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教剑师父

来的正好。

林风的眼中划过了笑意。

这不是有赶上门的教剑师傅了嘛?

“恭喜林公子。”

叶婉柔带着尊敬道。

这浮沉派上上下下都在传,林前辈,带回来了阳东峰的神阶宝剑。

浮沉派所有的弟子都想要一睹为快。

方才她见到了不少的弟子面带欣喜,都在热火朝天谈论着神剑的事。

叶婉柔的眼中也闪过了惊讶。

林公子真是平易近人,居然将此等神剑拿出来,让浮沉派的弟子观赏。

真是难得一遇的高道大能。

林风丝毫不知道叶婉柔心中所想,脑中还在思考着怎么诓骗叶婉柔随他一起去,教导浮沉派的弟子们剑术。

“不知道,叶小姐这几日的剑术练的怎么样了?”

林风缓步坐下,慢条斯理的问道。

“这……”

叶婉柔的眼中划过了一丝兴奋。

自从那日林前辈指导她之后,她对剑术的领悟就与日俱增,对于流云剑的掌握更是得心应手。

“多亏了林前辈指点,婉柔的剑术终于有了起色。”

见到叶婉柔一脸尊敬,深信不疑的模样,林风面上划过了满意。

“看来叶小姐的资质确实不错。”

受到林前辈的夸奖,叶婉柔的明亮的眸子中闪过了羞涩。

“多谢林前辈。”

“不过,近日,婉柔在剑术中又出现了瓶颈,可能还需要林前辈的指导……”

林风的眼中划过了一丝略带狭促的笑容。

这小姑娘还真的是拜服在他高超的“剑术”之下了。

林风思忖了一会儿,很快便露出了笑容。

或许这些让他烦心的事情,可以一起解决了。

“叶小姐,你可曾记得之前,我指点你的话?”

叶婉柔黛眉轻轻皱起。

叶前辈,曾经指点过她的话?

每一把剑的秉性都不同,需要增添一点新的东西……

变而抑不变,万物皆然……

叶婉柔低头沉思。

而一旁的林风则在不断地引导着叶婉柔。

“叶小姐,道法是论出来的了,圈地成牢最是要不得。”

“你要助人解疑,在剑术上多次探讨,这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自己的困惑。”

叶婉柔只觉醍醐灌顶,仿佛踏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中。

“叶前辈这番话,让婉柔大彻大悟!”

叶婉柔万分感激道,吹弹可破的小脸上皆是兴奋。

“待会儿,你便同我一起去,现场实践一下。毕竟,光凭口中几句,想必你感悟的不够真切。”

“是!”

看着叶婉柔一脸感激的神色,林风面上露出了笑容。

不错,孺子可教也。

幸好他这里还有一个外挂的剑术高手。

这叶婉柔也是叶家的天之娇女,能成为女主角的人,用她的资质去碾压浮沉派的小辈们,想必不成问题。

凌长老派人过来请林风的时候,林风便带着叶婉柔一同离开了。

在浮沉派的剑道场上。

一片黑压压。

就连鼎盛时刻,浮沉派聚集的修士也没有那么多。

位于底下的浮沉派弟子们脸上皆是红晕,带着对神阶宝剑的向往之色。

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有一天,在浮沉派中见到神阶宝剑。

虽然,他们无法得到那神阶宝剑,但是他们好歹也见识过。

这种牛笔拿出去,也够他们吹一壶了。

“来了来了。”

有修士急忙的提醒着。

原本嘈杂的场面,瞬时鸦雀无声。

在虚空中。

一位贵气非凡,俊美如妖的男子缓步走来。

衣袖摆动中,带着一种睨视天下的霸气。

在男子的身后,则是一名步生金莲,仙气飘飘的绝美女子。

那名女子,身姿绰约,起伏的曲线是诉不尽的美丽。

连林前辈身后的侍女都是这等美若天仙女子的模样,实在是叫人感到惊异。

一时间,顿时在场的不少修士心中生了不少的艳羡。

林前辈,不仅修为高深,来历传奇,手握神阶宝剑,还坐拥美艳侍女。

这简直满足了所有男子的梦想。

“林前辈请。”

凌长老将林风引到了这剑道场的高座之上。

以往这里只有浮沉派的长老和掌教才有资格做在这里。

在这里,坐势极高。

可一揽底下众位弟子,对着底下的弟子们随意指点。

林风自然毫不客气的坐下。

对上下方那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林风摸摸鼻子。

在来之前,他已经和乾坤日月剑打好了招呼了。

怎么霸气。怎么来。

反正,一定要显露出它神剑的威武出来。

不然,林风害怕这乾坤日月剑一跑出来就知道变的小小的,然后跑到他的面前撒娇。

那可真的是丢脸丢大发了。

“出来吧。”

林风轻抚着戒指。

嗡!

玉戒顿时震动起来。

同时,一道流光从玉戒中飞出来。

刹那间,一道巨大的华光犹如天河一般,直接冲向了青霄中。

天地欲穿,乾坤倒转。

虚空充斥着恐怖的剑意,仿佛要将在场的活物全部碾压成肉泥。

所有的修士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看着了在苍穹中化为虹光的宝剑。

神阶宝剑的威力果然不俗。

在林风旁边的凌长老面上也是惊叹。

他与这神阶宝剑的第一次见面,还是那柄宝剑化为几十米的巨剑,剑指他的时候。

遥想当时的那个场面,凌长老就是一阵后怕。

若不是林前辈,恐怕他连一丝抵抗之力都没有,直接就在这宝剑下化为了一缕亡魂了吧。

乾坤日月剑在虚空中盘旋了一会儿,这才回到了林风的手边。

这次,乾坤日月剑化为数米长的宝剑横在了林风的身前。

乾坤日月剑的全身都被一种特殊的莹白色花纹覆盖,看起来玄奥无比,剑锋处闪耀着寒光。

林风伸出了手,将乾坤日月剑抓住。

一股温热的气流很快便冲入手腕中。

林风只觉得和这乾坤日月剑之间多出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像是有一道无形的丝线,将他们联系起来。

不知为何,自林风丹田中的灵气就开始狂躁的涌动起来。

因为太古魔神体,林风体内的丹田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此时,暴动更为强烈起来。

“你还想要尝尝我的剑意吗?”

似乎是明白乾坤日月剑的心中所想,林风轻声道。

嗡!

在他手中的乾坤日月剑不断的颤动着。

一种异样的领悟充斥于心间。

林风闭上了眼睛,当场就开始运转星河落日剑起来。

在场的修士还没有反应过来。

一道更加恐怖的剑意,便如同山洪一般朝着他们压过来。

“这是何等的剑意啊!”

底下的一众修士,不禁看向高座上的林前辈,发出惊叹声。

虚空透出了赤红的颜色。

一轮巨大的红日自林风的身后升起。

那明红的光芒,映衬的林风好似是一个太阳神。

在场的剑,此时都情不自禁的发出了颤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