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找到你了!

声音从浴缸里出现,而不是和介绍里说的,从我面前的墙角出现,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为手机的原因。

“61……”

“62……”

“63……”

那个声音还在继续,我轻轻的拿起绿沉枪,又从洗手台上把手机拿起,然后浑身紧绷的克制着不去看浴缸,蹑手蹑脚的向门口走去。

小心翼翼的出门,轻轻地把门带上。

里面的声音已经数到了69,我心里有点儿想骂人,这破游戏太坑了吧,我以为它也是从‘1’开始数起,结果这家伙倒好,接着我的57就继续往下数。

不是!前面都过了一半多了,你早干嘛去了??

还剩最后31声,按照它的速度,最多31秒就数到100了。

31秒,我上哪儿躲去??

要说也是我自个儿嘴欠,这个速度是我开始保持的,早知道我就数慢点儿了!

“73……”

“74……”

“75……”

明明已经出了卫生间,而且门都已经被我关上,可是这个耳语般的声音,仍然在我的耳边响着,匀速又规律,听不出男女,在我耳边就像是催命的音符一样。

快来不及了!

我这殡仪馆上下三层,还带着一个地下尸库,说起来面积挺大,但事实上很多地方都是一览无遗。

能藏住人的也就地下尸库,还有三楼仓库,但现在就算想要赶过去也来不及了。

再者说回来,就算让我去我也不敢去,这俩地方可是一个比一个邪门儿!

没时间多想,我一咬牙,拎着绿沉枪一头冲进了我妈的房间。

轻手轻脚的把门关上,然后扫量一圈房间,果断躲进了壁橱里。

就在我躲好的瞬间,耳边的报数声同时结束,紧接着又响起一句话。

“不管你准备好没有,我这就要来啦!”

这话和游戏介绍里说的一模一样,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竟然听出了一丝欢快的语气??

所以现在,它就开始四处找我了?

它,或者它们。

我认真打量了一下我的藏身环境,心里有点发虚,实在没谱。

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30秒的时间,整个二楼也找不出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大概是出于心理作用吧,尤其是先前复查了昨晚的游戏直播后。

至于我藏身的壁橱,其实是两层结构,下面原本是用来挂放衣物的,但我父母走后,我都给他们烧去了,所以下层是空的。

而我是藏在上层的,这上面的空间不算宽敞,我只能趴着。关键这上面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本就不宽的空间更显紧憋。

有几口皮箱,还有几个旅行包,上回我给小煤球拿的白兔奶糖,就是从这其中一个旅行包里拿的。

接着我却发现,这旅行包是打开的?

我记得上回,我明明关了的啊……

我伸手摸了摸,摸到柜子里还落着几颗白兔糖。

不会是有老鼠吧?!

也不对啊,老鼠还能开拉链?

可是这殡仪馆里除了我……

等等!

不会是小煤球吧??

我恍然想起前天晚上,我让小煤球过来睡这个房间,这倒霉丫头神不知鬼不觉居然这么厉害?柜子里都能找着??

不过紧接着,我的心头又是咯噔一下。

小煤球!

这妮子还在我的房间里!

要是那东西没找着我,把她找着了可就麻烦了!

我有些不淡定了,立刻就想过去看看,但是又想到游戏规则,在游戏结束之前,我不能离开这儿。

咋整??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响动,我立马屏住了呼吸。

咔嗒……

是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我的心悬了起来,并且试着从橱柜门的缝隙往外张望,但是里里外外都是一片漆黑,根本什么也看不见。

接着又是玻璃碎片被踩到发出的细碎声响。

很显然,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紧接着,又是椅子被端起的声音,微不可察。

我是大气都不敢出,同时脑子里飞速运转,它端椅子干什么??

不对,现在更迫在眉睫的问题是,要是就这么被它找着了,我可就输了!

我咬了下舌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慌,一丁点的动静就可能会暴露我现在的位置。

它的脚步声没有刻意掩饰,踩在玻璃碎片上的声音窸窸窣窣,从断续的声音可以判断,它已经走过了碎片范围,而且还在朝着我这边的壁橱接近。

不应该啊,我明明没有发出任何响动,就算搜寻这个房间,也应该先找一圈,怎么会这么确定的就往我这边走过来?

是我暴露了吗?

我下意识的又看了眼手机屏幕,直播还是开着的,屏幕黑漆漆一片,不过这个黑是属于亮光的黑,和周围的黑一眼就可以区分出来。

难道,是这个暴露了?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更合理的解释。

我果断把手机揣进兜里,这下终于完全黑暗。

可那脚步还在走近,这下我更加确定,它确确实实就是往我这边来的。

声音拖拖沓沓的,有点像在梦游的感觉。

没由来的,我竟感到一阵熟悉。

“好奇怪,之前哪次游戏中接触过吗?”

在我这殡仪馆里,除了我和小煤球,也就是地下尸库那位,然后三楼仓库可能还有一位,或者多位。

但这两个地方我都已经牢牢的锁起来了。

再然后也就是秦丽人,还有窗帘上那位了,但这两位,一位成了我的特殊伙伴,另一位也不可能害我,相反还救过我……

所以,到底是谁在跟我「躲猫猫」?

莫非,是镜子里那家伙又跑出来了?!

今晚的游戏,我是从卫生间开始的,而卫生间里就有一面大镜子……

心念电转,种种猜测浮上心头,但没有一种是我能百分百确定的。

而要命的是,它已经到了我藏身壁橱下面,椅子被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然后,它在摸索着打开壁橱的门!

我趴在上层,眼睛瞪得极大,心跳已经不受控制的骤然加快。

哗哗……

推拉式的实木门缓缓拉开,我的大脑出现一瞬的空白,本能地攥紧了手里的绿沉枪。

我忽然意识到它端椅子过来是要做什么了……

踩着椅子爬上来!

按照游戏规则,等它爬上来,我就输了!

这还是我玩续命游戏以来,第一次输……

但索性都是输了,我也不打算留手了,等这东西上来,先给它来一枪再说!

不过按照奖惩制度,我应该会受到某种惩罚吧。

正胡思乱想间,这个狭小的壁橱里,忽然响起一阵拉链被拉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