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争夺

“臭小子,你忘恩负义!”

叶开的口中传来了另一个声音,满是不甘跟愤怒。

“闭嘴!”

叶开咬着牙根,使劲一攥,将扯下来的那副兽脸捏成了粉碎。

兽脸化作了一道幽光钻入了叶开的胸口,随后叶开将铜镜盖了上去,咬牙凝滞了片刻,神色才逐渐的平复下来。

“五级武道!”

叶开看向了不远处的席君瑞,嘴角微微抽搐。

他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过来,每走一步都是撕心裂肺的痛。

别看叶开唤醒了那家伙之后猛地一塌糊涂,实际上付出的代价十分惨痛。

此时的他,伤上加伤,皮肤都裂开了,整个人血丝呼啦的,看上去十分的可怖。

席君瑞落下的地方距离叶开也就二十米不到。

走完这二十米,叶开只觉得自己有三分之一的血都流完了,更让他郁闷的是。

地上趴着的只是席君瑞的衣服跟一只断手,席君瑞本人已经逃了。

叶开忍着剧痛拾起了席君瑞的衣服,从腰包里掏出了几样东西,一个瓷瓶,一个锦囊,以及一个巴掌大的册子。

打开瓷瓶,叶开就闻到了熟悉的几味药材的香味,随后,叶开将瓷瓶里的丹丸全都倒了出来。

丹丸枣核大小,三级上品的疗伤药,叶开一股脑的全吞了。

随着药力的发挥,剧痛开始逐渐的减弱。

只不过这是纯粹的疗伤药,并不能帮叶开恢复炁体,现在的他,来个一级武道都能轻易把他杀了。

叶开扫了一眼席君瑞的断臂,那只手的颜色已经完全变成了紫黑色。

这正是叶开身体里的那家伙可怕之处,被它打中,如果不及时斩掉打中的部位,很快全身都会被侵染,如同瘟疫一样。

席君瑞也是个狠人,断臂求生,毫不犹豫。

叶开心里稍安,至少眼下席君瑞是不可能再杀回来了。

分辨了一下方向,叶开向着鹤鸣山的方向走了去。

骨冢的位置他已经知晓,曹峰应该把消息也传给了邓武,叶开只要安全回去,就能卷土重来。

三级上品的疗伤药效果还是很强的,走了不到百步,叶开身上的那些伤口就结痂了,疼痛也降到了可以承受的范围。

身体内外的伤正在逐渐的好转,只是被席君瑞打散的炁体,依然聚不起来。

形势正在逐渐的好转,但是一群不速之客的出现,让叶开的心沉到了底。

一队人出现在了叶开的视线里,叶开看到他们的同时,对方也看到了他。

这就是失去了炁体,身体恢复到普通人感知的直接后果。

四周一马平川,即使现在的伤势已经不影响叶开的动作了,但是他还是没有跑。

普通人是不可能快的过马的。

对方开始加速,没多久就冲到了叶开的面前。

来的不是肖兵卫的援兵,他们没有那么快,来的似乎也不是骨冢那边的那伙人,只是当一个让叶开头疼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叶开就知道自己是真倒了血霉了。

“哈哈哈哈,这不是鼎鼎大名的杨家家主嘛!”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燕长歌大笑着来到了前面,目光灼灼的盯着叶开,开心极了。

“呵呵!”

叶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

“您这是怎么了,看上去好惨啊!”

燕长歌举着自己那根黄金把手的马鞭,点了点叶开,幸灾乐祸的问道。

“你这张脸真的欠揍!”

叶开笑着说道。

“给我拿下,留待本少爷慢慢跟他玩!”

燕长歌一声令下,两个穿着护甲的骑士跳了下来,走到叶开跟前麻利的将他绑了起来。

“公子,骨冢现世了,不要再耽搁了!”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说道。

“知道了!”

燕长歌点点头,然后笑眯眯的看了叶开几眼,吩咐手下把叶开丢到了一匹马背上,带着叶开就往骨冢那边去了。

叶开松了口气,燕长歌要是手起刀落,他可真就是冤死了。

好在燕长歌对他的恨意太深了,一刀杀了根本不解气,再加上骨冢就在眼前,叶开的命,算是暂时保下了。

四条腿就是比两条腿跑的快,之前叶开走了许久才到虎口堡附近,现在感觉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样子,他已经看到那个被轰成两个的土包了。

一路过来,燕长歌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他的人马有好几百,除了少数几个身着便服,其他的全部都穿着护甲,尤其是护在燕长歌身旁的那几十人,更是全身铠甲,只露一双眼睛出来。

骨冢这边正在紧急挖掘着,席君瑞一去不返,他的弟子们也没回来。

作为最强的助力,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贵人们心里立刻没了底,他们不敢再耽搁,连随身保护他们自己的武者都派下了场,务求尽快的将骨冢挖掘出来,带着宝物跑路。

所以燕长歌带人冲了进来,他们才后知后觉。

“王叔叔,刘叔叔,好久不见啊!”

燕长歌笑着打起了招呼,长须男子跟另一个中年人面色顿时一僵。

“燕世侄,你怎么会在这里?”

长须男子问道。

“侄儿听说两位叔叔有个大买卖需要帮忙,这不星夜兼程的赶过来了么?”

燕长歌笑着看了看骨冢,说道。

长须男子呵呵一笑,说道:

“世侄说的哪里话,我等只是在这里寻到了一处矿脉,些许小生意,你们堂堂燕家看不上的!”

燕长歌跳下了马,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大坑边上道:

“真是小生意的话,叔叔让给侄儿如何?”

这话一出,长须男子这边的人都是齐齐变色,那些站在坑中的武者直接释放出了炁体,光芒闪闪的很是刺眼。

“燕世侄,你若有心参与,我这个当叔叔的分你一些不算什么,但你若想抢,那你得问问这些勇士答不答应!”

长须男子使了个颜色,身边一人取出一个烟花放了出去,很快,大坑另一个方向的拐弯处,冒出了一大群的武者来。

只看大坑中的人跟贵人们,人数对比显然是劣势。

但是长须男子明显留了一手,后出来的这些武者,足有百人。

虽然这些武者基本上都是二级武道,但是人数众多,不仅扭转了人数的劣势,真打起来,燕长歌这边的甲士们武力还是逊色一些的。

“这是你所有的人手了把?”

燕长歌并没有被吓到,反而早就料到了似的问道。

长须男子隐隐有些不安,燕长歌则是向自己手下点了点头,同样一个信号发了出去。

“吾等天青派!”

随着一声呼喊,几十个身着白色长袍的修行者先后出现在了两边的土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