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坛子里有尸体

卫衣男在那东西的加持下,状态变得愈发凶残嗜血,刀上附着的力道也越来越大,最要命的是,劈砍的速度还在不断的攀升!

我的躲避已经险象环生,好几次都是险之又险的躲开,刀锋几乎擦着我的身子劈过,猛烈的刀风刮得我是一阵亡魂皆冒!

现在我唯一还能有所倚仗的,是那些形态各异的假人,我不断的在其间反复穿梭,尽可能利用那些假人模型来阻挡片刻。

那肉芽般的东西还在蠕动,逐渐形成一副经络网状,彻底缠绕在卫衣男的双臂上,给他加持的力道也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那些假人模具根本不能阻挡分毫!

好几次情急万分,我都不得不迎起降魔杵抵挡,那巨大的怪力沿着杵身传上我的掌心,伤口崩裂的血流不止,虎口也有了一丝被震裂的迹象,就连双臂都被震得发麻。

我咬牙坚持着,且战且退,汗水已经浸湿了我的后背。

一追一退,不多时,我们又穿过了这一个洞厅,再次进入一条通道之中。

没有了假人和模具阻碍,卫衣男的速度立刻爆发到一个巅峰,一眨眼竟然抄到了我的前面,横刀阻截!

刀光烁烁,势要将我血溅当场!

我本来也是卯足了劲往前冲,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故,巨大的惯性使我根本停不下来,就像是主动朝着他的刀锋撞去。

“结束了!”

卫衣男双手劈刀,面目狰狞,显露出一抹巨大的兴奋。

千钧一发之际,我不闪不避,一咬牙,一滚身,一下子从他左侧的腋下滚了过去。

躲过这一刀,我没有丝毫停顿,借着滚出去的惯力顺势弹起,恍若一条压到底的弹簧,嗖的一下就蹿向了通道更深处。

身后传来那卫衣男暴怒的狂吼,厚重的开山刀胡乱的劈砍着通道墙壁以及地面,迸溅出一簇簇火花和金石交鸣。

我不敢停歇,更顾不得疼痛,只管狠命往前奔逃!

很快又出现两个岔道,这次我做了个与偏好相背的选择,右边!

几乎没有任何思考,果断就冲了进去。

这条通道就和之前经过的通道一样,暗斑沉沉,光怪陆离。

往前冲出去十多米,又是一个巨大的洞厅。

这个洞厅和前面两个都不太一样,只见中间一条宽阔平整的通道,两边规整的排列着一个个地窖般的房间,或者说洞府。

之所以把它们形容成地窖,是因为它们的高度都在通道以下,从通道两边延伸出一列列台阶,通向一个个规整的洞府门口。

错落结构,两边对称。

我沿着中间的通道继续往前跑,没跑出几步,后面就传来阵阵狂吼,以及乱刀劈砍的声音。

来不及多想,我一个扑身,赶忙就躲进了左边一个洞府之中。

这些洞府并不大,每一个也就三四平米,高度差不多两米,成拱形。

进来的门是方的,门洞上面加了一个拱形的窗。按照我的身高必须低着头才能进来。

每一个洞府里都空荡荡的,一览无余,只在里边的角落里放着一个大坛子。

我深知自己需要一个藏身之处,不然一眼就被发现了。

当下也没得选,我只能朝着那大坛子冲过去,一个纵身便躲了进去。

可紧接着我就后悔了……

这坛子里本身就放着一具尸骨,瘦骨嶙峋,是一位坐化的老僧。

我慌不择路的躲进来,一下子就跟它挤在了一起……

这时想要再出去显然也来不及了,那卫衣男已经拖着开山刀追了进来,没看到我在哪儿,便暴躁的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怒吼。

他知道我就躲在这个洞厅里,所以并没有继续往前追去,而是冲进一个又一个的洞府,看样子是要挨个挨个的搜查。

空阔的洞厅里不时响起坛子碎裂的声音,清脆又响亮,传过来却让我胆战心惊。

照这样下去,他迟早会搜查到我这里!

危急之下,我赶紧给魏哥发了个报警信息以及定位,并迅速关掉音量,打开静音。可还是慢了一拍。

魏哥竟然秒回了我,手机立马传出一股震动,我本能地将它捂住。

一般来说,手机震动的声音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问题是我现在还躲在一个坛子里,自带回音还加混响效果……

只听“嗡”的一声,虽然短暂,但经过坛子的放大,极为的清晰。

只一瞬间,安静下来。

外边的动静也停了,一时间,整个空阔的洞厅里落针可闻。

我心道完了,那家伙肯定已经发现了我!

这下该怎么办??

一阵刻意放轻的脚步声逐渐传了过来,一个人影被外面的光斑放大,被投进洞府,笼罩住了我所在的这个坛子。

他来了!

嗒……嗒……

他在下阶梯!

不出一分钟,他立马就会发现我的藏身之处!

我绝不能坐以待毙!

脚步声逐渐走近,我收起了手机,重新抓住手里的降魔杵,蜷缩在坛子里的身子,绷成了一张满月的角弓!

只要他敢过来,死也要先给他来一杵!

笼罩过来的影子逐渐变深,变的越来越凝实,我几乎可以肯定他已经到了洞府门口。

以他的身高,连头都不用低就可以进来,只不过在这狭小的洞府里,想要像外面那样肆无忌惮的挥刀劈砍,恐怕有所限制。

一道电光划过脑海,我心头一震!

或许,这是个机会!

脚步逐渐逼近坛子,我甚至都能想象得出,他已经横起了开山刀,即将就要劈砍下来!

呜!!!

果然,紧跟着就是一身尖锐风啸!

早已蓄力待发的我,此时也是毫无保留的爆发!

砰嚓——

降魔杵化作一根离弦的弩箭,瞬息间,径直洞穿坛子,咻地刺入卫衣男的胸膛!

他的身子当场僵住,劈杀的开山刀也横在了半空,一动不动。

那些诡异的肉芽,立马开始蠕动起来,肉眼可见的修复着他的胸膛,甚至把降魔杵都缠住。我试着拔了两下,纹丝不动!

卫衣男抬头,露出帽子下狰狞的脸,带着森冷嗜血的笑。

我心头一沉,暗叫一声不好,就见他横着的开山刀,呜的一声猛劈过来!

条件反射,我一个纵身从坛子里扑出来,几乎同时,坛子砰嚓炸裂,里面那具嶙峋的尸骨当场横劈两半。

这时,扑出来的我形同虎豹,一咬牙重重将他撞倒在地,我也一并滚落在地。

那卫衣男被肉芽操纵着,浑然不知痛觉一般,手中的开山刀不顾一切的朝我砍过来!

贴身距离,避无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