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开棺!

我放轻了脚步,慢慢靠近过去,看清是个纸人。

这房间里光线本就昏沉,进来忽的瞥见镜子上一个人影。

猝不及防,还真有些吓人。

不过看清了也没什么,纸人可吓不到我,我自个儿殡仪馆里什么样式的没有?而且三楼仓库里‘能动’的都有,还别说这个。

可有些奇怪的是,这个纸人没有面孔。我立马想到进来时,工作人员讲的那个故事。

大婚之夜,新娘身穿一张大红喜袍吊死在房梁上,面皮被人剥了去。

接着一夜之间,地主家和那王员外家,百十口人全部横死家中,且所有人的面皮都被剥了下来。

在这么个房间,倏地暼见一个无面纸人,这难免不让人联想到什么。

所以,这个无面纸人代表的是什么身份?

我在房中翻找了一下,试图确定这个纸人的身份,但有些失望的是并没有找到。

只能通过一些蛛丝马迹,主观推测,这应该就是地主。

但又有一点说不通……

如果这个纸人代表的是地主,这座院子都是他的,他干嘛要躲在床尾的一个犄角旮旯?不应该躺在床上吗?

就算不在床上,也没理由躲到这么一个角落啊。

我略做思索,想到了三种可能。

第一种,騩屋人员就是单纯的想设计一个惊吓点,所以故意把纸人放在这里。

第二种,按照故事剧情,地主在惧怕着什么,所以躲到了这个角落来。

第三种,这并不是地主的房间,出于某种原因或者目的,他不得不暂时躲在这里。

但不管哪一种可能,目前我都没有足够的线索去证实。

这个房间看来是找不到什么线索了,我又回到正堂,细看了一下那两个跪着的纸人,如我所料,也没有面孔。

刚开始进来,我以为这是一对童男童女,披麻戴孝。

但现在看来,恐怕并不是。

这一对纸人,一男一女,跪在棺材面前,头颅低垂着,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孽,跪在这里忏悔,在赎罪一样。

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我围绕着棺材转了两圈,犹豫着要不要打开看看。

上吊的新娘……

不出意外的话,棺材里边躺的,应该就是柳莺莺了。

如果想要通关这个游戏,这口棺材应该是重点,里面肯定会有线索。

但我又在想的是,先前进来的那名卫衣男子,现在都还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从概率上来讲,他有一定几率会躲在这口棺材里。

好吧,不管出于以上哪种可能,我都应该打开看看才行。

不知是不是错觉,我走近棺材,立刻感觉到一股阴冷,鬼屋的背景音乐已经被换成了喑哑的戏曲声,其中夹杂着一个女人幽怨的哭泣。

阴风从门外灌进来,卷来一张张泛黄的纸钱,满地滚落。那两个跪着的无面纸人,低垂着的头颅好像抬起来了一些,空白的面颊朝着我这边转过来。

这个騩屋有点东西,我再一次赞叹,这比那些塑料做的人偶、漏洞百出的机关可带感多了。

我以前刷到过博主第一视角探秘騩屋的视频,说实话,看得我有点想笑。

假的不能再假的服道化,一个个大惊小怪,叽哩哇啦的被工作人员追着一通乱跑。

那叫玩騩屋吗?那是被騩屋玩吧!有那个劲头还不如去隔壁大逃杀,随你跑个痛快……

玩騩屋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过程,就跟推理破案一样,得冷静下来抽丝剥茧的寻找线索,最终找到答案通关,那种成就感和喜悦也是不言而喻的。

騩屋我没玩过,这是第一次,如果除去暗中那个家伙,这种体验营造的其实还算不错。

赞叹间,我已经走到了棺材面前,伸手试着推了推棺盖,意外发现,竟然是被钉死了的!

不应该啊这……

棺材明显是个关键,里面绝对应该设置线索,怎么会给钉死了?

我仔细检查,确认没有任何打开的机关,确确实实的被七颗棺材钉,钉得严丝合缝。

凑近棺盖的同时,我闻到了一股香气,丝丝缕缕,其中又夹杂着一些臭气,就是从这棺材里溢出来的。

我嗅了嗅鼻子,神情逐渐凝重起来。

这臭气我再熟悉不过,是尸臭!

那香气仿佛是为了掩盖尸臭,刻意洒在其中的!

所以,这口棺材里,不会真有死人吧?!

立马我就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背冷汗。死人我倒不怕,从小到大见过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问题是在这样一座娱乐性质的騩屋里,如果真的藏着一具尸体……每天还有这么多游客进进出出,想想都是一阵心头发悸。

同时,这也更加坚定了我要打开这口棺材看看的决心!

但是七颗棺材钉把这棺盖钉得死死的,我没有带绿沉枪,也没有任何工具,徒手开棺好像也不太可能。

没办法,我只得先行退出正堂,去了后边儿仓库,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能用的工具,结果还真让我找着了。

这个仓库里有活人被囚禁的痕迹,还设置了一些刑具,我想到故事里柳莺莺被囚禁的那一段,该不会就是被囚禁在这里里吧?她那地主老爹还真是下得了手!

我拿了一个带链条的铁钩,就是古代的一种酷刑用具,用来勾住刑犯的肩胛骨,然后吊起来。

我再一次暗叹,这个地主绝不是什么好鸟,手底下绝对不干净。

虽然在古代,稍微有点权势的家族,家里都会开设私刑,又分为对内的和对外的。

对内的无非就是跪祠堂、跪家主等,这种情况一般都是针对‘自家人’,包括一些直系亲属在内。

而丫鬟、仆人、奶妈子这些一旦犯了错,就会由对内的私刑转变为对外的,最常见的就是打板子、鞭笞、杖责等。

另外还有,诸如关柴房、浸猪笼、罚跪、克扣粮食、五花大绑等。

更严重的,像烙铁、老虎凳、夹指板这些,残害性更强的,一般都是官家开设的。

而像铁钩这类,勾着人肩胛骨直接吊起来的,更像是土匪山贼的手段,或者一些赌馆钱庄,总之都是见不得光的那一类。

这位地主老爷什么路子?竟然会有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