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邪冥剑主

红衣青年看着倒在地上的刘云天冷哼了一声,一脸不耐烦“你难道真的就这点本事吗?”

刘云天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喘着粗气同时掉在旁边的那把紫色光剑也飞到了他手中,他挥剑对着红衣青年击一道凌厉的剑气。

“蝼蚁之力也敢搬门弄斧?”

红衣青年看着凌厉的剑气,极其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手中血红色光线轻轻一挥,一道凌厉的血红色剑气飞出,瞬间便将那道来势汹汹的剑气击溃看着刘云天说道:“既然老朋友,你不愿意使出全力和我一致,那我就不客气了!”

红衣青年说完抬起手中的那把血红色光剑心念一动,一道道凌厉的血红色剑气在他身边凝聚成型,他握着那把血红色光剑剑尖指向刘云天,下一秒那些血红色剑气便直接朝着刘云天飞了过去。

刘云天大吃一惊,急忙祭出手中的那把紫色光剑,同时双手开始快速结印,下一秒悬浮在半空中的那把紫色光剑幻化成了一枚紫色的咒印,一道耀眼的紫色电芒从中飞射而出,朝着那些凌厉的剑气迎了过去。

两股极其恐怖的力量在半空中相撞,产生了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浪,直接将方临生等人掀飞了,出去滚了几米远,才能强稳住身形。

而刘云天也被掀飞了出去,撞在了一棵大树上,直接将那颗大树撞的碎裂开来。

白衣女子也受到了波及,向后退了一段距离,才勉强稳住身形大口喘着粗气看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红衣青年自言自语“没想到他的修为竟然恐怖到如此地步。”

红衣青年看着倒在地上的刘云天感到极其失望怒道:“老朋友,你的修为相比三年前根本就连一半都不到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轮回咒印,万刃穿心!”

刘云天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怒吼一声,双手快速结印,下一秒无数的风刃便在他身前幻化成形,同时朝着红衣青年飞了过去。

红衣青年根本不以为意,手中的血红色光剑凌空,轻轻一挥,形成一道极其恐怖的血红色剑气,瞬间便将那些风刃化解掉看着刘云天语气十分冰冷的说道:“现在的你根本不配做本座的对手,和你打简直就是在侮辱本座。”

红衣青年话音刚落,他便直接闪身到了刘云天身前,同时抬起手中的那把血红色光剑,对他斩出了一道凌厉的剑气。

刘云天急忙抬起手中的那把紫色光剑汇聚全身,灵力形成了一道屏障,那道极其恐怖的血红色剑气斩在屏障之上,屏障瞬间土崩瓦解,而后那道剑气,气势不减,直击流云天面门而去。

与此同时,刘云天手中的那把紫色光剑也化成了星星点点的光韵,消失在了夜空之中,他急忙汇聚全身,灵力在双手之上硬生生,拖住了那道凌厉的剑气。

“现在的你只会浪费我的时间,既然如此,那我便提前结束你的性命,让你有尊严的死去,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尊重。”

红衣青年看着苦苦支撑着的流云天,语气十分平淡的说道:“老朋友再会啦。”说话间那道极其恐怖的血红色剑气又向下压了几分。

刘云天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双腿一软半跪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全身开始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了起来,同时汇聚在双手之上的灵力也缓缓被剑气削弱。

“哥!”

方临生见状,挣扎着从地上想要爬起来,却发现全身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抬头冲着刘云天,焦急地喊了一声。

“老朋友啊,你现在的修为已经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了,所以就让我送你最后一程,这也是我给你的最后尊重。”

红衣青年看着苦苦支撑着的刘云天没有任何语气的说道,同时抬起了手中那把血红色光剑,朝着刘云天胸口刺了过去。

刘云天突然怒吼一声,全身灵力暴涨勉强将面前的那道凌厉的剑气击溃,与此同时红衣青年突然凌空挥出一道凌厉的剑气,刘云天躲闪不及,胸口被电气击中,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同时也倒飞了出去。

还没等他落地,红衣青年突然到了他身边抬起右手凝聚强大的血红色气息,直接抓住了他的脸接着用力将它按在了地上。

伴随着刘云天的一声惨叫,地面被他砸出了一个深坑,红衣青年依然按着他的头,将他紧紧按在深坑之中淡淡道:“老朋友啊,这个墓地的你可满意?”

刘云天此时,灵力几乎就要完全耗尽了,他虽然有心想要反抗却发现全身一丝灵力都凝聚不了,只能静静的躺在那个深坑之中,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老朋友,你将长眠于此!”

红衣青年看了一眼,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刘云天语气有些惋惜,同时抬起手中的那把血红色光剑就要朝着他心脏位置刺去。

方临生趴在不远处,双眼紧紧看着那个深坑的位置,满脸焦急,他有心想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却无奈自己现在被压迫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了,可能拼命的朝着深空位置爬去同时冲着刘云天喊道:“哥你怎么样?没事吧?”

与此同时,那个红衣青年手中那把血红色光剑距离刘云天心脏越来越近,就在即将刺进他胸膛的一刹那。

一个悦耳的女声突然在深坑上面响了起来:“还请您手下留情。”

红衣青年闻言动作一僵,抬头朝着深坑上面看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正站在深坑上看着自己。

“从你身上我感受到了一股极其恐怖的妖力,你应该并不是人间的妖物吧?”

红衣青年看着深坑上面的白衣女子语气十分平淡地问道。

“邪冥剑主果然名不虚传,吾名唤九灵,想来三年前,你二人大战之时,我也在场。”

白衣女子看着深坑之中的红衣青年语气十分平淡的说道。

“确有此事,不过你贵为妖界之主,为何不在妖界呆着,非要跑到人间来?”

邪冥剑主看着深坑之上九灵十分疑惑。

“其中缘由等有机会再告诉剑主,还请剑主,网开一面留他一条性命如何?”

九灵看着邪冥剑主微笑着说道。

“如今的他修为已经大不如前,活着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倒不如本座现在就给他一个痛快,让他完全解脱,也未尝不是一种救赎。”

邪冥剑主看了一眼地上的刘云天冷哼一声一脸不屑的说道。

“剑主,若是现在杀掉他怕是你以后会为你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后悔,所以我建议您还是先留他一命。”

九灵看着邪冥剑主淡淡道。

“给我一个留着他的理由!”

“剑主应该也感觉到了,他的修为和三年前相比简直天壤之别,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九灵儿看着邪冥剑主反问道。

“的确是有些奇怪,不过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修为大减的。”

邪冥剑主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刘云天觉得十分疑惑,刘云天的异常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不过他实在是想不到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这一切都和他爷爷有关,他之所以现在变成这个状态,都是那个老家伙干的好事,所以您如果现在解决掉他的话,就会失去一个很好的对手,我想这对您来说应该是非常严重的损失吧?”

九灵儿缓缓解释道。

“我的确也感觉到了,他现在身上似乎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邪冥剑主目光看向了地上的刘云天眉头微微一皱问道:“老朋友,我感觉到你的心境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了,身上的霸气也消失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那些人类极其可笑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