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变局

“是本宫思虑不周,行为失当,赖有高先生忠直之言匡正,日后本宫必当警惕,至于林将军护主不周之罪,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权且记下,日后再犯,一体处罚。”公主道。

“殿下圣明。”高白秋见公主已经认识到了白龙鱼服之害,便也不在深究,再说又能怎么处罚林丹!

“谢殿下不罚之恩。”林丹拜道。

“本宫累了,你们先退下吧!”公主道。

两人行礼而退。

“林将军,我们作为臣子,要时时刻刻把君父的安危挂在心上,假设公主有失,你我百死莫赎啊!”出得院来,高白秋语气严肃的告诫林丹。

听他语气严肃,林丹也自己知道无理,便答道:“我一定谨记高先生今日之言。”

天色已晚两人也不便再谈,各自告辞回屋。

晚上林丹又做梦了,梦到了公主,笑颜如花,没有悲伤,没有落寞,只是好梦不长,那个梦中的林丹又来了。

“你可知道,就算你打进涞源县,扩充了兵马,你也不可能复兴大明吗?”梦中的林丹问。

“为什么不能,东虏可能已经在南下的路上,李自成现在是坐困穷城的局面,只要他败了,复兴大明的机会也就来了。”林丹回答道。

“是的李自成会败,而且没有多少天了,可是打败李自成的清军呢?李自成你们都打不过,清军你们又怎么打的过呢?”梦中的林丹又问。

李自成你们都打不过,清军你们又怎么打的过呢?这句话就像晴天霹雳一样,劈在林丹脑海中,嗡嗡作响,一时竟然思考不出答案。

“怎么样才能打赢东虏呢?”林丹问。

“我也不知道这个方法管不管用………”梦中的林丹答道。

剿匪的进展很顺利,周边百里的寨子基本都被肃清,长平军和天雄军和实力都得了极大扩充,主要是人力上。

把青壮编到长平和天雄两军的战斗队伍中,老弱一些的,就送到各工坊去帮忙,帮助生产武器,或是开垦田地。

长平军现在战斗人员已经突破五百人,各个百户都是实编满员,甚至超编,人多了但是训练水平相对下降了。

为了更快行成战斗力,林丹决定进行严酷的训练,为了让大家心甘情愿的参与到练兵当中,他必须要身先士卒,参与到军队训练生活当中。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这就走不动啦?如果这时候,我们的敌人还能走还能追,我们就是俘虏,就是敌人功劳簿上的首级。”林丹对着面前东倒西歪,走不动路的队伍叫喊道。

一夜行军百里,是这次的训练科目,从昨天夜里酉时,吃完饭,他就将队伍拉出来做行军训练。一直到现在朝阳初升,已经到了第二天卯时,战士们整整6个时辰水米未尽,连续行军已经超过百里。

战士们十分疲累,行军速度一下就变得非常缓慢,甚至还有一些就地停下,躺的躺,坐的坐。

“将军,咱们连夜行军,已经走了一百里,弟兄们水米未进,实在是走不动了。”一名躺在地上的战士对林丹说道。

“走不动了,如果这个时候敌人来了呢?你老哥的大好头颅可就要给人宰了去做夜壶。”林丹道。

又问那名战士“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二虎,道上的兄弟送外号下山虎,原本在天星寨做第三把交椅,打了败仗被俘,现在在张百户手下任什长。”李二虎答道。

“你知道当初你为什么会打败仗吗?就是你平时行军不如敌人,武艺不如敌人,甚至连胜利的信心也不如敌人。你走了一百里,我也走了一百里,你水米未进,我又喝了吃了?行军如打仗,我把你们带出去上了战场,就要把你们带回来,靠什么,靠的就是训练,只有严加训练,我们才能比敌人强,我们才能打败他们。”

林丹的声音十分大,不光是说给李二虎听,也是给这些意志稍显薄弱的战士听。

“将军,这走路怎么打败敌人?”听了他的话,又有一名小战士问道。

“问的好,走路怎么打败敌人?”林丹一边说一边看着众人。

又问那名战士“如果我是你的敌人,连夜行军,你精疲力竭,我还保持战斗意志。”说着将手中的刀拔出,搭在那名战士肩膀上,做了个划拉的样子,继续道“你现在还有命吗?”

