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讲和

“七师弟!”

吴源悲痛的喊了一声,心如刀绞。

培养一名点穴师,花费的资源跟心血是远远超过一名普通武者的,最重要的还是可遇不可求,即使是天青派,点穴师也是宝贝般的存在,损失不得。

莫龙象实际上是久经沙场的真正悍将,别看他在杨家表现的是一副智者文人的模样,一旦动了真火,厮杀起来,那仿佛就是杀神在世。

“一个不留!”

又斩杀了两个甲士之后,莫龙象麾下的骑兵全部冲了出来,骑在马上的莫龙象月牙长刀一挥,下达了格杀令。

双方底下的人修为水平差别不大,甚至是吴源这边的人个体实力更高一些,毕竟这些人都是王朝阳跟燕长歌花费重金请来的,实力太逊根本入不了选。

走江湖的人最擅长的就是单打独斗跟小规模的混战,但是到了真正的战场上,还是训练有素,令行禁止的军队说了算的。

两三百人的方阵在幻阵破灭之后,根本无法抵挡数倍于己的骑兵反扑,尤其是还有莫龙象这个杀神带头屠杀。

吴源眼睁睁的看着天青派的好几个弟子被淹没在了黑色的战旗之中,即使有刺眼的炁体光芒冒出,也是瞬间被扑灭。

天青派的人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陷入到这种绝境中。

他们的武技平日里精湛绝妙,但是在这里,四面八方刺过来的长枪根本不是一招半式能够招架的。

往往是武技才刚起手,人就被扎成了筛子。

对于如何杀死敌人,隔绝世外修行的天青派弟子,显然是远远不如这些厮杀于边境的士兵的。

等叶开制服了朱果这边的这些人,押着俘虏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天青派的一个弟子满脸惊恐的死在十数个黑旗军的围攻之下。

“伤亡如何?”

叶开来到了莫龙象的身旁问道。

“死了百多个,重伤几十人!”

莫龙象脸色阴沉,这样惨重的伤亡要是在跟异族人的战争中发生的,他至多是有点心痛。

但是在这里,是他无法接受的。

所以在冲出幻阵后,他没有一点的留手。

叶开皱了皱眉头,这么短的时间,伤亡这么大,这恐怕是近几年来,黑旗军伤亡最惨重的了。

莫龙象看到了叶开的亲卫们控制的朱果等人,眼神里闪过了一丝恨意。

“他们已经投降了!”

叶开看出了莫龙象的意思,轻声道。

“家主在此等候,属下去诛灭这些贼人!”

莫龙象将自己这边重伤的士兵丢给了叶开,然后整合了一下队伍,再次冲了过去。

叶开来不及阻拦,或者说也拦不住,就看着莫龙象带着自己的人冲进了一团迷雾中。

那是另一个幻阵。

“莫兵主动了真火了!”

邓武小声说道。

很快,那片迷雾就散了开来,震天响的喊杀声中,手持月牙长刀的莫龙象再次杀了出来。

他的身后,是负了伤的陈彬。

陈彬麾下的黑旗军比莫龙象伤亡还要惨重,几乎人人带伤。

幻阵被破,无论是天青派的修行者还是普通的武者,根本无法抵御黑旗军的反攻。

百余人几乎是在瞬间被挤杀在了原地,一个人都没逃出来。

“四师弟,五师弟,快撤回来!”

站在后方督阵的吴源果断的给剩下的两个方阵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五个幻阵相辅相成,同气连枝,被破了三个阵,剩下的两个阵很难再支撑下去,如果再被莫龙象冲进去,结果必然是被屠戮。

最后的两团迷雾主动消失,天青派的人飞速的后撤了回来。

方阵中的武者跟甲士们跟着也撤了回来,只不过速度并没有他们那么快。

“飞枪!”

莫龙象一声令下,骑兵们将长枪挂在了马上,伸手摸出了短上许多的标枪。

呼呼的风声中,标枪脱手而出!

“大师兄!”

一名天青派的小弟子修为尚浅,跑在了后面,他本能的感觉到了恐惧,高声大喊。

吴源一个健步冲了出来,但是根本救不到,标枪飞过来的速度虽然比不上箭,但是冲击力跟杀伤力是箭根本比不了的。

箭雨吴源还能咬咬牙,拼着受重伤冲一冲,标枪就是真的无能为力了。

轰隆隆的声响过后,跑慢了的人全部被钉在了地上,吴源盯着的那位小弟子,更是身中数枪,立时就没气了。

“叶开!”

吴源一声怒吼,隔着数千黑旗军,盯住了这个不久前他刚放走的人。

“家主!”

邓武一把拉住了叶开骑着的那匹马,阻止他过去。

“没事!”

叶开示意邓武松手,打到这个境地,彼此损失都很惨重,是时候谈判了。

叶开驱马过来,路过莫龙象跟陈彬身旁的时候,两人跟在了叶开的身后。

到了阵前,叶开看着浑身冒着刺眼光芒的吴源,凝视了一会道:

“你们走吧!”

吴源将牙咬的嘎吱作响,双目怒视,仿若没有听到。

“死的人够多了!”

叶开回头看了一眼,战场一片狼藉,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百具尸体,阳光照下来,地上的血显得格外刺眼。

“早知如此,我就该让燕长歌杀了你!”

吴源不甘心啊,他带着几十名弟子下山,死了一半不说,连身为定穴师的七师弟也给葬送在了这里。

“这是两码事!”

叶开摇了摇头。

“姓叶的,你恩将仇报!”

天青派弟子纷纷怒骂道。

叶开扫了他们一眼,指了指不远处的骨冢,沉声道:

“盗掘骨冢,残杀边军,即使是你们天青派也承受不起,我现在放你们走,就是在还你们的情!”

天青派的弟子们顿时不说话了。

吴源则是死死地盯着叶开,一字一顿道:

“天青派不需要你高高在上的赦免,有种你就把我们都杀了,我且看你能活到几时!”

“家主,此人冥顽不灵,杀之!”

陈彬在一旁插话道。

叶开斜了陈彬一眼,眼神幽冷。

陈彬脸色微微一变,看向了一旁的莫龙象,莫龙象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盯着他。

吴源那是实打实的四级武道巅峰,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对付,即使身后还有几千兵马,但要把吴源逼急了,天晓得自己这边又要死多少人。

说个不好听的,要是吴源发了疯的盯着他们任何一个人,即使最后吴源也得死,但是被盯到的那个人,必然是要走在吴源前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