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引灵鸟白袍男

砰——砰——

随着被冰封的两坨赤金炎掉落在地上,直接碎成了冰渣子,四溅开来。

赤金炎已经从本质被冰封了!

赤金炎已经不再燃烧,只有一个轮廓的图案在冰块里,随着冰块碎裂,赤金炎图案也裂开了。

金九、金十一胖一瘦两张脸,全都展现出同一款惊讶的表情。

冰冻火焰,而且这可是是毒火赤金炎!

这是什么招数!

轻轻一碰就把赤金炎冰冻了!

“你是谁!”金十引以为傲的赤金炎在星天凡面前就如同玩具一般,脸上甚至都呈现出惊恐的表情。

“你到底是谁!”金九用慌乱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个恐怖的人。

星天凡站在面前,就那样站着,仅仅刚才一招……不,甚至连出招都算不上,没见多大的妖力波动,顶多算伸手轻轻点了一下。

现在,星天凡强大的气场,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都让金九、金十的妖力无法在凝聚起一团赤金炎!

这即使是一方妖王也无法做到如此!

金九头上冒出了虚汗,突然脑海中联想到一个可怕的存在。

北域那位,一指便可冰住一位妖王!

但……可能吗!

星天凡表情依旧蔑视着两人,缓缓开口:“我?我不过是一个来自北域,在炎黄学院任职的老师罢了,名为星天凡。”

来自于北域……

星天凡话更加验证了金九的猜想,金九嘴里颤抖着嘀咕着:“星天凡……北域……樊天星……”

“北域,樊天星!”

金九不仅让自己吓了一跳,连旁边的金十也同时吓了一跳。

樊天星捂住他们两个的嘴巴,“低调一点,我不太喜欢张扬,懂?”

这可把金九、金十两个吓了一跳,还以为星天凡要把自己冰封了,随后知道星天凡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连忙把头点成了拨浪鼓。

星天凡放开手,“你们走吧,今天的事不要张扬,否则就算是赤面蛤婆出马,你们两个也会变成冰棍。”

“是是是……”金十、金九连忙像见了瘟神般离开了。

“哇哇哇,师傅你好帅呀!”云清翼这个两眼冒小星星的小萝莉凑了上来,抬头一脸“崇拜”的看着星天凡。

“帅吗?”星天凡一改刚才严肃的神态,露出了笑容。

“嗯嗯嗯!师傅帅呆了!”云清翼溢于言表的崇拜,让星天凡看呆了。

这副脸庞……和那时,除了稚嫩一点,没有什么不同。

太像了。

云清翼……师傅……云姐姐……

恍惚间,星天凡脑海中又浮现出始终在身边陪伴自己的那张脸,百年来,一直陪自己在那一个山洞里。

云姐姐,我想你了。

星天凡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云清翼稚嫩的脸庞。

然而,现在的云清翼,不到一天前还和星天凡还素不相识。。

“师……傅?”云清翼见星天凡做出抚摸自己脸颊这种有点亲密的举动,脸微红了。

星天凡还是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眼前这张熟悉的脸颊,星天凡情不自禁的要吻了上去,头向云清翼凑了过去。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星天凡的嘴唇就要触碰到云清翼的额间。

“师……师傅?”云清翼脸红得像只熟透的虾,不断向后退着,但星天凡越来越得寸进尺,竟将云清翼抱住了。

“啪”!云清翼抬起小手,无情而又残酷的一巴掌,将星天凡打回了现实。

云清翼捂着小手连忙后退几步,娇羞欲滴的脸颊上隐隐现出一分愤怒:“师傅,我觉得……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还不到那一步!”

云清翼这一巴掌并不疼,反而打醒了星天凡。

星天凡捂着脸颊,但眼神中并没有多少愤怒,甚至还有一丝愧疚与不安。

对呀……关系还没到那一步,自己认识现在的云清翼还不到一天。

星天凡蓝色的双眸中暗淡了些许,刚想伸出手道个歉,但云清翼却跑远了。

星天凡看着云清翼跑远的身影,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追上去。

自己把云清翼吓跑了。

星天凡摇摇头,突然,脑袋一转,在远方察觉到一丝熟悉的妖气,身形一闪,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几秒后,远处的一座小山峰上,星天凡“倏”下一闪现到了一个人身后。

此人身穿一席白色长袍,身材修长,面色白皙清秀,双手而负背对着星天凡,给人一种幽然的气息,或者说,浑身上下飘出来一种令人阴森森的妖气。

一只妖。

“刚到这里,你就来了。北域妖皇,速度第一,名不虚传。”那只身着白袍的男妖缓缓开口,一言一语之间都给人一种优雅阴柔的感觉。

星天凡眉头一皱,略有些质问的口气:“引灵鸟一族,你们来炎黄国做什么?而且看你这样子,估计也是灵魂状态。”

“我?”白袍男转过身正面对着星天凡。

但白袍男的脚是没有实体的,是以白色雾气状漂浮在空中,虚虚实实,仿佛触摸不到。

灵魂状态。

白袍男阴柔的微微扬起嘴角:“你北域妖皇樊天星,能来这炎黄国易名改姓当一个小小的妖怪老师,我就不能来看看八翼天鹰的笑话了?”

樊天星拳头一紧,“如果我认为你在挑衅我的话,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这一爪也可以冰封一些不强大的灵魂,你要不要试试?”

“鹰皇说笑了。早就听闻北域鹰皇—八翼天鹰脾气不好,今日一见,果真如此,一句玩笑话都当真。”白袍男不冷不热的笑了笑,修长白皙的手指略微带点兰花指,指向远方一个小萝莉的身影,正是云清翼。

“鹰皇来这,还不就是为了她吗?他的前世青翼鸢妖王云清翼,和鹰皇的过往,我可是一清二楚。我这次来,说不定还可以帮到鹰皇。”

“鹰皇也知,我们引灵鸟一族,专门负责把那些死者的灵魂引向天度,前世今生,我们引灵鸟都了如指掌。”

星天凡听了白袍男这番话,眉头紧锁。

“我当年求过你们引灵鸟,可你们给出模棱两可的答复,让我自己用心感受,如今我自己找到了她。你们除了从死者灵魂上偷窥一些过往,还能干什么?”星天凡身上泛出一丝寒气,白袍男的灵魂触碰到寒气,微微颤抖了一下,但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星天凡反问:“而且你们只引灵鸟,往往都是对外界事情不管不顾,怎么会为了帮助我万里迢迢跑到炎黄国来?”

“关于鹰皇的问题。”白袍男抬手一挥。

一阵白色雾气过后,一枚散发出浓浓的白色雾气的白色圆丹呈现在星天凡眼前。

“这是一枚魂鸣丹,只要给人或妖或魔服下,服用者就会与前世记忆产生共鸣。当然,必须有一个前世和服用者相关的人作为引导引出某些记忆,与服用者全是相关联系越紧密就越好。鹰皇大可拿去给她服用,如果有什么副作用,我的灵魂可以随时被你捏碎。”白袍男将魂鸣丹递给星天凡。

星天凡将信将疑的接过,迟疑片刻后便收了起来。

如果白袍男真的敢骗自己,大不了,真的将他灵魂冰冻捏碎,或者直接打上引灵鸟的大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