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云清翼的训练

樊天星出去了一会儿,一炷香的时间,云清翼也出来了。

一看到云清翼,樊天星就冲了上去:“云姐姐云姐姐云姐姐,你和他说什么了呀?”

云清翼用严肃的眼神看了樊天星半秒钟,随后便收敛起来,改成一副笑脸:“没说什么大事。”

樊天星也没多问,“那那那,云姐姐你教我点本事吧,我好防身,不能每次都让你来救我对吧?”

云清翼嘴角勾起一丝微笑,点点头。

在那之后,樊天星待着更多的地方,不是四翼天鹰一族的领地,而是和云清翼初遇的那个山洞。

也是……樊天星最开心的一段时间。

云清翼带他来到一片宽广的雪地,对樊天星说道:“你的妖力不足是很明显的缺点,与你的主人相比,力量不足是很明显的,但是我可以提升你的速度。在速度方面,我是最有发言权的。”

毕竟,天下间单比速度,没有妖魔人胜得过青翼鸢妖。

“我这一段时间会先训练你的速度……”

樊天星:“好好好!”

云清翼拿出三样物品,分别是一套锁链、一块石头,还有一株白色雪莲。

“这三样物品分别是,傅妖链、千均黑岩和天山雪莲,天山雪莲有大补增进妖力的功效,你先服下。”

樊天星已经十分相信云清翼了,毫不犹豫的就拿过来咬了几口,狼吞虎咽吃完了。

“好苦,好苦,好苦!”樊天星苦的脸都成了囧字。

云清翼又说道:“把锁链缠在身上,拿着黑岩飞起来。”

“好好好。”樊天星一口答应下来,但樊天星刚将锁链缠在身上的那一刻,全身就一哆嗦。

“怎么回事,我的妖力怎么运不起来了?”

云清翼解释道:“缚妖链,本是人类发明的用来束缚妖怪的一种锁链,可以封住妖怪的妖力,从而让妖怪失去反抗能力。你现在被锁住,不能运用妖力起飞,只能单纯的用翅膀飞行。这样既可以锤炼的妖力更加雄厚,也可以锻炼你的体能。”

樊天星吃力地将所有的锁链都套在身上,感觉妖力尽失,身体被掏空。

随后,樊天星又迈出艰难的步子,去拿那块看起来不大的黑色石头。

然而,双手用力去掰动那块黑色石头,却只能使那块石头移动一小步。

这一块只有一个人脑袋般大的黑色岩石,估计起码也得有2000斤重了。

云清翼又解释道:“千均黑岩,重量级大,你不能运用妖力,只能单纯的靠肉体扇动翅膀,托起黑岩飞行。”

“如果你连这点都做不到,那你就……”

然而,还没等云清翼的话说完,樊天星就已经抬起黑色岩石吃力的飞了起来。

樊天星并不宽大的翅膀使劲扑棱着,显得是那样的吃力,那样的勉强。

“我,樊天星,绝不会轻易认输的!”樊天星口中吃力的挤出这几个字。

云清翼看着樊天星,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点点头。

樊天星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却仍抱着黑岩,身缚锁链越飞越高。嘴里自个儿嘀咕着:“我……一定要成为北域最强!”

训练很苦。

一天之中,有八个时辰都在训练。缚妖链不断增强着,举起来的黑岩也在不断增大。

每天都练到胳膊酸痛,妖力耗尽。

但,樊天星内心深处,那个永远在远方默默看着自己的青色身影,为了云清翼,自己也要奋斗。

我,一定要能强大到能保护你。

这样,痛并快乐着。

两年后,仍然是云清翼与樊天星初遇的那处山洞。

“云姐姐云姐姐云姐姐!我的妖力又突破了!”樊天星身上用缚妖链扛着一坨巨大的黑岩,高兴的跑到山洞里,里面却空空如也,不见云清翼的身影。

“砰”!樊天星将锁链和巨岩放下,砸在地板上,发出沉沉的闷响。

山洞里空荡荡的,除了一些普通的生活物品桌子床铺之类的外,根本不见他云清翼的身影。

两年来,热爱生活仪式感的樊天星在这山洞里前前后后的添置了一些物品,宽敞的山洞内成了一个小家。

如果长期在这里生活的话,估计也会很舒适。

云清翼没来,樊天星就躺在床上无聊的发呆。

樊天星摸摸床榻,又看看其他的桌子,杯子之类的,竟没有一粒灰尘。

樊天星自言自语:“说起来,这里的所有物什放这么久了也没落灰,好干净啊……”

樊天星每天锤炼自己的身体和妖力回来已经很累了,时间也不多,当然没有太多空闲时间打扫了。

基本上没怎么整理打扫过,但现在看来,所有物品都摆放整齐十分干净。

樊天星突然一激灵:“难道难道难道……是云姐姐在打理我们的小家?”

想到这儿,樊天星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微笑。

突然,樊天星的余光瞟到不远处的床榻上,一叠青色的女子衣服整齐的踏好。

难道!是云姐姐的随身衣物?

“嘿嘿嘿……”樊天星嘴角扬起一丝邪笑,看四下无人,一双手悄摸摸的伸向衣服。

“嗯……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樊天星抱起云清翼的衣服,秀了嗅,的确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

“你在干嘛?”

樊天星刚没享受一会儿,身后就传来一道无情而又熟悉的声音。

吓得樊天星一激灵,羽毛都掉了几根。

“云云云……姐姐……”樊天星吞吞吐吐的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转过身就看见云清翼犀利的眼神像在审判着自己。

云清翼看了看地上零散的自己的贴身衣物,又看了看紧张无比的樊天星,顿时明白了什么……瞬间老脸一红:“樊天星!”

不一会儿,樊天星被迫用缚妖链锁住,然后举着一块巨大的黑岩过头顶。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云姐姐,我真的错了。”樊天星不断苦苦哀求着云清翼能网开一面放过自己,但云清翼却装作并没有听见。

只是在一旁安心的喝着茶。

云清翼喝下一杯茶,缓缓开口:“小小年纪,思想就如此不纯洁!你今天再给我举半个时辰岩石。”

樊天星:“呜呜呜……”

云清翼又召唤到:“小紫,出来。”

原本樊天星举石头举的好好的,突然“嗖”地一下,一个少女模样的青翼鸢妖就站到了石头上。

“族长,有何吩咐?”那个名为“小紫”的青翼鸢女妖向云清翼尊敬地打道招呼。

云清翼指了指正举着的石头的樊天星:“看住他,让他举满半个时辰的石头,然后你和他切磋一下,他能碰到你就休息,碰不到就再举办个时辰。我回族中先有事。”

“好的族长。”小紫鞠躬道。

说完,云清翼就化成一道青色残影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