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惩罚

燕长歌人都傻了,眼睁睁的看着叶开跟玉凝霜缓缓的走到了自己跟前。

“燕公子,就此别过了!”

叶开打了个招呼。

虽然没有特意的嘲讽,但是他从燕长歌面前安然走过就是对燕长歌最大的侮辱。

燕长歌鬓角的青筋爆起,那根他最喜欢的马鞭都被捏的变了形。

“你若敢伤我师妹一分一毫,我吴源发誓,即使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将你碎尸万段,永不超生!”

吴源盯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叶开,语气森然的说道。

叶开耸了耸肩,他相信吴源说这些话的决心,但是并没有多少畏惧感。

两人沿着天青派开出的小路走出了骨冢,几个天青派的弟子始终跟在左右。

一方面是防止燕长歌下黑手,另一方面也是给叶开压力。

“差不多了,你可以走了!”

叶开感觉到自己的炁体已经恢复了一半,压低声音说道。

同时,叶开握刀的手松了松,准备给机会让玉凝霜逃回去。

“三师兄,牵匹马过来,我不想走路!”

玉凝霜突然站住了脚,不走了,向跟着的那几个人其中一人喊到。

三师兄朱果是一个圆脸庞,面相和蔼,一看就特别有安全感。

“师妹,差不多得了,你真当师兄们是傻子啊!”

朱果脸都憋成紫红色了。

整个天青派上下,对于玉凝霜的性格那是再熟悉不过的。

她根本不可能被劫持,就算真有人胆大包天,迎接他的也是雷霆之怒。

至于在大家伙面前露出害怕的神色,还救命,那就根本可能了。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她在演戏,蒙燕长歌。

燕长歌不信,但天青派全数配合,燕长歌气的都要失心疯了却无可奈何。

“那我就不走了!”

玉凝霜赌气的停了下来,叶开也不得不停下来了。

他突然理解朱果此时的心情了,这位可真的是祖宗。

“你尊重一下我这个劫匪好不好,你也太强势了!”

叶开皱着眉头道。

“你不要管!”

玉凝霜直截了当的翻了个白眼。

双方僵持了一会,朱果败下了阵来,派弟子牵了马过来。

这让在后面蓄势的燕长歌快气炸了,天青派也太不把他当人了。

“叶公子,请于五里外放下我师妹!”

朱果把马送了过来,同时向叶开说道。

“多谢!”

叶开也不傻,天青派虽然是因为玉凝霜才配合表演的,但是他们间接救了叶开一命也是事实。

“叶公子不要节外生枝就好!”

朱果看着两人上了马。

等到两人的身影在视线里看不见了,他才说道:“你们去接师妹回来!”

几个弟子应了下来,飞奔而去。

朱果慢吞吞的回到了骨冢,朝吴源点了点头。

吴源挥了挥袖子,天青派的弟子这才散了开来。

燕长歌瞪着眼睛,冷哼了一声,率着百余名甲士骑着马浩浩荡荡的出征了。

五里很快就到了,叶开干脆的跳下马来,示意玉凝霜可以回去了。

“过河拆桥啊!”

玉凝霜似笑非笑的盯着叶开,两人同乘一匹马,原本避免不了擦擦碰碰。

但叶开硬是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一路飞奔过来,尽然自始至终没碰玉凝霜一下。

“大恩不言谢,更何况是救命之恩!”

叶开回道。

“但是我感觉你转头就会不认账了!”

玉凝霜看着叶开,眼神狡黠。

“说吧,要字据还是发誓!”

叶开不想拖延时间,干脆的问道。

“我要你答应我三个要求!”

玉凝霜说道。

叶开抿嘴道:“三个怕是多了点吧!”

玉凝霜洒脱一笑,伸出一根手指:

“那就一个!”

叶开点了点头。

“你走吧!”

玉凝霜手一抬,直接把叶开丢到了马上,随后一巴掌,马匹托着叶开飞奔了出去。

“什么要求你还没说啊?”

叶开在马上坐直了,回头问道。

玉凝霜只是微微笑着,没有回话,叶开心里不由得一沉,这人情欠的太大了,恐怕不好还。

只是叶开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跟玉凝霜掰扯了,隐隐震动的地面自己空气中躁动不安的天地灵气都在警告叶开,后面有大批人追来了。

燕长歌紧咬着后槽牙,他暗暗发誓,这次抓到叶开,立马一刀斩了,再这样搞下去,叶开都成他的心魔了。

追了没多久,他就看到了天青派弟子护送回来的玉凝霜。

玉凝霜神情自若,哪里像是刚刚被绑架过的人。

燕长歌狠狠的瞪了玉凝霜一眼,没做停留,而是加快了速度。

回到骨冢,玉凝霜被叫到了吴源面前。

“胡闹!”

吴源冷哼了一声,接着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

作为天青派掌门的大弟子,吴源不仅是玉凝霜的师兄,同时也是未来的掌门。

玉凝霜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一遭,大师兄虽然也很疼她,但吴源一向严厉,恪守门规,最讨厌的就是任性胡来。

要不是玉凝霜是他一手带大并教导的,等待玉凝霜的绝不会只是一顿骂。

“这里你不要待了,立马收拾行李,我派人送你回宗门,回去后面壁三个月,没有我的命令,不得下山!”

吴源冷声道。

“师兄,我不想回去!”

玉凝霜撅起嘴,不情不愿的说道。

“你要是不听我也没办法,大不了师父闭关出来,我以死谢罪!”

吴源抬头看天,表情决然。

“我听就是了!”

玉凝霜跺跺脚离开了。

吴源摇了摇头,他虽然不清楚玉凝霜救叶开的缘由,但这样做了,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事后如果玉凝霜不接受点惩罚,不仅是燕家无从交代,天青派的名誉也会受到损伤。

叶开还不知道玉凝霜被赶回山上面壁,心里还寻思着如何还这个人情。

等他发现追兵近了的时候,彼此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近了。

眼看着那条河就在几十步开外,叶开却是听到了嗡嗡的声音,好似一大群苍蝇飞过来了似的。

随着身后袭来的力道,叶开意识到了这是箭雨。

炁体覆盖在身体表面,叮叮当当的响声中不少箭被挡了下来,但是更多的箭也是射到了马身上。

在感觉到坐骑坚持不住了,叶开跳了下来,飞奔几步出了箭雨的范围,回头看去,那匹马却是被射成了刺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