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林前辈,我要去什么地方?”

接受了叶家家主的“好意”之后,叶婉柔就理所当然的成了林风身边的一名侍女。

有美女相伴,林风的心情都舒畅了许多。

“我们去息华。”

林风抬手遥指前方的那座城池。

息华与双龙镇同为大荒中的一隅,不过息华的修士却是双龙镇的数十倍,宗派也林立众多。

根据系统的提示,在息华此地会出现一个气运之子。

就不知道这个气运之子会蹲在息华的何处了。

林风摸摸下巴。

两人刚走进了这座城池之中,便听到不远处喧嚣的声音。

看着前方几名身穿着蓝衣的子弟在那里驱赶着人,林风不禁问向了旁边的百姓,这里发生了什么。

百姓们怨声载道。

“还不是凌霄宗要迎接什么贵客,这才圈地封禁,不准旁人进这大道之中。”

“真是横行霸道,还说自己是什么正派遗珠,道貌岸然。”

原来是这样。

林风抬脚便朝着前方走去。

身后的百姓看着林风背影,直直摇着头。

到底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居然还敢触凌霄宗的霉头。

凌霄宗作为息华古派之一,底蕴深厚,修士众多,在息华乃至大荒都小有威望。

“林前辈,我们真的要从这里走吗?”

叶婉柔迟疑的看着前方的那群横行霸道的弟子们,显然不想和这群人发生冲突。

林风淡然一笑。

“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叶婉柔若有所思点点头。

守卫在大道中间的凌霄宗弟子,看着向着他们走来的一对男女,面露不满。

“嘿,说你俩呢!今天我们凌霄宗有贵客来此,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看着横在身前雪亮的宝剑,林风嘴角露出一丝轻蔑。

“这大道又不是你凌霄宗修建的,怎的不能走?”

一旁的凌霄宗弟子见这来了个硬茬,将林风两人包围起来,为首的一名凌霄宗嫡系师兄面上露出了讽刺。

“我们对你好言相劝,结果你却不识好歹,那就不要怪我们给你点颜色看看!”

“莫师兄,让我来教训这个小子。”

几个弟子手上拿着雪白的宝剑作势就要砍向林风。

一旁的叶婉柔神色紧绷,就在她快要出手的时候,一道金光从身旁肆溢而出,同时一种恐怖威压漫布于虚空。

刚要接近林风的几名弟子直接被那抹金色长剑弹飞,滑出了十几米远。

这几名弟子不过筑基境中期,而林风已是筑基境后期,手握神级剑法《星河落日剑》,自然将这些小喽啰们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众人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负手而立的林风。

这人到底是谁!

方才嚣张的那名凌霄宗的莫师兄已经害怕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名十分陌生的年轻人,就在刚才那神威破空的一瞬,他只觉得自己的双腿发软。

息华此地何时出了这等大能之士?

现场已然是寂静无声,林风冷冷一笑。

“你们可愿让路?”

几息过后,不远处忽而传来了一道浑厚的男声。

“到底是谁敢在我们凌霄宗闹事!”

众位凌霄宗弟子迅速让开大道。

大道上,数名气息恢弘、身绕灵气的修士们朝此处走来。

为首的正是凌霄宗的掌教,他的面上十分愤怒。

今日是他们凌霄宗接见贵客的日子,居然有人敢来闹事。

他必然让这闹事的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不好意思,凌长老,我立刻收拾了这小子。”

凌霄宗的掌教连忙向身边的这名贵客道。

这位凌长老所在的宗派乃是鼎鼎大名的浮沉派。

浮沉派在整个大荒大地上都是屈指可数的大势力,传承有数千年。甚至与八大正派之中的雷天宗还有所瓜葛。

凌长老晦气的甩甩手。

接着他抬起头,看向了这个闹事的年轻人。

谁知道这一看,差点叫他吓得魂飞魄散。

那全身不凡的气度,那霸气不俗的身姿……

与他当日在战场上见到的魔主风姿一模一样。

魔主,怎么会来这里了?

一旁凌霄宗的掌教看着林风,冷笑一声。

“臭小子,你敢来我……”

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到身旁一道十分沉重的撞地声。

砰!

“您……您……怎么……”

凌长老直接跪地,全身忍不住的颤抖,话都说不全。

见到凌长老这幅惊恐万分的模样,准备斥责林风的凌霄宗掌教已经愣在了原地。

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想到刚才他还敢斥责这位大人,凌霄宗掌教恨不得当场自扇几个耳光。

嗯?

怎么滴,还遇到了熟人?

林风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那名跪地的修士。

“起来吧。”

凌长老站起来的时候,还踉跄了几下,直教旁人大跌眼镜。

“不如,我……我们进去聊?”

最后,还是凌霄宗掌教试探着开口。

众人才小心翼翼的跟从着林风走进了凌霄宗。

“大人,不知……您来此地有何要事?”

将旁人都遣退下去,凌长老惶恐的问道。

圣府联合八大正派进攻天魔教的时候,他就见识到了魔主的威力。

现在哪里还敢对魔主起反叛的心思。

那斩杀圣府圣主的惊鸿一剑,直到现在,凌长老都是脖子一凉。

“无意灭你宗门,办一件事,办完后有赏。”

林风平淡道。

就在刚才,系统提示下一个气运之子就出现在这凌霄宗。

凌长老连连点头。

只要不将他灭口,就足矣了。

他哪里还敢奢求那么多。

“另外不许泄露我的身份。”

林风冰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凌长老连忙答应。

而站立一旁叶婉柔则是一脸的惊讶。

林前辈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

在外门等待的凌霄宗掌教等人一脸的复杂。

“这可怎么办啊?”

凌霄宗的掌教满脸的着急。

真的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惹怒了这位大人,他们整个凌霄宗都要完蛋。

就在众人十分焦灼的时候,一名长老却出了声。

“诸位莫慌,我有一个主意。”

林风很快便被凌霄宗的众人安排住进了厢房中,而叶婉柔则被安排在不远处的院落中。

林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不由得摇摇头。

这群人办事真是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为什么要把叶婉柔安排的这么远呢?

长夜漫漫,倒是有点孤独啊。

林风准备更衣,坐上床,结果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里边怎么鼓起来了?

一条纤细的玉臂从隆起的被窝中伸了出来。

“林前辈。”

一名全身雪白的绝美佳人便映入了眼前。

林风眼神一暗,喉咙滚动了一下。

第二日,凌霄宗的大殿之上便传来了一阵喧嚣声。

“堂堂凌霄宗就是一群伪君子,满口的道义,不过为了一己私欲而已!”

“昨日你们不顾我们凌霄宗的道义和颜面,将我们的圣女送于他人,这于皮肉生意的老·鸨有何区别?”

“我们凌霄宗难道是青楼之所?今日诸位长老务必要给我们凌霄宗上上下下一个交代!”

在大殿下,一名长相俊秀,满脸义愤填膺的男子怒视着在场的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