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公主出巡

林丹把翠儿一起叫到厨房去做饭,不多时饭菜就做好了,主要是翠儿做,林丹真的是只会煮汤,而且是最简单瓜苗鸡蛋汤。

只需要把鸡蛋煎好,放入水和菜,在放盐。

“这汤真好喝啊,清香扑鼻,想不到林大哥还有如此好的厨艺。”

公主一边吃,一边夸赞道,脸上全是笑意。

“殿下喜欢就好,以后殿下想吃,臣便去做。”林丹也笑道。

吃完饭后,便由孔镇带着去看望百姓。

这家本是佃户,男的30左右叫夏云,女的20出头见张秀,因为常年劳动看起来比较苍老,家里有2个孩子,成立公所后,分了10亩田地,属于典型的新政利益即得者。

公主驾临,可把这家老实人给吓坏了,只是在院子里磕头。

“你们不要怕,起来说话,新政推行,我来看看你们适应不适应,有没有难处?”公主温言道。

“草民们没啥难处,就是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有了自己的田地。”夏云答道,他还是不敢起来。“日常操演训练,你们可还习惯”公主道。

“刚开始的时候不太习惯,多训练几次就习惯了?”夏云道。

“知道为什么要操演训练吗?”公主道。

“小的们听所长说,东边的鞑虏进关了,大家要守家守土,不练好武艺,鞑虏来了不仅抢土地,还要让我们汉人去给他们做奴隶。”夏云道。

“对的,操演军阵,就是为了守家守土,咋们的新政靠谁来守护,就是要靠我们自己,鞑虏来了要抢,李闯来了也要抢,要保护新政,咋们就要靠平日里多流汗,只有我们自己强大了,才能保住土地家人。”林丹道。

“小的知道这个理,不仅小的知道,全村的人都知道。”夏云道。

“知道就好,一定不要懈怠。”林丹道。

了解了情况,公主又赏了这户人家两匹布,让他给两个小孩做衣服。

夫妻两连忙磕头感动道“殿下真是菩萨转世。”

出了这家,林丹问孔镇道:“乡所里可有孤寡老人。”

“有到是有,不过不在本村,在8里外西泉村,道路狭窄马车走不了。”孔镇道。

“没关系,我们骑马去。”林丹道。

当下由林丹给公主牵着马,孔镇领着往西泉村而去。

孤老是一位六十岁的婆婆,姓秦,原本有一个儿子,30岁的时候得了伤寒,没挺过来,婆婆的丈夫也在五年前走了。

在乡下,活到60就算高寿有福,老人家现在已是干不动活,平日里衣食都由村中亲戚看顾,新政以后就由乡所指派伍长户轮流看顾。

秦婆婆知道来看他的人是公主后,赶忙要下跪,公主连忙将其扶住:“老人家免礼。”又把她扶到床上安坐。

老人耳朵不好,公主问话,需要乡人在耳边大声重复。

又问乡人:“老人家,衣食上可有短缺。”

“反正我们吃啥,就送啥。”乡人答道。

“平日里要是有病这些怎么办?”公主道。

“咋们这里没有医生,只能找些草药。”乡人道。

山乡偏远,有时最多能有些赤脚医生路过。

公主想了想对林丹道:“林将军,人年纪大了,病就多了,此地太过偏僻,不如在涞源择一地将县中孤老集中安置起来,延医问药也方便。”

“殿下宅心仁厚,只是老人们都在本地生活几十年,恋土情深,恐怕也不愿意去县城中,再说本地都是乡人亲戚,照顾上也比外人尽心尽力,若是缺医,回去之后不如让县中医生按时到各乡所巡诊,这样也能缓解山村看病难的问题。”林丹道。

“也好!”公主道。

临走时公主又赏了10两银子两匹布给秦婆婆。

出了秦婆婆家,时间已晚,不便逗留,便上马回上庄乡去了。

“林大哥,我看锦衣卫不仅上马能打仗,下马也能安民啊!”公主道。

对于上庄乡公所的施政,公主还是满意的。

“孔镇,听到没有,殿下夸你呢?”林丹道。

“也是殿下分田的政策好,老百姓都有干劲。”孔镇谦虚道。

“等以后中兴了大明,我看你孔镇当个知府也是能胜任的。”公主道。

“我不当知府,还当锦衣卫,跟着林将军为殿下办差。”孔镇道。

一路上走走聊聊不多时便回到了上庄乡,此时天色已晚,今天是不能回城了,只能住在乡所。因为公主入住,孔镇只得借宿村民家中。

月色下,小院中,一张小桌,两把椅子,不见丫鬟翠儿,只有两人,林丹是个好的倾听者,听着公主的倾诉。

朱媺娖脸色微红,眼眶中有泪珠轻轻流动“父皇每天再怎么忙,都会抽出时间看看我们兄弟姐妹的功课,教我们认字,写字。”

“有一次我生病了,吃了药也不见好,母后便天天在床边守着我,我好了,母后却病了……”

