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女神

“我说刘德彪你是不是虎啊?”一上车我便对刘德彪不满的吼道,“就这三个玩意能值一万块钱啊?”

“放心吧!洛大师,”刘德彪却是看着我得意的一笑道,“我现在给他一万,到时候我让他给我拿出两万来!”

“你什么意思啊?”闻言我脸色一冷瞪着他喝问道,“你觉得我今天提亲这事成不了是吧?”

“洛大师,这不明摆着的嘛!”刘德彪却是说道,“先不说阎神医她不可能嫁人,就说送礼你见过谁送礼有这送这些东西的啊?提亲送礼有送菜的吗?而且还是送一棵,搞不搞笑啊?”

“你懂什么?”我则是将脸一沉道,“这里面是有玄机的!”

“对!是有玄机!送女人嘛!而且还是没有男人的女人。”刘德彪却是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脸色有些银荡的嘿嘿一笑道,“嗨!我说洛大师,你不会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吗?”

“干什么用的?”我冷着脸低沉道,“当然是吃的!”

“嘿嘿,你说的也对!的确是用来吃的,”刘德彪却是再次银荡的笑了起来,“但对于没有男人的女人来说,以这些东西的形状它们还是有另外一种吃法的!不得不说这超市老板倒是有心,这礼物挑的还真是对症下药!”

我闻言明白了他的意思,此刻我的心情糟糕透了,开始有些莫名的烦躁起来。

“洛大师,我敢保证,你不要说把三样东西都挨个的送出去了,我估计你第一个没送出去就会被赶出来!”刘德彪却仍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但他却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脸色一变一拍方向盘道,“坏了?不对!”

“怎么不对啦?”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一惊一诈的!”

“如果说你这三件礼物你要是送不出去的话,那是不是就算……”刘德彪却是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说着忍不住再次一拍方向盘,“我去,上当了啊!”

“傻缺!”我则是鄙夷的白了他一眼。

“我去,”刘德彪却仍是一惊一诈的,“那这样一来,那一万块钱是不是就要不回来了啊?”

看着他那副德性我真的是无语了,就以那点智商还想和人家超市老板斗,真当自己没有病呢!

“那一万块钱是怎么回事啊?”我则是看了他一眼问道。我可不认为他会拿着自己的钱去给我付帐。

“是张总怕你用钱让我带给你的,”刘德彪看了我一眼有点心虚的说道,“一共十万现金,还有一张五十万的卡!刚才那一万现金就是从那里面拿的。”

说着他从后座抻过来一个黑塑料袋子递给了我。我看了一下,果然里面有一张黑色的卡,还有九捆现金。

“记得把那一万还我啊!”一想起那本属于我的一捆现金,就被刘德彪那么装比的砸出去了我就一阵心疼。

我说他怎么那么豪横呢,感情那根本就不是他的钱,拿着别人的钱耍豪横谁他丫不会啊!

“洛大师,”刘德彪则是心虚的看着我说道,“那不是给你买礼品花的吗?”

我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我实在是不想再理他了,跟这种人说话实在是有点拉低自己的智商。而且我现在也真没有心情,我在想等一会儿见到了那个所谓的阎神医时我该怎么样做才能给她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等到了阎家庄阎神医家我才明白什么叫做人满为患,两层小楼一个大院,上挂一块木匾写着河洛医馆四个大字。而院外停满了各种车辆,上到几千万的豪车,下到破烂的自行车,满满当当停了一大片。而院子里则是排满了队,整整一院子的人,我粗略估计了一下得有好几百人。

“我去!这么多人,”刘德彪一看就傻了,“这得排到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咱啊?”

“我们又不是来看病的,”我鄙夷的白了他一眼,“排什么队啊!”

“不排队你就想过去,”刘德彪却是嘴角一撇看着我不屑道,“你过一个我看看!”

“那你就给我好好看着!”说着我抬脚就向前走。

“嗨!干什么呢?”可是我刚一抬脚就被一个男人给拦住了,“后边排队去!”

“我找阎神医!”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废话!”男子却是瞪了我一眼,“到这来的谁不是找阎神医!”

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后面排队去!”

“这人怎么这样啊?怎么这么没有素质啊!”

“难道他不知道河洛医馆的规矩吗?”

我与男子的对话立即引来了周围人的注意,他们开始不断的对我指指点点。

我本来心情就不太好,见状我顿时心生怒火。但我也不好和他们这些人发火,倒不是我觉得自己理亏,主要还是怕惹阎神医不高兴了。那我今天来的目的可就真的要泡汤了,我可还不想死呢。

我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强自压下心中的怒火。

“怎么?还不服气啊?”那个男子见状却是再次瞪着我说道。

我没有理他,而是脚步一错便从他身边滑了过去。

“哎!拦着他!”他一愣,接着反应过来转身便冲着我的背影对人们大喊道。

随着他的一喊,一院子人全都看向了这边。我却是根本就不理会他们,脚下加快速度闪转腾挪绕过所有人一直向着室内奔去。

“你怎么回事啊?”我一进屋一个美艳的女子便冲我瞪了过来,“出去排队去!”

我则是望着她愣住了,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在呐喊:好美丽的女子!女神!女神!这就是我的女神啊!

此时此刻,我竟然不受控制的心跳开始加速,感觉整个人的血液也开始沸腾起来。接着我感觉鼻子一热,我下意识的伸手抹了一把,居然是血。我去,我居然流鼻血了!

“我再说一遍,”女子见状微皱了一下眉头,对我露出了一抹厌恶,“出去排队去!”

“我,我,我不是来看病的!”她的喝声顿时将我惊醒,我连忙说道,但我竟不受控制的有些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