎成了我的必备品。要是没有它,这几天我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看着古老轮盘咔咔转动,我的心里隐隐生出一丝期待,不知道这一次会抽中什么……

倒霉一整天的诅咒物?还是像绿沉枪一样的特殊道具?

然而,最终抽中的物品却有些出乎意料,以上两样都不是。

而是,一张卡片。

「騩斧神工卡」

“使用此卡片后,各方面生活技艺自动提升为大师级!”

生活技艺?

什么生活技艺??

我在心头发出疑惑,这次APP竟然回应了我,不过回应的内容也等于没回。

“具体技艺,需要你自行发掘。”

emmm……

行吧,好歹也是个大师级,听起来挺高级。

我再次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卡片,不过这次是蓝色的,有些偏暗,里面同样流动着繁复的纹路。

看了下用法,和续命卡、体质卡都一样,直接拍脑门儿就行了。

没有多想,我直接使用掉,后面再找点儿时间琢磨琢磨。

我拍向额头。

啪——

卡片应声而碎,化作一蓬蓝色的光点,像是一群细碎的飞蛾,纷纷扬扬的,全部都涌进了我的眉心。

紧接着,我就感觉到脑海里多出了一股庞大的信息,很多很多的本不属于我的记忆。

片刻后,一切恢复平静。

我看了看双手,又看了看身上,也没发现哪里有什么变化。

来回看了看,没看出个所以然,也就没管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该体现出来的时候自然就体现出来了,反正总不会白学个技能。

坐电梯下楼,出去买了点清淡的粥汤之类,又买了点水果。

回到病房,小煤球也在,现在正在吴洙瑶的床边,两个女孩儿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悄悄话。

“你也醒啦,没什么事儿吧?”

我走过去把东西放下,随口问了小煤球两句。

这破丫头一声不吭,都不带搭理的,估计是还在生我的气。

喂着吴洙瑶喝了点汤,照顾着她睡下,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小煤球也早趴在床边睡着了。

我拉过几张椅子并排起来,轻轻地把小煤球抱起来,放到椅子上,然后从柜子里拿了条薄被出来给她盖上。

窗外的雨已经小了许多,我把窗户打开一些,外面的风和房间里流通,闷压和燥热都缓解了不少。

做好这一切,再回到病床边,看着熟睡的吴洙瑶,她的额头上浸着几许汗意,缺少血色的面颊也微微皱着,显然睡得并不踏实,或许伤口还在作痛。

我把那张7天续命卡摸出来,轻轻地拍向她的额头……

在一阵荧黄光点中,她头顶上的‘3’,缓缓变成了‘10’。

接着,她微蹙的眉头缓缓舒展,睡颜也安稳了不少。

我轻轻的呼了口气,转身出门,把房门轻轻带上,然后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准备将就一宿。

可我刚刚转身,脚下就忽然生根。

凌晨的医院走廊里并没有几个人,甚至远些的感应灯都是熄灭着的。

就在那明与暗渐渐模糊的走廊深处,一个女人静静地站着,黑色旗袍上开着血色玫瑰,更添了几分妖异,她手中握着的滴血的刀,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秦丽人!

她不是去追那团怪东西了吗?

这架势是没追着??

这时一个护士推着小推车过来,感应灯亮起,秦丽人消失不见。

等护士走过后,我再次看过去,仍旧不见秦丽人身影,仿佛从未出现过,刚刚只是我的错觉。

我也没再管那么多,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就在长椅上躺下了。反正我知道,这位阿姨不会害我就是了。

不过要是没有抓住那团黑色的东西,那估计还有点麻烦……

余海平只能算是个躯壳,他之所以拥有那身诡异的能力,多半都是因为那团黑色的东西,寄生在他的身上。

现在余海平被抓,那团东西却逃了,它要是再换一个寄生体,是不是又可以胡作非为了?

而经过今晚上的事情,我跟它之间的梁子,估计也是彻底的结下了,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

看来得更加小心了,我在明敌在暗,谁也说不准它什么时候又会卷土重来,包括它会寄生到谁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