“酒呢!”公主喊道,眼神有些迷离。

林丹赶忙给公主斟酒,他看见公主脸色越发的红了,本想劝一劝,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好时候。“林大哥,我脸上有乌龟吗?”公主问。

“殿下怎么这样问?”林丹愕然道。

“那你怎么盯着我看?”公主语气有点娇憨。

“呃!”林丹大囧,公主酒后神态娇美,他不由失神。

“殿下,很美!”林丹头脑一热,鬼使神差,也是情难自禁。

公主眼睛睁的大大的,睫毛微眨,脸更红了。

“林大哥,你有想要守护的人吗?”一阵沉默,呆滞过后,公主轻声问道。

他看着她,脑中一团乱麻,心跳也快了,寂静无声的夜里,噗通,噗通,噗通。

远处偷窥的翠儿不由心下焦急,小声念叨“快说啊,少爷,快说啊少爷。”

“有”挣扎了好久,林丹道。

“谁?”公主道,语气带着期盼。

“父母”林丹道。

公主神态有些黯然,眼睛微垂,这个回答不是她心中的答案。

“还有殿下。”林丹注视着公主,心跳更快了。

公主嘴角杨起一抹浅浅的笑。桌子上,两只手正在一点点接近,手指相触,触电一样,两人别过头去,不敢看对方。

“握紧,握紧”丫鬟翠儿在远处鼓励道。

不负翠儿期盼,两只手终于相握,都不敢看对方,只有心跳在互相交流着。

“喵,喵,喵”

一只黑猫出现在院墙上。

两人迅速的抽回手,气氛很尴尬。

咳,咳,咳,公主掩饰着。

“殿下,夜深了……”林丹恢复较快。

“嗯,我先去休息了……”公主细声道,步伐却是很快。

公主进了房间,林丹捡了两颗石子,用力向院墙上的黑猫砸去,惊起“喵”声一片。

房间中,公主看着他砸猫,笑意满颜。

4月22日山海关,一片石昨日一整天的进攻,闯军已经攻破北翼城,对于今天拿下山海关,李自成是很有信心的。

吃好早饭的闯军士兵,正在按着各自的编制鱼贯出营,组成一个个方阵。

关内的吴三桂军,也是精锐齐出,不像昨天,大多是用地方民团,民勇来当炮灰。

关宁兵沿着关城摆开阵势,前排都是重甲步兵,居中的有弓弩兵,和火枪兵,在作战时可以交替射击,作为己方的远程火力输出。

在步兵的后面,又部署了一只由将校家丁所组成,身披带有铁片的绵甲骑兵。

这些骑兵手里不仅装备有近战的马刀,马朔,还有三眼铳,三眼铳虽然射程不远,但是威力却是比弓弩大。

利用骑兵的机动力,突到适合使用三眼铳的距离,就算是身披重甲的敌人,只要被打中了,必然是破甲入肉,敌人非死即伤。

此时李自成正在一处较高的山岗上,观看两军布阵,闯军人数较多,相对的布阵速度要慢一点。指着正在列阵的关宁军,他向身旁的将校们说道:“今天吴三桂是精锐齐出,看来是不留余力了。”

“精锐,昨天不也是被我们斩将夺城,我看这关宁军就是装备好,胆气和战心却是差的很”刘宗敏道。

昨日刘宗敏指挥军队和关宁军交战,关宁军用炮灰部队。

刘宗敏同样也是用新募的流民队伍,只是人数上比吴军多,初时吴军凭借城墙,居高临下还能略占上风,只是战到中场,双方伤亡越来越大。

吴军的士气越来越低落,有几名闯军登上城头后,吴军便开始士气崩溃,一半往山海关城跑去,一半选择投降闯军。

所以现在刘宗敏不是很瞧得起关宁军,认为这些关宁军,外无援兵坐困孤城,军心士气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只要像昨天一样猛攻猛打,给对方一些杀伤,这些士气低下的关宁军,必然会军心动摇,士气崩溃。

到时候关宁军不过是一只只拥有好武器的绵羊,只剩下任人宰割的命运而已。

见对方阵势已经布好,李自成又问:“今天这仗应该怎么打?”

“陛下,关宁军阵中多布有弓弩手,火铳手,不如让末将率兵前去消耗纠缠一番,等其势穷,再用精兵突之。”白广恩道。

白广恩,一开始是跟着混天猴当盗贼,在平凉被洪承畴的官军击败后投降朝廷,被授都司之职,后来跟着曹文诏镇压流寇,屡立战功,积功至蓟州总兵,是明军的高级将领。

后来又在孙传庭麾下效力,潼关之战被李自成杀的大败,孙传庭兵败身‘死,白广恩却是跑到固原。

后来李自成追兵迫近固原,白广恩认为明朝气数已尽,便开门投降,李自成大喜,不仅和白广恩把酒言欢,还给其加官进爵,封为桃园伯。

投降闯军后,除了原有千把人的明军老底子,白广恩又一路招募流民扩充军力,眼下他手上已有三万出头的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