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铁氏族灭

胡瓜儿兄弟四人哪能坐以待毙,手起刀落便将要准备关门的寨兵砍了,胡瓜儿手中更是用力,一刀结果了铁仝,将其抛出,阻挡追兵。

四人夺门而出,就见得一队人马扑杀上来,四人连忙闪身让开,那队人马也不管他四人,只是抢夺寨门,霎时便和追击四人的寨兵混战一处,又见一队甲胄齐全的士兵,慢跑着,保持竖阵而来。

甲兵一到,寨兵便立马崩溃,此时铁花寨寨门已经失守,寨内之人纷纷跪地投降。

“那是铁花寨寨主,铁明。”寨门处胡瓜儿指着一位从寨墙上跳下的人说道。

“那个?”后队还没来得及进寨的吴伸问道。

“你们跟我来。”胡瓜儿说着,便往铁明的方向追去,吴伸赶忙带人跟上。

铁明远远看到胡瓜儿四人打开寨门的时候,就知道事已不可为,当下也管不了儿子铁仝的死活,只得寻了处落差低的寨墙跳下。

一落地就听到有人在喊:“铁明,你往哪里跑?”

回头一看,那人正是胡瓜儿,身后还跟着一队兵卒。

本想趁乱而逃,却被胡瓜儿叫人堵住,真是时也命也。

一日大战双方死伤过百,伤者医治,死者就地掩埋。

此时铁氏一族悉数被押到寨中广场处,铁氏一族所剩之人不足60,多半却是老弱,妇女,老人,和小孩占了一半有多,青壮经过两场恶战也折损了七七八八。

“行刑吧!”没有不忍,林丹想到那些被奸淫致死推入山谷的女人,就算是小孩他也不能留,他要兼并铁花寨,留下一个姓铁的哪怕是小孩,也是祸根。

手起刀落,57颗人头滚落地面,这里面有老人、女人、小孩。第二日清点缴获,得人口300有余,其中青壮约有200之数,金百两,银3600两,牛3头,猪28只,羊36只,马12匹,皮甲30套,弓弩28具,粮300担。

“马大哥牛你全部带走,鸡冠寨地势平缓,适合耕种,屯田,其余妇女老弱也归大哥,补充劳力不足,再挑50青壮补充兵源。”

看着手中统计出来的缴获,林丹分配到。

想了想,又道:“至于金银我准备用来购买铁料,打造兵器装备,到时候再根据你我两军所需分配如何?”

“林兄弟考虑周全,这些哥哥都无异议,哥哥却是还要讨要些猪羊,寨中兄弟征战一番也该好好犒劳一下。”马恶挠头道。

“却是小弟疏忽了,这样把,你我两军一人一半,哥哥你看可好?”林丹道。

“好好好!”马恶笑道。

当下把各军所分配的物资装车,林丹便率军回返,走时又放了一把火将铁花寨烧了个干净,此地虽然险要,但是却不是战略要地,也没有留人驻守的必要。

回到东古寨,林丹便投入整编队伍当中,长平军本来有48人,马恶又从天雄军中调配了50人给他,铁花寨一战,损失23人,眼下又收降铁花寨青壮136人。

自己手中能用兵源已达211人,可以说是膨胀了一倍不止。

人多了编制就得重新改,他把长平军分为四个百户,但是由于目前一段时间都是在山地作战,要考虑队伍作战时不能过于展开,每个百户只是实编50人。

百户官分别是张昂,李天明,吴伸,夏侯季,百户以下依然是什伍编制。

编制好了便是练兵,首先是练体能,林丹方式很简单就是跑,每日必须要行军40里,走着去,跑着回。

这日林丹正带队伍出去拉练,出寨没多远就看到一只队伍向东古寨而来,近了方才认出是赵铁牛带着招募的工匠回来了。

“铁牛,事情办的如何了?”见到赵铁牛,林丹便问。

“三哥,铁匠7人,泥瓦匠6人,木匠本有4人,半路跑了两个。”赵铁牛道。

又指着后面的大马车“铁料也买了千斤。”

“可有京师消息?”林丹问。

“陛下在万岁山殉国了?”赵铁牛语带悲愤。

闻言林丹向北京方向拜了三拜,又问:“怎么跑了2个?”

