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复仇

枫林城是一座乡城,坐落在平原之上,远远望去能够看到大致轮廓。

名称:枫林

规格:小型城池

人口:1580073(周边临乡总和)

民心:44

掌控:34

归属:云端

乡令:云端

系统税收:(未掌控)

系统粮产:(未掌控)

兵临城下。

“楼上的守卫听着,吾乃大夏巡查,特来视察枫林乡城务,速速开门!”许天大喊道。

“大人勿急,待我前去启禀乡令!”城守军都是一些酒囊饭袋之辈,见许天这种阵仗,差点以为许天是来攻城的。

许天也没有急于一时,耐心等候。

不一会儿,城门大开,一个身着大夏官服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众干部、士卒出城迎接。

“臣,枫林城乡令云端见过巡查大人,不知巡查大人突然前来,有失远迎,还望巡查大人恕罪!”云端一脸惶恐的盯着许天。

许天凭高视下,盯着他说道:“带路。”

“是是是……大人请跟我来,只是微臣惶恐,大人前来视察,为何如此兴师动众?”云端带路的同时急忙试探来意。

许天想了想说道:“你这城里,最近是不是发生一件杀人血案?”

云端脸色一变,说道:“这个……大人,枫林城最近血案众多,不知你说的是那一件?”

许天眉头一皱,说道:“哦?小小枫林城已经如此的纷乱,你这个乡令怎么当的?”

云端忙道:“大人恕罪,非我无能,只是最近饥荒严重,百姓们动乱颇多。”

“哦?那你为何不向郡县请求拨粮?”

“这个,自慕容太守坐位以来,除了逆乱之危,他的政令都是让我等自治。”

“哼!算了,你知道她是谁不?”

云端疑惑的看向百里雪柔。

“她是?”

“她叫百里雪柔,如今是当今陛下侧妃,听说她的家人几天前惨遭不幸,我如今到此,也是受当今陛下之令,前来调查,所以,你明白为何我如此兴师动众了吗?”

“什么?侧…侧妃?”云端脸色一变。

“咦?看乡令的脸色,似乎知道些什么?”许天及时试探性说道。

许天这次来调查,其实是毫无头绪的,因为根据百里雪柔的记忆来说,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一伙来历不明的人闯进了她家,残忍的屠戮了她的家人,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最终牺牲了自己。

百里雪柔的家族并不是什么世家大族,但也算得上小康居民。

云端脸色再变,忙跪地说道:“启禀大人,这件事情在下确实有耳闻。”

“哦?真是雪中送炭,说吧,具体发生了什么,全部如实说来。”许天问道。

云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娓娓道来。

不多时,许天已经大致了解。

原来,在这座小城里,有一个横行霸道的世家古族——雷家,他们在这座里繁衍数百年,根基早已扎下底蕴。

后来,雷家的一个二世祖,看上了百里雪柔的母亲王氏,不择手段也要逼百里雪柔的父母就犯,接着便发生了冲突。

就这样,百里雪柔的父亲失手打死了那个酒色成性的纨绔。

雷家家主得知,大怒。

不用说,自然是下令灭了百里雪柔一家。

按照云端的说法,不是他充耳不闻,而是这个雷家底蕴颇深,跟云霄城陆家颇有往来,两个家族有亲家之情,就算是身为乡令的他也得罪不起,又说官大一级压死人,枫林乡的上司就是陆家的人在县为官,为一县之主。

说完后,云端跪地请罪。

许天想了想,倒也能理解,看在他给自己省去了这么多的调查麻烦份儿上,便说道:“无妨,现在有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说完,许天看向牛山。

“牛山听令!!”

牛山恭敬的站了出来:“末将在!”

许天说道:“我给你一个时辰,现在你随云乡令进城去,把所谓的雷家族人,全部抓捕,看到那条河没?带到这里来。”

“末将遵命!!”

“这……”云端有些傻眼。

许天眉头一皱,说道:“愣着干嘛?再不带路,本巡查便治你的罪!”

云端一听,哪里还敢怠慢……

任由他们执行命令,许天倒是不急,拉着百里雪柔下马,带到河边。

此时,百里雪柔有些不安。

许天安抚她道:“丫头,别怕,有许天哥哥在,没有任何人能伤害你,至于那些坏人,一会儿就在这河畔全部处决。”

“谢谢许天哥哥……”百里雪柔相当感动。

许天亲了亲她的额头,示意她安心。

在这个特殊的时刻,许天也没有做什么,只是轻轻的拥着她,陪伴她。

他能感受到,百里雪柔的身体微微颤抖。

或许,在事发当时,丫头应该是经历了世界上最恐怖,最绝望的一幕。

许天突然想到,如果不是自己救了她,她要是被雷家抓住,将会是怎样的结果?许天几乎不敢想象,她会受到怎样的摧残。

一想到这里,许天对百里雪柔的保护欲,莫名其妙的更上一层楼。

半个时辰后。

在热闹又喧嚣的无数百姓游行观望下,雷家被牛山制裁,押赴城外。

为此,百姓们连连叫好。

“启禀……陛…巡查大人,末将和云端乡令配合之下,将所有雷家族人全部带到,一共203人,其中,据口供,雷家有几个外戚不在城中。”牛山来到许天面前恭敬的说道。

许天起身,带着百里雪柔视差囚犯。

这些囚犯们见到许天,七嘴八舌,纷纷质问许天为何抓捕他们。

许天此时并不想废话,带着百里雪柔四处走,让她指认是否有熟悉的凶手。

终于,在路过一个年轻的男人面前时,百里雪柔身子一颤,躲在了许天身后。

“许天哥哥,就是他,就是他杀了我的父亲还有母亲。”百里雪柔泪眼婆娑道,声音有些哽咽,有些惊惧,有些惶恐。

许天眉头一皱,怒火冲顶。

不过,还没等许天说话,这个年轻的男人却是叫嚣了起来,吼道:“你是谁?你凭什么羁押我们雷家族人,我们做错了什么?!”

许天脸色一沉,说道:“牛山,除了这个人,其他人直接砍了投河,他的话,先挖掉眼睛,割掉舌头,刺破耳膜,砍掉双腿双脚,然后为其止血,吊在城头上,记住,七天之内不能让他死了,定时喂饭喂水,让他感受绝望,朕就先回云霄城了,你确认此人亡毙后,再拿着他的人头回云霄城复命,期间,你可以协助云端县令治理城池,帮助其灭杀一些其他的罪恶、隐患。”

牛山一谨,恭敬道:“末将领命!”

说完,许天带着百里雪柔离开,紧接着,身后传来凄厉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