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周天跑了

闻言,周天面上划过了一丝无奈。

“倩倩,我与那赵汐儿没有什么瓜葛,你不要误会了。”

同时,周天的心中也隐秘的升起了一丝侥幸。

难道倩倩吃醋了?

其实她当时说的话,不过是迫于无奈而已。

想到此处,周天心中感到十分的惊喜。

当周天欲要上前,想要一吐爱意时,陈倩倩却冷冰冰的回道。

“周公子怕是误会了,你与那赵汐儿有什么瓜葛,都与我无关。”

林风此人高深莫测,她不得再与这周天再纠缠下去了。

若是被误会了,到时候免不了会连累凌霄宗。

她作为凌霄宗的圣女决不能做出有损凌霄宗的事情。

“倩倩,不必再说了。我知道了。”

周天眼中充满了爱意。

“我知道你为了凌霄宗,一直在和林风逢场作戏。现在你不用再伪装下去了。魔宗正在攻打凌霄宗,我带你离开吧!”

看着周天冥顽不灵的模样,陈倩倩只觉得十分的厌恶。

“周公子,你在做什么青天白梦?我自始至终都不曾与你有过情谊,还请周公子放过我。”

陈倩倩警惕的往后退了几步,像是在躲避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周天愣在了原地。

什么?

“不可能!”

明明倩倩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中,笑的那么开心。说到婚约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

现在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你就是一个薄情寡义,水性杨花的女人!”

周天红着眼睛大吼道。

肯定是陈倩倩爱慕虚荣,看上了林风的权势。

这时,在周天的脑海中一道女声忽而传来。

“快走,这里有人来了。”

周天不甘心的看了陈倩倩一眼。

“我周天在此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将背信弃义之人全部斩杀于我的剑下!”

这凌霄宗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他留念的东西了。

见到周天离开之后,陈倩倩眼中的警惕也消失了。

对她而言,周天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倒是林风,才是让她感到恐怖。

当她缓缓走出房间的时候,正巧碰见了一群凌霄宗的弟子们。

“林前辈真是神威凛然!还没有拔剑,就将那魔宗的魔物们都吓跑了!”

“哈哈!咱们凌霄宗有这样的大人物护佑着,还会怕谁!”

听到这群弟子们的交谈声,陈倩倩轻咬红唇,眼中更是生了坚毅之色。

她的选择就是正确的。

林前辈才是她依傍的靠山。

一回到大殿中,几名凌霄宗的子弟们就忙慌的大喊。

“不好了,掌教。那周天又跑了!”

现在,凌霄宗中的众人对于周天只有恨意,没有一点的怜悯之意。

先前还因为将陈倩倩献给林风,有些人感到几丝愧疚。

然而,眼下因为周天,凌霄宗一连遭受了两次大劫。

要不是林前辈在此,他们凌霄宗早就覆灭了。

“真是孽障!”

这回就连周天的师傅三长老都拍着桌子大喊了。

林风面无表情的坐在了座椅上,没有想到还给周天跑了。

不过,在走之前似乎还有个“好宝贝”给他刷了一下气运值。

察觉到林风的目光,陈倩倩眼眸微微一怔,接着露出一抹讨好的笑容来。

陈倩倩自诩聪颖,但是在林风面前,她总是有一种时时被人看穿的感觉。

凌霄宗的掌教卑微的看向了座上的林风,面上划过了害怕。

“林前辈,真是抱歉,是我们看守不严……”

林风吹了一口嘴边的茶。

心想,这气运之子也是你拴住的?

也不知道那小王八跑去哪了……

“叮!检测到气运之子逃往落城……”

看来,自己就不能歇。

接受到系统的提示之后,林风便放下了茶杯。

既然,周天不在凌霄宗中,那他在这里的意义便没有了。

“我在凌霄宗中叨扰数日,也该离开了。”

此话一出,大殿内,众人面上皆是遗憾。

林风眼神一黯。

怎么了,这免费装币的工具走了,他们还不乐意?

凌长老迟疑的开口。

“林前辈,不知道,您要往哪里去?小人也要回宗派,不知道可顺路。”

“落城。”

林风不以为然道。

凌长老顿时大喜。

“小人的宗派正好在落城!”

这么巧?

正合我意。

林风摸摸下巴。

“好,那即日出发。”

林风敲定了时间。

在离开凌霄宗的当日,令林风没有想到的是,他再次收获了一个“包裹”。

“希望林前辈,可以把我们的圣女带上。”

凌霄宗的掌教一副不容林风推辞的模样道。

“倩倩,愿意为前辈端茶送水,做一名侍女。”

陈倩倩娇滴滴的看着林风。

林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那他就笑纳了。

“婉柔,你可多了一位竞争对手啊。”

林风打着趣,摸摸叶婉柔乌黑的头发。

叶婉柔俏脸一红。

“我自然会与圣女相处融洽的。”

在某处茶庄中,一名面色蜡黄的男子紧紧的握住手中的茶杯,眼中皆是愤怒。

这是他头一回离开凌霄宗。

之前作为凌霄宗的未来圣子,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吃穿用度都是极好的。

现在逃亡的路上,一切从简,他也没有多少的钱财,去购置衣物和吃食。

不过几天,他的面容都消瘦了不少。

“待我强大之后,我一定要移平凌霄宗,还要惩治那对狗男女!”

周天恶狠狠道。

忽而,他的眼神看向了手腕的玉珠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师尊就没有再说话了。

平日,师尊都会对他嘘寒问暖的。

但是这些天……

难道,是因为林风吗?

想到此处,周天狠狠的攥紧了拳头。

落城,地势辽阔,联结大荒四周的地域,又林立众多历史悠久的宗派,修炼的弟子们众多。

近来,各派又发起了论道擂台,从四面八方来此地的天骄之子们更是数不胜数。

云霞雾绕,符文飞射。

不时有一些化为神光的修士飞过,神异非常。

一处阁楼中,时而有高宏的笑声传出。

众多面容俊美,气息不凡的宗族子弟聚集在一起。

美酒香雾,玉臂交织。

“听闻圣子,近日的术法又精进了不少……”

“陈仙子……”

这群年轻的男女,在大荒中身份无比尊贵,背后都有着偌大的背景,非一般的修士能及。

“木圣子,听闻你与一名身手不凡的男子结为异性兄弟?”

有人感到十分好奇,不由得问起了一旁全身散发着金光的男子。

这名男子面容俊美,身材强健,举手投足中都带着收敛的精气,是神光宗的圣子。

神光宗在落城的北面,底蕴深厚,有不少已入金丹境的修士。

木景见人听到有人提起了他的义弟,面上露出了得意和敬佩的神色。

“我那名义弟天赋十分恐怖,简直是千年难遇的奇子!”

一谈到周天,木景便夸夸其谈起来,每句话中都带着赞美和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