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交房租了

此时的叶开离那矮山只有十数步的距离,他躲在一颗能遮住自己身体的树后面,正在思索着如何悄无声息的干掉山头上那几个守卫。

听到那声闷响,叶开探头看了去,只见的山头上的人正在激动的欢呼,然后就飞奔了下去。

强烈的妖气袭来,叶开定睛看去,冲天而起的妖气,让他都不由得瞳孔收紧。

妖气之强烈,都有液体滚动的感觉了,是骨冢无疑了。

矮山背后传出了阵阵的欢呼声,叶开定了定神,爬上了没人看守的山头,往下面看了去。

近百名工匠围着那根光柱,脸上满是敬畏跟惊喜。

外围则是兴奋的武者们,他们脸上的表情就更加的露骨了,满满的都是欢喜跟贪婪。

几座华丽的帐篷吸引了叶开的注意力。

帐篷里正不断的有人出来,领头的一看就是贵人,那一身丝锦长服,华丽异常。

贵人们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身上洋溢着久居高位的威严感,相较于欢呼的那些人,他们就淡定多了。

正偷窥的起劲,突然一股没来由的悸动让叶开头皮发麻,这是修行者的本能在提醒叶开,有危险!

“五级武道!”

叶开看见了席君瑞,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叶开就清楚危险从何而来了。

席君瑞的身后还跟着一群身穿青色长袍的人,有老有少,虽然没有明确的标识,但服饰统一,显然是同一个宗门的。

五级武道已经能初步沟通天地灵气,感知要比常人强上许多倍。

叶开不敢再看下去了,现在的他,面对五级武道是毫无还手之力的,所以他明智的选择了撤退。

尽管叶开已经很小心了,但他还是小看了五级武道的实力。

他这边才动了一下,正在跟长须男子说话的席君瑞就猛然的转过了头来。

同时,左手并指做剑,向着叶开所在的地方指了过来。

叶开眼神一凝,炁体迅速的附着在了自己的拳头上,随即就一拳向着面前打了出去。

空气似乎扭曲了一下,但这并不是叶开这一拳造成的,而是席君瑞的那一指。

巨力袭来,叶开打出的力道几乎是瞬间就被冲散了,山头在轰隆声中被打穿了,叶开也被掀飞了出去。

只是轻轻一指,却让叶开无从招架。

在被掀飞的那瞬间,叶开的炁体就被直接打散了,剩余的力道完全的落在了他的身上,等到他飞了好远落地。

久违的那种骨头碎裂的痛苦席卷而来!

“大意了啊!”

吐了几口血水,叶开自嘲道。

“还等什么?”

骨冢边上,席君瑞看着长须男子说道。

“你们去结果了他!”

长须男子一声令下,十几个武者就飞奔了出去。

“那人是谁?”

长须男子这才问道。

“管他是谁,觊觎骨冢,都要死!”

席君瑞冷笑着说道。

“席掌门刚才用的是飞剑吧!”

之前在帐篷里帮腔的中年人则是羡慕加敬畏的问道。

“不错!”

席君瑞也不否认。

贵人们神色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眼神里都流露出了惊骇。

飞剑术是修为境界到了五级武道才能修习的一种密技,传说可以在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席君瑞刚刚施展的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那威力之强也是在场的贵人们平生罕见的。

原本还有七八米的矮山,此时变成了两个土包,中间被炸没了。

“有席掌门在此,我等无忧了!”

贵人们欣慰的说道。

“人呢?”

另一边,冲出来要结果叶开的十几个武者却是懵了,受了五级武道一记飞剑,就算是四级武道巅峰这个时候也是重伤了。

他们眼前却只有满地狼藉,却没有人影。

“搜,他跑不了多远!”

领头的人看到了地上的血迹,厉声喝到。

十几个人立马散了开来,往前搜了去。

正如他们想的那样,叶开并没跑多远,他就近躲到了一颗树后面,吞下了那最后一颗四级上品的丹药。

丹药下肚,疼痛感顿时减弱了许多,被打断的骨头也在逐渐的恢复,只是叶开被打散的炁体,一时半会却聚不起来了。

这就是武道等级的压制!

灵丹妙药都无法弥补。

追出来的这些武者最强的是那领头之人,三级武道初期的样子,他的感知也是最强的。

很快,他就发现了叶开的藏身之地,打了个手势,众人围了过来。

“诸位好啊!”

叶开突然从树后面走了出来,笑吟吟的说道。

“你没事?”

领头的这人神色一变,眼神里满是疑惑。

“我只是一个路过此地的闲人,不知道你们在找什么,我可以帮你们找一找!”

叶开说道。

众人互相看了看,他们并没有见到山头上的叶开,心里不由得犹豫了起来。

“路过?那真是不巧了,今日你走错道了!”

相较于其他人的疑惑,领头的这人思路却很清晰,骨冢现世,别说叶开真是凑巧路过,就是飞过去一只鸟,也得死。

领头的武者率先出击,长剑朴实无华,直勾勾的就刺了过来,叶开叹了口气,果然只要是正常人就不好骗。

“噗嗤!”一声,长剑刺穿了叶开身后的那颗大树,叶开却是一个懒驴打滚,很是不雅的躲了过去。

“就是他!”

领头的武者厉声喝道,他看到了叶开手上的血,刚才叶开背着手才没有被看见。

十几个人蜂拥而上,尽管叶开左滚右滚,但炁体不能用的他,只是比普通人稍强一点,没一会的功夫,身上就满是伤口,血淋淋的了。

“我觉得,咱们就此别过,对谁都好!”

叶开拼命躲开了一记杀招,看着被砍出白肉的手臂,咂摸了一下嘴里的血腥味说道。

“就凭你?还跟我谈条件?”

领头的武者都被气笑了。

“我是为你们好!”

叶开很认真的说道。

“哈哈哈哈!”

众人都被逗笑了,停下手来,看着叶开,眼神里满是戏谑。

“喂,该交房租了!”

在肆无忌惮的嘲笑声中,叶开抿着嘴角,一边低声呢喃,一边从衣服里面摘下了什么。

“胡言乱语,去死吧!”

领头的武者怒喝一声,平地跳起,长剑直指叶开的咽喉。

大家都以为任务就此结束了,但就在下一秒钟,叶开突然抬起了头,脸上的表情很古怪,眼睛的眼色也变了,一个跟他截然不同的声音说道:

“尔等蝼蚁!”

声音落定的同时,叶开身形一晃,半空中直接捏住了领头那人的肩膀,另一只手随即一挥。

鲜血飞溅,其他人都愣在了原地,等到叶开落地,手里提着的只剩个无头尸首。

更骇人的是,他对着那血淋淋的尸首使劲一吸,就看到一缕魂魄,像是一股烟似得被他吸了进去。

“多么鲜美的味道,真是让本座难以忘怀啊!”

吸完后,他将尸体扔到了一边,脸上是一种十分享受的表情,再看向剩下的人的时候,那就完全是饿狼看着小羊的眼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