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你丫的找死!

裘元洲怒火中烧,冷着脸盯着周扬,想把手收回来。

可是周扬的手掌,竟然像铁钳一样,夹得他手掌动弹不得。

嘶——!

裘元洲发出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他的手掌竟然越来越痛,骨头都好像快断掉了一样。

他冲着周扬惊呼道:“小……小子你赶紧松手,我手都快要被你捏断了!”

唐婉知道周扬力气大,连忙说道:“周扬,你先松手。”

周扬这才松开手,似笑非笑的看着裘元洲。

裘元洲疼得面部扭曲,惊怒交加的看了周扬一眼,然后对唐婉道:“唐小姐,叫你老公赶紧回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他!”

唐婉犹豫了一下,说道:“周扬是我老公,我想他留下。”

“我现在看他极度不爽!”裘元洲厌烦的睨了周扬一眼,只想赶紧把他撵走,说道:“留下他干什么?他又听不懂,我把话放在这,他要是不出去,我们的投资你就别想了!”

唐婉抬起头,轻声说道:“周扬,要不你先去外面吧。”

周扬淡淡一笑:“我就坐在这了。”

说完,他就挨着唐婉坐下。

看见周扬死赖着不走,还紧贴着唐婉的娇躯,裘元洲气得头顶至冒烟,眼看到嘴的肉,就这么飞了,他实在不甘心。

他冷哼一声,说道:“小子,你就是让唐小姐未婚先孕的穷孤儿吧,在江城里都出名了,小婉她辛苦创业养家,就请你不要耽误她的工作了,我和小婉谈投资,你在这里只会碍事!”

裘元洲的口吻很不客气,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把周扬放眼里,而且一心只想赶走周扬。

周扬这穷得叮当响的死孤儿,圈里的大部分人都知道,让裘元洲不禁感叹,唐婉一朵天山雪莲,就这么被一头猪给拱了。

周扬眉头一皱,冷目盯向裘元洲。

这油腻的老头,一口一个“小婉”,叫得好像跟他老婆一样!

裘元洲似笑非笑,面带不屑的看着周扬说道:“小子,你要是个男人,就不要耽搁小婉工作!你帮得了小婉吗?你有钱投资吗?你能给小婉拉倒投资吗?”

“要是没有,我劝你去找个工作,扫大街也好、送外面或者当门卫也好,免得天天在家里闲得慌,还对老婆疑神疑鬼!”

唐婉听得心里一阵不舒服,说道:“裘总,我老公没那么废物,他在家也做了很多事的,还有,麻烦您叫我的全名唐婉,我不习惯外人叫我小名。”

闻言,裘元洲忍不住笑得人仰马翻:“他在家做了什么?看娃?做饭?还是洗衣服?”

说着,他更是过分的说道:“小婉,要是你老公找不到工作,我公司正好在招聘清洁工,平时就是拖拖地、洗洗厕所,轻松的很,要不让你老公来试试?”

说完,他又很绿茶的补充了一句:“小婉,我要是你,我可不会嫁给一个连工作都没有的男人,早就跟这种废物离婚了。”

唐婉黛眉一蹙,正想开口为周扬辩解,却忽然感受到身边一阵寒意。

她一扭头,便看到周扬站了起来,面带微笑,对裘元洲说道:“久闻裘总大名,我也有句话,想对裘总说。”

裘元洲双眸微微眯起:“你想说什么?”

他谅周扬一个窝囊废,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周扬踏前一步,站在裘元洲的面前,一股无形的气势笼罩在裘元洲身上,微微笑道:“我要说的是,做人可以平庸、可以无才,但一定不能无耻!”

“因为,无耻的人,跟畜生没两样!”

说完,他拿起一旁桌子上的咖啡,面无表情的对着裘元洲的脑袋上浇下去。

裘元洲一声惨叫,被烫的一下子跳起来。

唐婉惊得花容失色,愣了一下之后,赶紧叫服务生拿餐巾过来。

热咖啡还冒着热气,把裘元洲的脸烫的一片通红,咖啡顺着他脖子,流到衣服里,烫的他手舞足蹈,不知所措,狼狈至极!

裘元洲疼的龇牙咧嘴,不停的惨叫着。

经理带着几名服务生赶到,看见裘元洲这般惨状也惊呆了,连忙吓得吩咐服务生帮忙处理。

裘元洲一把摘下眼镜,冲着周扬怒吼:“穷小子,你丫的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