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姜楚楚

女子中箭的地方是肩胛骨,中箭的地方不是很深,拔出箭后,简单的为她清洗了伤口,许天便喂她吃下了大还丹。

不多时,女子缓缓醒来。

姜楚楚以为自己应该就此结束余生,但是没想到醒来的时候,却在一个男人怀里。

“美女,你醒了?”许天笑眯眯道。

姜楚楚惊坐而起,牵动了伤口。

一声低鸣,姜楚楚捂住肩膀,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许天和侍卫们。

“你们是谁?”姜楚楚警惕的问道。

许天笑道:“咳咳,美女,不要怕,我们并不是你的敌人,是我们救了你。”

姜楚楚见许天这些人身着布衣,不是追杀自己的那些人马,这才放心不少。

此时姜楚楚也回忆起了昏前情形,于是点了点头轻轻的说道:“谢谢你们。”

许天笑道:“没事没事,这都是顺势而为,话说为何你一介女流,怎么会被官兵追杀?莫非你是哪里的逃犯不成?”

姜楚楚欲言又止,说道:“我的事情属于我个人的私事,不方便告诉各位。”

许天笑道:“好吧。”

姜楚楚生得极美,特别是皮肤和她的眼睛,简直可以用冰清玉洁来形容,就这样看着她,许天都承认有些想入非非。

“你们这是要去萍水县?”姜楚楚似乎想到了什么,秀眉微皱。

许天肯首:“正是。”

姜楚楚说道:“原来如此,不过我劝诸位还是不要去萍水县了,如今那里民不聊生,贪官乱政,欲要自立,整个县城都成了乱党的天下,你们此去,恐怕会被征成劳工。”

许天眼前一亮,说道:“哦?这样吗?姑娘,实不相瞒,我等正是为此而来。”

“这么说,你们也要去刺杀韩训吗?”姜楚楚有些意外的看着众人。

许天和侍卫对视一眼,问道:“听姑娘这话,这是行刺失败了?”

姜楚楚微微点头,说道:“嗯,既然我们是同道中人,实不相瞒,萍水县县令韩训野心勃勃,密谋自立,招兵买马,筑城垒墙,把萍水县当成了自己的铁堡,奴役白姓,无法无天,在下奉师门之命,特来为民除害,结果那韩训防守严密,我机关算尽,还是失败了。”

“原来如此……”许天喃喃。

姜楚楚又说道:“各位壮士,如果你们的目标也是韩训的话,建议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必须等待时机,否则便是去送死。”

许天笑道:“无妨无妨,我们自有打算,没有万全的准备,绝不会轻举妄动。”

“那就好,既然如此,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在下还得回师门请罪。”姜楚楚拱手道。

“啊?姑娘这么快就要离开了吗?在下许天,还不知姑娘芳名,又师承何处?”许天一惊,顿时心里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姜楚楚严谨道:“我的师门就不方便告知了,但是我叫姜楚楚,很高兴认识各位好汉。”

“姜楚楚……”许天喃喃。

姜楚楚起身,有意和许天保持了距离,随后拱手看向众人:“楚楚这就告辞了!”

说完,姜楚楚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夜色中。

许天颇为遗憾,但姜楚楚消失之际,急忙探知了她的数据信息。

美人名称:姜楚楚

性别:女

武力:94

政治:70

统帅:44

谋略:82

光环:无

天赋:【侠女】所在的属地,民心+10!

忠诚度:(略有好感)

“啧啧啧……属性真不错,奇女子也,如果能够得到她的话,岂不是天天如影随形?连保镖都省了!”许天顿时有些感叹道。

侍卫们见此,有人说道:“此女人既然如此得陛下赏识,不如让我等将她直接捉住,任陛下处置,陛下觉得如何?”

许天一瞪,说道:“胡言乱语,朕乃一国之君,岂能做那种为非作歹之事?再说儿女私情岂有强迫之理?我想要的,是她的心!”

“陛下恕罪!在下知错!”侍卫忙道。

许天也没有责怪他,只是继续喃喃自语,有些感叹的说道:“话说这个世界也有武侠存在吗?不知道有没有神功绝学。”

“滴……系统温馨提示,当前世界是一个纯粹的低武世界,传说武侠并不存在,但是却有最基本的正统武艺,这个世界的最强者,武力值也不会超过100界限。”

许天一愣,吐槽道:“不对啊,那吕布的天赋加上他的武力,已经超过了。”

“滴……系统温馨提示,武将吕布这等存在,属于世界BUG,比较特殊。”

“好吧……要是你这么说,我倒是放心了,这样来看,只要我有吕布,天下无敌也!”许天顿时有些感慨的说道。

翌日。

许天和侍卫们休息了一夜,随后再次启程踏上了萍水县的路。

一路上,人迹罕至。

当越来越接近萍水县时,许天发现周边路途上的良田和菜地几乎都荒芜了。

“这萍水县的管理层,活腻了不成?”许天见到这一幕幕非常愤怒。

侍卫们更是说道:“陛下,在下觉得根本不用对萍水县进行调查了,直接派兵攻打即可,如此荒谬的情形,官员足定死罪。”

许天犹豫了一下,说道:“嗯,话是这么说,但是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如果不调查一下,我们连人家的底细都丝毫不知。”

侍卫们无言,许天字字珠玑。

众人没有废话,继续赶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所谓的萍水县。

远远望去,一座庞然大物座落在苍茫大地,虽然没有云霄城雄伟,可这也是一座装纳了600万人民群众的中型城池。

“那是在干什么?”

第一眼,引人注目的,不止是城池,因为此时的城外有密密麻麻的百姓在劳作,他们在士卒的压迫之下,似乎在筑城,但是工程好像才刚刚开始,所以还在筑地基。

“陛下,他们这是在筑外城!”有一名侍卫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哼!真是把这座城池当成自己的老巢了吗?虽然不知道是哪些人在作乱,但是尔等想要借此死守,你们的想法注定要破灭!”许天冷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