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这马屁终于赶上现成的了

院落上空。

金色长剑周身散发着恐怖威慑的气息,直搅的云霄变幻,晦暗不明。

四下的剑鸣不息。

像是响应这柄由剑意凝聚的金色剑影一般。

在浮沉派中四下的弟子都被这恐怖的动静惊扰到,面上露出了惶恐的神色。

在他们身旁的宝剑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惊恐的鸣声。

他们在心底暗自猜测着到底是何人才能引发这等动静?

凌长老等人也发现了这异样,跟着剑意的波动,来到了林风的院落前。

看到在此汇聚的浮沉派子弟,凌长老的眼中闪过了惊异。

不愧是魔主,随手泄露的剑意便能引发如此动静。

“长老好!”

几名浮沉派的弟子见到了凌长老,面上露出了尊敬的神色,同时对这院落中的人产生了无限的敬意。

“我们都是受了手中剑心的指引才来此之处。”

“不知道,凌长老能否让林前辈指导一下我们?”

有弟子眼中露出了神往之色。

从林前辈院落之中露出的剑意,过于霸道,恐怖了。

若是能得到这等高人的指点,他们的剑术一定会精进不少。

凌长老闻言,面上露出了为难之色。

林前辈可是堂堂魔主,他哪里敢叫这等大能教授底下的小辈们?

不过见到底下这群弟子们一脸期待的神色,凌长老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清清嗓子。

“到时候,我在林前辈的面前帮你们问一下吧。”

“现在你们都散去,不要叨扰林前辈休息了。”

浮沉派的弟子们渐渐离去。

“凌长老,没有想到你居然和林前辈交情如此之深。”

说话的人是与凌长老一样,是浮沉派中的一名德高望重的长老。

“哈哈,何长老言重了,不过我不过有幸帮林前辈办事而已。”

凌长老嘴上虽然说的十分的谦逊,但是心中却十分的得意。

看着凌长老这幅风轻云淡的模样,在场的长老们心思各异。

他们浮沉派早早就知道了,林风是传闻中的魔主。

当他们知道凌长老居然将威名远扬的魔主领回来的时候,吓得双腿直颤。

谁知道,这凌长老不仅大着胆子将魔主领回来,还一副与魔主交好的模样。

凌长老还和他们打包票,说什么魔主一定不会对他们浮沉派造成威胁。

也就是那一天,凌长老在浮沉派中的地位扶摇直上,就连浮沉派的掌教都对凌长老礼让三分。

一时间,凌长老风光无限。

看出了在场诸位长老的心思,凌长老面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因为林前辈,他在现在可是浮沉派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浮沉派中的坐上长老位置的人,声望和修为都相差微毫。

但是,原本那些和自己平起平坐的人,却一个个腆着脸来巴结他,这种舒爽妙不可言。

“林前辈,可否方便见面?”

凌长老上前几步,对着大门尊敬道。

“进。”

是一道轻柔的女声。

“诸位长老,公子已经在后院等待了。”

叶婉柔轻声道。

一向威严的诸位长老面上露出了惶恐之色。

没有想到林前辈有如此大神通,竟然早早预见了他们的到来。

如此想着,几位长老的面上划过了几份敬意。

在后院中,林风手端一杯茶,慢慢品尝着。

方才《星河落日剑》修炼发出的动静就连他都惊了。

叶婉柔红着张小脸,一脸兴奋的告诉他方圆几里的剑都发出了鸣声,已然呈现了万剑朝宗之势。

听到此话,林风便叫叶婉柔去门口呆着了。

发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那群长老们不来找他,还找谁?

林风摩挲着茶杯。

诸位长老来到后花园,便看到了坐于石椅上的林风。

轻风浮动,黑衣男子衣袍鼓动,黑发如瀑布一般随之飞扬,更是增添了几分强大。

“我等拜见林前辈。”

诸位长老齐声道。

倒是凌长老上前几步,笑盈盈的看向了林风。

“方才,林前辈那剑意横空,真是气动山河,方圆几里的宝剑都臣服于您剑意之下啊!”

身后的几名浮沉派的长老瞬时反应过来,立刻跟着凌长老拍起了马屁。

“凌长老所言极是!老夫附议!”

林风饶有兴致的听着几名长老拍的马屁。

真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马屁拍的没有人凌长老好,尽捡人家剩下的。

凌长老见这群长老们没有自己会拍马屁,自然是洋洋得意。

“不知,林前辈是不是在为阳东峰的秘境在做准备?”

“哦?”

林风眼中闪过了困惑之色。

有秘境?

“在前些日子,大荒东部的阳东峰忽然喷发异彩,三天三夜皆是流光溢彩,里面似乎藏有一件稀世珍宝。”

“听闻是一件神阶的宝剑。”

说到此处,凌长老的眼中划过了向往之色。

宝剑,秘籍。

这恐怕就是给气运之子单独设置的气运吧。

有宝贝的地方自然有气运之子,有气运之子的地方自然会有他林某人也。

见到林风低头不语,一名长老面上划过了精明之色。

“林前辈若是去秘境,定能够夺得那件秘宝,我们浮沉派的弟子甘愿为林前辈效劳!”

林风满意的点点头。

孺子可教也。

这拍马屁终于赶上现成的了。

凌长老也很快反应过来。

“我愿跟从林前辈去往秘境,为林前辈排忧解难。”

“我等……”

看着这群浮沉派的长老们上赶着给自己当保镖,林风自然毫不客气的收下。

在大荒的某处。

一名少年坐在一处山坡下休息。

周天看着手上的地图,面上露出了笑容。

阳东峰距离他不过只有一日的路程了,只要他能够夺得那柄神阶宝剑,他一定能打败林风。

周天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接着看向了手腕上的玉珠。

“师尊,你觉得我夺得这机遇可有把握?”

虽然是询问的口吻,但是周天的眼中却是势在必得。

那沉默已久的女声才悠然响起。

“天儿,那机缘虽大,但是艰险也大,一切还得小心为上。”

“师尊不必为我担忧,那秘境之中有修为的禁锢,任何高于金丹境的修为都会受到压制。”

“在那秘境之中,还有师尊帮我,我自然不会受到轻易受到他人的杀害,但……”

“希望,这次师尊化为剑器之后,不要轻易被人击飞了。”

周天神色莫辩道。

若不是师尊被林风的剑意击飞,他也不至于那么凄惨。

闻言,慕天雪心中十分失望。

难道,周天认为她是有意为之的?

那林公子的剑意和境界非常人能及,当她化为剑器的身体开始颤抖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自己会输了。

慕天雪复杂的看了一眼周天,再也没有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