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我想

“你也怕死,什么意思啊?”阎香玉闻言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看着我问道。

“其实刚才有一点我没有说,”我则是看着她们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老祖当时跟我说了,如果我在今晚不能与碧芸姑娘在子时同房的话,我有可能是会死掉的!”

“哎,一切都是命数啊!”年轻老太太闻言则是叹息一声,随后微微一罢手做出了决定道,“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今晚子时你们两个同房,能不能过得去今晚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我不同意!”阎碧芸却是瞪了我一眼,望着年轻老太太说道,“我说了,我就是宁愿选择死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

“糊涂!”年轻太太却是冲她喝道,“这是你愿意不愿意的事吗?这是我们的宿命!”

“可是,我真的不想!”阎碧芸则是委屈的看着她说道,晶莹的泪珠也悄悄的滑落了下来。

“姑娘啊!”阎香玉则是微叹一声望着她劝道,“其实我们已经没得选择了!我们倒是盼着你们能够同房成功,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便说明他就是洛元祖师爷的后人。这样一来不但能改了我们家只能做单身女人的命运,而且还会送给我们一个莫大的机缘。我们家这一千多年来的女人都独守空房,为的是什么啊?如果说当初是为了整个阎家庄,但到了后来呢?还不是为了祖师爷承诺我们的大机缘吗?当然,还有我们自身的身体原因,但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反倒是你们一旦同房没有成功,你的年纪已到了,而我们又没有为祖师爷准备好祭品,那到时候你可就真的危险了!所以说,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了选择,只能依此一试。而且我和你奶奶一样,也相信你倪爷爷的做法不是无的放失!”

阎碧芸沉默了,半晌之后她这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对阎香玉说道:“可是我一看到他就觉得讨厌!我是真的不想和他在一起!”

“其实他本性并不坏,”阎香玉继续劝道,“只是被你倪爷爷搞得显得他有些失礼似的!”

“我先回房间了!”阎碧芸再次沉默了,低着头似是在思考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她这才抬头瞪了我一眼,然后对阎香玉母女两个说了句便转身回房间了。

我则是有些无辜的摸了摸鼻子,不过我这心却算是踏实下来了,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我知道她这是默认同意了。

“洛玄是吧?”阎香玉则是起身对我说道,“你在这陪你奶奶唠会儿磕,我去给你们做饭!”

“谢谢阿姨,”见状我连忙起身道,“要不我帮你做饭吧!”

“不用!”阎香玉则是一罢手道,“你陪你奶奶唠磕就成!”

我也没再娇情,重新坐来陪老太太唠磕。但我知道,我阎家姑爷的这身份却是定下来了。

其实说实话,我现在这心情还是蛮复杂的。既有对今天这事的唏嘘感叹,又有对即将面对阎碧芸的期待和紧张。面对一个这种关系的陌生女孩,而且还是打动了我内心的女神,我不知道一会儿在面对她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开始。是直接扑倒,还是来点甜言蜜语的前奏,但想想好像都不太合适。想是绝对想的,但也是真心不想要她受到伤害,不想她难过。

在我与年轻老太太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之中开晚饭了,焖的米饭,烧了几个菜,其中就是烧茄子,还有一个水果盘,是香蕉片。

吃饭的时候气氛有点闷,没有人说话,都是漫不经心的扒着饭。而阎碧芸则是脸蛋红红的有些娇羞的样子,还时时的偷偷瞥我一眼,搞得我这心里也慌了吧叽的。

吃过饭后年轻老太太和阎香玉便离开了,把我和阎碧芸就这么扔在了餐厅之中。

阎碧芸没有走,坐在桌子前把弄着手中的汤勺也不说话。而我想要聊点什么,但却不知道该要说些什么,一时间搞得气氛有点尴尬。越是这样我这心里就越是感到紧张,而为了缓解我的紧张情绪我便无意识的开始抠桌子角。时间就这么一点点的过去,我们谁也不说话,谁也不走,各自心里想着事。

“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就听到阎碧芸对我大喝了一声,“你干什么呢?”

突然的大喝把我吓了一跳,当场便站了起来一脸懵比的望着她,问道:“啊?怎么了?”

“还问我怎么了?”阎碧芸却是单手将腰一叉,一手指着我面前的桌子角喝道,“你看你干的好事!把我家的桌子角都抠掉了!”

闻言我低头一看,脸刷的一下便红了,臊得我恨不得找个墙缝钻进去。再看那桌子角竟然被我抠掉了好几公分,一个直角硬生生被我给抠成了圆角。

“你知道这是什么材质的吗?”阎碧芸却是依依不饶道,“这可是上等的黄花梨啊,就这么被你抠成这样了!真是有你的!”

“多少钱,我赔便是了!”面对她的喋喋不休我则是有些心虚的低着头小声道。

“算了吧!”谁料阎碧芸却是很大方的一罢手,但却不无嘲讽的鄙视道,“看你穿得穷不啦叽的也没有什么钱,估计就是有点钱儿也被人给骗光了!”

我想说我有钱,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在这个时候还是少触霉头的好。

“别在那傻愣着了!”见我没有说话,她却是很霸道的对我说道,“跟我回房间!”

“啊?”我愣了一下,突然这心里就开始紧张起来。

这就要开始了吗?可是我好像还没有准备好呢!虽然一直都很期待,但真正就要开始了我却又发现自己竟然多少有那么一点胆怯。这种心理很茅盾,既想又怕。

“怎么?”阎碧芸看到我的样子却是微微一皱眉头,“你不想?”

“啊?不!”闻言我则是更加的慌了,连忙说道,“我想!我想!”

“那还不跟我走!”她却是瞪了我一眼喝道,说罢转身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