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洪城笑柄

大荒。

洪城。

近日洪城举办了一年一度的论剑大会,来往的修士数目庞大。

在大街小巷中,所有的客栈都已经爆满了。

茶馆更是众多修士们聚集之地。

“哈哈,你们可知道青虹殿那小儿先前将一名散修打的落花流水,姿态倒是分外的狂妄啊。”

一名修士一手端着茶杯,一边摇着头。

“结果遇到了那名大人之后,直接就变成了一名过街老鼠了。”

“哈哈!我知道,听闻那张浩天……张公子,身材健硕,皮肤细腻,倒是让不少在场的女修们大饱眼福!”

几名修士肆无忌惮的谈论着。

这次论剑大会上,青虹殿算的上发起的主要宗派之一。

最重要的是,在大荒中也算的上是一个数一数二的大宗派。

这时候,出了这等丑事,自然掀起了轩然大波。

在洪城中有数百个大大小小的茶馆。

只要有修士聚集之地,必然有这等笑料给予他们的闲暇时间,增彩增色。

街道上。

一名身上着黑衣,头顶斗笠的男子,听到诸多的修士都在谈论这等丑事,面上一片漆黑黑。

接着,他将脸上的斗笠压的更低,迅速离开了这等是非之地。

来到一处偏僻寂静之地,那名男子才将头上的斗笠摘下来。

正是一脸气愤的张浩天。

原先,这回论剑大会,他是想要借此,一扫大荒宗派的众弟子,展露头角。

让张浩天这个名字,直接在大荒中一举成名。

也为他青虹殿扬名。

结果,现在他是真是出名了。

不过广受流传的是糗事!

想到当日之事,张浩天眼中就闪过了忿忿怒意。

第一招,剑被人击飞。

第二招,人被击入大坑。

不过两招,他就成为了洪城中的一个笑料了。

当日,在擂台之上发生的事,他历历在目。

所有的羞辱都在心中不断的堆积。

张浩天眼中露出了冷意。

那个男人他不会放过他的!

想到自己师傅说的话,张浩天攥紧了拳头。

“浩天,那等人物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

“那种人物乃是来自天元九州中一个大宗派,是切切实实的天之骄子。”

“你的天赋已经属实难得,但是在这种异禀天赋,还有后天的物杰地宝供养的绝代天骄面前……你现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

想到脑海中浮现的话,让张浩天眼中的晦涩慢慢的平复。

不错,和那种天骄比起来,他这种小宗派出声的弟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要是叫他放弃报仇,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那更是不可能。

只要他在这天元大陆一天,他一定会深深的记住那个男子带给他的耻辱。

天元九州的天骄?

呵呵。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莫欺少年穷!

张浩天冷笑着。

待他有了实力之后,一定会回来报仇的。

到时候,什么天元九州的天骄,还有什么浮沉派都要成为他手下败将。

整理好思绪之后,张浩天心中愤懑渐渐退去,脸上拂过了笑意,看向了前方。

今日,是他与蓉妹见面的日子。

自然不能带着坏脸色去见她。

想到蓉妹,张浩天的心底便涌上了浓浓的笑意。

蓉妹是芙蓉门的天之娇女,是芙蓉门门主的女儿,从小就美若天仙。

是这洪城数一数二的美女。

可惜的是,宁清蓉从小体弱多病,无法修行。

但因,芙蓉门乃是洪城中有名的宗派,再加上芙蓉门门主女儿的身份。

早早就有修士将这娶亲的门槛给踏破了。

而,张浩天不过第一次见到宁清蓉,就拜服在宁清蓉的石榴裙下了。

一颦一笑,都叫人沉醉。

张浩天是青虹殿的得意弟子,天赋异禀,被青虹殿的长老们给予厚望。

相貌不凡,痴情求爱,再加上剑术超凡。

像张浩天这等青年才俊,自然能夺得宁清蓉的芳心。

芙蓉门与浮沉派又门当户对,两方的骄子也有意,因此双方早早就订下了婚约。

在洪城的修士无一不知道这对人人艳羡的璧人。

在一处青翠绿意的湖边。

一名撑着伞的女子站在了湖边,光是背影就叫人升起了无限遐想。

“蓉妹!”

宁清蓉听到熟悉的声音,眼中一亮,回头一看。

正是张浩天。

“天哥哥。”

娇弱莹白的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

犹如一朵带露珠的玫瑰,直叫人怜惜。

“怎么不多穿一些。”

张浩天一脸心疼道。

宁清蓉轻轻摇头,止住了张浩天的手,脸上露出了羞涩。

“浩天哥哥,蓉儿不冷。”

似是想起了什么,宁清蓉缓缓的开口。

“浩天哥哥,当日论剑大道之事……”

说着,宁清蓉眼中划过了一丝奇怪之色。

现在,街头巷尾都在谈论着当日之事。

说着浩天哥哥,居然输给了一名修士。

这简直叫人大跌眼镜。

张浩天可是洪城中有名的剑修,就连她的母亲都说张浩天是一名难得的剑修。

不仅天赋异禀,还勤学苦练。

不过小小的年纪就已经成为了一名顶级的剑修,一扫洪城中一众剑修。

到底是谁?

见到了宁清蓉问起,张浩天的眼中一片灰暗。

没有想到居然都给蓉妹知道了。

原来,他将幽会的地方定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一事,不想让蓉妹知道。

结果……

“那人手持神阶宝剑,我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张浩天眼中露出了冷意。

想到了那柄神阶宝剑,他的心中就是一阵懊恼。

没有想到居然给此人,拿到了那柄神阶宝剑。

“神阶宝剑?”

宁清蓉微微张开了小口。

想到了前阵子,在那阳东峰处现出的秘境。

就连浩天哥哥入此秘境都狼狈而归,但是那人却得到了神阶宝剑。

“那此人就是胜之不武!”

宁清蓉握起了小拳头,忿忿道。

不管这个人怎么拿到那柄宝剑的,但是拿着那柄神剑,她的浩天哥哥怎么会打过他?

张浩天听到此话。

虽然内心有些复杂,但是又升起了一种诡异的舒坦。

这样的解释至少可以缓解他的自尊心。

不然,两招就被人打败,叫他如何见人?

“好了,蓉妹,我带你游玩去吧。”

张浩天牵着宁清蓉纤细的手。

看着湖边的景色,宁清蓉的心中却起了不一样的心思。

现在洪城中的修士都在诋毁她的浩天哥哥。

不过因为那名修士手持神阶宝剑,她的浩天哥哥才被击败而已。

若是,等她见到那名修士,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番。

她从小就体弱多病,最仰慕的就是厉害的剑修。

张浩天可是她见识过的最厉害的剑修。

有人胆敢用那些不公平的手段,来击败浩天哥哥,她第一个要为他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