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绝世娇颜

会议之际。

许天现在已经把南天关明面的情况了解大概,就是不知暗地里的细节。

首先,王忠和怀王的部队作战了一个多月,本来已经夺下了中庭郡七座县城,正在往里面推进,但是怀王反应过来,先后派遣四五位将领应战,又被夺回了去了四座。

期间,王忠投入兵力60万,怀王迎战80万,目前双方各有胜负,各有损失。

现在王忠还有三座城池,在南天关上面,呈一字形排开,分别都有驻兵,而在这三座城池的更前面就是怀王驻兵的两座城池,怀王的两支部队互成掎角之势,互相支援,挡住了王忠。

据说如今怀王又派遣一名猛将南下,名叫武猛,正是赵云击败的那个,但是王忠等人似乎还不知道武猛大败于盘蛇谷的消息。

现在,如何攻克互成掎角之势的两座城池,成为了王忠军最大的难题。

“不知陛下此行带了多少兵马?”王忠问。

许天如实说道:“一万精骑。”

众人有些意外,没想到许天带这么点人马,有些低声交头接耳,明显有人不满,这年头,哪个诸侯没有个十万八万的出征兵马?

许天是否重视这次会盟,成为异议。

王忠也是眉头一皱,但却没有发言,许天这话差点让他没法接。

许天及时说道:“朕也没有办法,如今的浩海郡百废待兴,实在是太穷了,慕容太守就给了朕这一万骑兵,朕就先带来了。”

有人顿时怒道:“好一个慕容天锦,竟然敢如此轻薄于圣上,其心可诛!”

“对!这是在看不起我等吗?!”

不少人纷纷附议。

许天直接转移话题:“对了王爱卿,不知那平原郡刘备现在何处?”

王忠回神,恭敬道:“回禀陛下,那平原刘备来到关中后,第一时间便去前线了,目前正在此去两百里的常汤城驻扎,随机应变。”

“噢……”许天若有若思。

王忠也是疑了,因为许天三番两次提到刘备,他也不由得将之记住。

莫非这个刘备不简单?

一场会议,明争暗斗,许天也在这个世界第一次见到了什么叫做阿谀奉承,虚以委蛇,如果他看不到忠诚度的话,他真看不出这些人的心思,只不过能看到忠诚度,那么这些人的立场就显而易见了,都是王忠的心腹。

这个王忠,不简单啊,居然欲登九五!

当然,许天也不屑,毕竟枪杆子底下出政权,不管是王忠还是许宁,他都不在乎,他现在只在乎曹操,成吉思汗,刘备这种对手。

既然不能阴谋暗杀,那么许天得最大限度削弱他们的实力才行,有一点是肯定的,自己的领地发展必须要领先,才有对弈的力量。

成吉思汗许天不知道有多强,但刘备曹操,许天还是多少比较了解。

想到这里,许天闷了一口酒。

“来来来,诸位,朕今天新到南天关,车马劳顿了多日,今日只闲谈,不谈军务,朕愿意与诸位不醉不归,一醉方休!”许天朗声道。

虽然这酒难喝,但是还是有酒精的,能给许天带来一些精神粮食。

众将也是兴奋异常,纷纷拜谢。

一场酒会,兴起而论。

酒过三巡,许天微醺。

典韦看得有些担忧,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里的人,没有几个好人。

为此,典韦都没敢喝酒,当然,这也是许天特意嘱咐他的,过后再给他二锅头。

而典韦自从沾了现代酒,特别是啤酒,他已经对这个世界的酒没兴趣了。

握紧双铁戟,典韦是备战的状态。

当然,这显然是典韦多虑了,不管怎么说,许天要是出了事儿,他王忠就不用混了,名声方面会一落千丈,连怀王都不如。

蓦然,王忠的儿子王益似乎盯上了一直在为许天倒酒的百里雪柔。

“陛下,那是您的侍女吗?为何她一直带着面纱不示以人呢?”王益意味深长。

许天一愣,心说果然还是发现了吗?百里雪柔的气质是无法掩盖的。

于是,许天飘了,说道:“雪柔,把口罩摘下,让诸位将军欣赏一下你的绝世容颜。”

百里雪柔无言,有些疑惑,但看到许天有些迷离的眼睛,没有动手。

许天见她不给自己面子,眉头一皱,自己伸手去将口罩摘了下来。

下一刻,百里雪柔的娇颜展露无疑。

几乎是一瞬间,所有人都看了过来,整个议政军帐静得出奇……

“陛下,您喝醉了?”

百里雪柔记得许天说过,她的容颜可能会为许天带来嫉妒之祸,所以急忙又带上了。

许天倒是飘飘然道:“诸位,这就是朕的绝世军师!如何?漂亮吧?”

众人:“……”

哐当……

蓦然,一个酒杯落地,众人回神。

王益更是直接捂住心口,难以置信,心中更是骇然的想到:“我看到了什么?!世间真有如此倾城美丽的女子吗?!”

见众人突然不说话了,许天奇怪道:“咦?你们怎么不说话了?不会是看上了朕的军师吧?”

众人尴尬,急忙聊天。

王忠虽然意动,但毕竟是过来人了,于是捧杀般说道:“陛下的女人果然绝世无双,世间当有此女子才配得上九五之尊,不过,陛下为何将女子带上战场,这恐怕会惹人非议。”

许天不屑道:“只有弱者才会畏首畏尾,既然我敢带出来自有底气,再说了,她可不是朕的女人,而是朕的御用军师!”

军师?

众人不解,疑惑纷纷。

许天笑道:“雪柔,到你表演了,如今现下就有一个难题待你攻克,怀王的将领用计掎角之势,我军如何才能破解此局?”

百里雪柔一愣,随即说道:“陛下,破解掎角之势,不是用声东击西就可以了吗?”

许天闻言,大笑,说道:“哈哈哈,不愧是我培养的军师,甚妙!”

众人一阵不解。

王忠直接问道:“陛下,何为声东击西?”

许天一怔,差点醒酒,他没想到这些人连基本的兵法都不知道。

于是说道:“哎,怎么搞的,都说了今日绝口不提军事,来来来,喝酒,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