“没命,没命!”小战士看着肩膀上的刀,表情十分不自然,也不敢乱动。

小战士的样子十分滑稽,引的一旁的人都在偷笑。

见林丹把刀收回,小战士又对笑他的战士们吼道“我没命了,你们就有命,和我一样都是待宰的羔羊而已。”

他年纪小,面皮嫩,就是吼人也没有凶样,他一吼大家反而更是笑的大声,弄的他自己更是尴尬。

“老子不和你们这些短命鬼在这里等死。”说着他便站了起来,跟着队伍走去。

见小战士起来走了,又有几个人起来对林丹说道:“将军,这短命鬼咋们是不当的。”说完便也跟着队伍走了。

见暮气沉沉的气氛有所松动,林丹又大声对剩下的人叫道:“大家都起来,把牙关咬一咬,坚持就是胜利,就是把敌人拖垮了,拖疲了,昨天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给营中伙夫下了令,今天杀猪宰羊,你们要是慢了晚了,怕是回去连汤都没有喝,到时候却来怪本将不公。”

说完便一脚一个将那些还躺着坐着的人都踹了起来。“都给老子走起来,别跟个娘们似的。”

战士们听到营中已经杀好猪羊等着他们,也都是精神大震,行军的士气又是恢复了几分。

林丹跟着队伍继续走着,路上遇到士气消沉的战士,便出言鼓励他们坚持,大家见他作为一军之主,都能以身作则,稍显颓废的士气,也恢复了几分。

又走了一会儿,李天明过来找到他说:“将军,还有几十里路,我看大家越走越是士气低落,我有个建议,你听一听,看好不好?”

“李大哥,有什么建议,尽管说来!”林丹道。

“我想着不如叫大家唱歌,这样走起来,一边唱,一边走,大家兴致也高点。”李天明道。

“办法到是好,只是什么歌,能让大家兴致勃勃啊,李大哥?”林丹问道。

“这个,这个,名字我不知道,不过最近常听营中将士唱。”李天明道。

“既然将士们都会,大哥就起头吧!”林丹道。

一摸呀,摸到呀,大姐的头上边呀。

八摸呀,摸到呀,大姐的咯吱窝呀。

十摸呀,摸到呀,大姐的肩膀上边呀。

十八摸,摸到呀,大姐的沟里边呀。

李天明的办法确实有效,战士们士气确实提升很快。

东古寨外的军营中,酒肉已经齐备,先到的战士们,自是要比后到的多分一些。

大军回营,酒肉犒赏,又宣布明日放假一天,战士们更是欢天喜地。

作为一军之主的林丹也是兴致高涨,同几位百户们围坐一桌,喝酒吃肉,猜拳行令。

连日的训练整顿,已经让长平军初具战力,他举着碗向身边的百户们敬酒道:“各位兄弟,同我一起受命于先皇,保主来此,都是舍家抛业,眼下咱们情况还算不错,勉强称的上没有愧对先皇之托,得此局面,都是仰赖各位摩顶放踵。”

众百户分分起身,有的说:“保主来此是人臣本份。”

还有的说:“咋们虽然眼下局面不错,不过也才是百尺竿头的第一步,今天受不得这碗酒。”

林丹闻言便也将酒放下对众人说道“:说的好,今日这碗酒我林丹不敬各位,以待来日复兴大明,再补不迟。”

酒宴散后,林丹便拖着喝醉的身体回到寨中,刚进屋没多久,翠儿却来了。

“将军,这是公主命人给你做的醒酒汤。”翠儿一边说一边将手中汤放在桌案上。

“呃?”看着桌上的汤,林丹一时有点懵,没有说话。

“将军,你已经10天,没有去拜见公主了。”翠儿又道。

“是公主说的吗?”林丹问道,心中有一些期待。

他最近一直泡在军营里,陪着将士们同甘共苦,训练强度太大,要不是今夜大宴全军,明日给众军放假,他可能今晚也是呆在营中。

“殿下虽然没有说,却是每日叫翠儿来看少爷回寨没。”翠儿道。

见林丹脸色复杂,没有回应,又道:“少爷我觉的你和公主……”

她话没说完,就被林丹打断:“我知道了,翠儿替我谢谢公主,我明日再去拜见。”

翠儿见这样,心里只是骂少爷呆子,出门的时候又说一句“我知道你喜欢。”

看着桌上公主叫人送来的醒酒汤,林丹想着翠儿说的话,不由有点失神。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马恶就来到东古寨,还在睡梦中的林丹匆匆被人叫醒,问明情由,听说有紧急军情,也顾不得疲累,赶忙起身,随便洗漱一把,就去聚义堂见马恶。

来到堂中,见高白秋正陪着马恶说话,连忙问道:“马大哥,可是东虏入关了?”。

“林兄弟真是神机妙算啊,不错,探子来报李自成以于五日前,统兵10万东进,想来必是得到东虏南下的消息。”马恶笑道。

“从时间来看,快的话李自成今天已经和东虏交上手了。”高白秋道。

“吴三桂可有消息,他手上可有3万人马。”林丹问。

“不是降闯,必是降虏!”高白秋道。

林丹点点头,显然也是认可高白秋之言。

“马大哥拜见过殿下没有?”林丹问。

“已经去通报了,正等殿下召见。”马恶道。

话音刚落,睡眼惺忪的翠儿便进来道:“殿下宣马指挥,高参军,林将军见驾。”

三人便跟着翠儿一道往内院而去,此时天刚蒙蒙亮,鱼肚微白,朝阳也才刚刚升起,金光透破云层,洒向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