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溃败

武猛后军。

此时,刘双和刘钰都在谷外干着急,由于人数太多,他们只能听到冲天的喊杀声,他们不知道战况如何,只能尽可能调动战力前去支援。

“武猛这个匹夫,都说了赵云军不可轻看,这下好了吧,看他如何面对怀王,敌军如此埋伏之下,我军安有完卵?!”刘双气急败坏。

刘钰倒是还算镇定,一直指挥着,说道:“副将军莫慌,我军四倍于敌,就算敌军埋伏,我看此役胜负尚未可知!”

轰隆隆……

就在二人指挥部队时,战马奔腾。

“咦?谁的骑兵?”

刘双左顾右盼,有些意外。

刘钰则是脸色一变,看向后方,惊惧道:“副将军,快看,敌军绕后了!”

第一眼,二人的反应跟武猛差不多,他们看到了什么?全身铁甲的骑兵!!

难以置信,瞠目结舌!

完了……这是刘双的想法。

刘钰及时反应过来,对着弓将发令:“快!列阵迎敌,射箭!!”

弓将们不知所谓,但只能应战。

一时间,不少流矢飞天而上,箭如雨落。

但是,对于全身铁甲的骑兵来说,只要不是要害基本都无大碍。

一波箭雨,只倒数十人。

刘双和刘钰是越看越心惊,但是此时别无他法,只能让为数不多的辎重部队,还有几千护卫队顶了上去,希望能拖住攻势。

不过,他这些杂牌军,仅仅只是一个照面,就被轻而易举的冲散。

见此一幕,二人心凉。

“完了!我军辎重完了!”刘双震叹。

杀——!

楚进杀破防线,带领着一万头猛虎,气势汹汹的杀了辎重队和粮草队中,这些兵马都是武猛军的弱旅之流,战力就更不用说。

一边倒的屠杀!!

“军师!我等该如何是好?该死的武猛,若是粮草被毁,何以攻关?!”刘双慌了。

刘钰也是眉头紧皱,无可奈何,眼睁睁的看着己方的士卒一个个倒下,事到如今,这四十万大军已经有溃败之形了,但是不知道武猛哪里的情况如何,如果他能挽回败势,还有希望。

但令人绝望的是,敌我装备差距如此之大,人数再多都是送菜,最多是多消耗些时间,就算全军覆没也只是时间问题。

蓦然,就在刘钰和刘双不知所措是,远处一处溃军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武猛?!

他竟然带着亲卫队逃了?!

“什么?!那人可是主将?!他这是带着自己的部队人马跑了吗?”刘双大怒。

刘钰也是不可思议,堂堂四十万大军的主将,居然不顾一切的跑了?

啊这……

“敌将受死!!”

就在二人懵逼的时候,楚进带领骑兵深入,已经要杀到二人面前了。

刘钰当机立断,说道:“我军已经败了,武猛弃军而逃,定然中军溃败!”

刘双更慌,忙道:“我等该当如何?!”

刘钰气馁道:“敌军全部顶级装备,我军只不过木甲尔,如何能敌?!武猛战败不无道理,将军,事到如今,只有放弃辎重粮草了。”

“什么?!你要我放弃辎重粮草?!这可是足足八十万石!”刘双一瞪。

刘钰脸色难堪道:“别无他法啊将军,我军完全不是对手,如果还想着辎重,岂不全军覆没?再说就算撤军,此役责任全在武猛,怀王要收拾的也是他一人而已。”

刘双心疼不以,可这八十万石粮食,他刘家可谓出了三分之一。

“哎!传我军令!全军撤退!”

刘双权衡之下,决定宣布战败,没有办法,现在当务之急是保存有生战力,否则如果从零开始组建军队,那可非得花费半年不可,但如果有老兵在,一支队伍能很快再拉起来。

终于,随着刘双一声令下,早就人心惶惶的后军人马终于暴动了,大军几乎拼了命的往生路逃跑,场面一度变得混乱起来。

楚进见此,命停止进军。

“将军,我们为何不继续杀?”有小将问。

楚进说道:“我们已经迎赢了,他们都是大夏子民,没必要赶尽杀绝,传我军令,看好辎重粮草,这是我们的主要任务!”

“诺!”

小将一脸兴奋的冲向辎重车集群。

总战势。

随着武猛的撤离,本来还有不少武猛军在负隅顽抗,但是他一走,军心尽失,前军和中军的人马都是逃的逃,降的降。

赵云的战场可谓大获全胜,在装备之利的加成之下,武猛军完全不是对手。

而后军的战势,由于楚进只有一万骑兵,完全不能对刘双和刘钰的兵马形成包围圈,所以没有理会那些溃逃的士兵,当然,其实敌军逃走完全没有任何影响,毕竟这个世界最不缺的东西就是人口,重要的是辎重粮草。

所以,楚进控制了辎重粮草之后,没有理会那些溃逃的武猛军。

一时间,整个盘蛇谷,密密麻麻的蹲下了十几万人,全部都是降兵。

战后。

赵云和陈平站在高处,盯着士卒们打扫战场,享受着胜利的喜悦。

“军师,这些降卒如何处理?”

陈平笑道:“让他们放下武器后遣散吧,这些人马虽然训练了一阵,但算不上精锐,就算是留给怀王又如何?差别不大,只要日后装备继续压制,他们来多少次,败多少次!”

赵云说道:“呵呵,非也,云觉得,如果不是军师你的神机妙算,我们何来大胜?云看来,行军打仗,最重要的还是谋略。”

陈平一愣,笑道:“哦?我真没想到你赵云也会拍马屁?不过子龙倒是过誉了,如果不是你击败了武猛,此役没这么容易胜。”

二人三言两语,尽情寒暄。

不多时,传令兵前来。

赵云肯首问道:“如何,战报列出来了吗?”

传令兵激动的恭敬道:“启禀主将,此役我军大获全胜,杀敌四万余,俘虏十五万余,缴获粮草80万石,缴获各类辎重无数,就是战马缴获只有两万,应该是敌军骑兵大部分逃走了。”

赵云又说道:“我军的伤亡呢?”

“我军伤亡甚少,伤兵数千,死亡数百!”传令说出了激动人心的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