“本是说好了的,我也各给了10两银子安家费,可是到了山口,这些泼才却都不愿进山,只能押着来,路上不查跑了两个。”

“各位父老放心,我这里不是匪寨,各位也没有性命之忧,只要实心做事,工钱必然不会少了大家。”

林丹又安慰这些匠人一番,至于效果多少,就只有天知道了。

当下给工匠分配营房,又嘱咐伙房,对这些匠人的伙食要特殊照顾,要保障每日都要有肉食。

一切安排完毕后,方才去公主院中,一路上林丹都在思考要怎么告诉公主皇帝殉国的消息,减少公主的伤心,虽然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

“知道了!”公主的反应,出奇的平静。

“殿下切不可伤心过度,伤了凤体。”林丹在公主脸上看不到任何悲喜,但是往往这样更是说明内心痛苦。

“林将军我会坚强的,我要复兴大明,我要为父皇报仇。”公主声音很坚决,眼神怔怔的。

“臣愿辅佐公主复兴大明。”林丹拜倒道。

朱媺娖要扶拜倒在地的林丹起来,自己却是心神恍惚,立身不稳,往林丹身上跌去。

见状,林丹连忙起身一托将公主扶住,公主此时便斜靠在林丹怀中。“林将军,我想念父皇!”公主抱着林丹的脖颈哭道。

林丹没有安慰,只是拍打着公主的背。

既然有了工匠和铁料,林丹便开始打造兵器盔甲,士兵穿上甲胄,一般兵器是很难对身批铁甲的士兵造成杀伤的。

要对披甲的士兵造成杀伤,最好的方式是用沉重的顿器敲击,比如斧头,锤子,狼牙棒等,都是对付甲兵的利器。

对于长平军目前的所需当然是优先制造甲胄,箭矢,其次考虑到以后会有破甲需要,也打了一些斧头,锤子。

“打一副甲需要多少时日?”铁匠工坊内,看着铁匠锻打甲片,林丹问道。

“七日。”铁匠答道。回话的铁匠五十多岁,头发花白,只是常年打铁,显得十分精瘦有神。

“老人家贵姓?”林丹问。

“小的姓李。”老铁匠李三才答道。

“老人家,可有什么方法缩短甲胄的锻造时间。”

“打全身甲最少也要七日,若是只打胸甲,头盔三日可得。”李三才想了想,方才回答。

只打胸甲和头盔,这并不是啥好办法,是靠牺牲士兵胸腹以下的防护作为代价,来换取的。

只是眼下长平军甲胄需求极大,心中衡量一番,又从未来作战对象考虑,也觉得半身甲也是够用,便道:“便按老人家所提建议打造。”

没有在铁匠工坊待太久,林丹便走了,临走时又对这些铁匠承诺,只要他们实心做事,工价银绝不会少了他们。

出了铁匠工坊,他便去寨外兵营,观看长平军作对抗训练。

因为寨中人口增加,不可能都住在东古寨内,只得在寨外另建营舍。此时场中长平军两百兵卒,正以什和伍为单位演练战术对抗,一伍有刀盾兵两人,长枪兵二人,弓弩手一人。

战术打法,刀盾护卫正面,格挡对方兵器,长枪兵在其后做刺击,杀伤敌人,又有弩手作远距离压制,如此编制也算是面面俱到,是针对山地作战,小规模缠斗而配置的。

又看了一会,林丹命人把四位百户叫来问道:“看了半日什伍对抗,我看兄弟们兵都练的不错,不知以百户为单位的阵法战术演练的如和?”

“要请将军指教了。”吴伸答道,他这次能做百户,他自己还是感到意外的,所以对于操练兵卒要比别人上心很多。

回到校场,吴伸令旗一挥,他手下五十兵卒,就按各自什伍归队。

“结成竖阵,攻击前进。”吴伸发令道。

这五十人的阵列攻击,和什伍小队厮杀又有不同,讲究的是阵列严整,依然是刀盾兵立于前,不过却是弓弩手立足其后。

在行进之中弓弩手要完成射击,前排刀盾兵也要做战术动作配合,以免遮挡射界。

如果在接敌之刻,依靠弓弩压制能破坏对方的阵列,前方刀盾兵便会往松动处鱼贯而入,弓箭兵则是从阵中位置向两翼散开,从中队变为后队,长枪战兵就会顺着刀盾兵撕开的切口扩大战果。

阵战的战法,战术很多,都是前敌指挥临阵应变而决,吴伸只是演练了一种进攻时的假想状况。

“不错,看来这兵打土匪是够用了。”看完吴伸的进攻演练,林丹夸奖道。

闻言众将眼前一亮,纷纷问:“将军准备进剿山匪?”

“是的,眼下寨中粮草吃紧,咋们要想发展,这剿匪之事是不能停的,再加上人口不足生产也发展不起来,我有意把作战当作练兵,边打边练,这样咋们不仅解决粮草不足,也解决兵源和劳力不足的问题。”

此时大家席坐在草地上围成一圈,林丹缓缓将其想法说出。

听得有仗打,众将都是很兴奋,可是周边大股山匪不多,多是百来人小股匪寨,于是几位百户纷纷请战带兵剿匪。

“不用抢,如今我们和山匪比较也算兵强马壮,我意分兵剿匪,先打弱小的,就地整编,以期最快的速度扫灭匪盗,扩充兵马,到时候也会请殿下降下谕旨,请天雄军扫荡一面之匪。”林丹笑道。

当下又对众将分配任务,明确各自目标,待安排妥当。

林丹又说:“时不待我,我料东虏或已入寇,到是有东虏牵制李闯,我等正好袭取涞源以作复兴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