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北域走狗

“黄兄果然不亏为几代来最杰出的家主,破世十拳,一拳震地,一拳撼天,一拳破世……历代黄家家主使出已是极限,黄兄竟能打出六拳,乃是人中龙凤!我法力低微,怎能与黄兄相比?”

赫连欢在黄一龙面前,还是有些许恭敬的。

黄一龙听到这一阵吹捧,咧起嘴:“哎,赫连弟何必妄自菲薄,你烈阳九珠九珠齐出,放眼天下,又有寥寥几人能抵其锋芒?”

赫连欢说的只是客套话而已,只是笑了笑,倒也没有否认黄一龙的话。

赫连欢看向近在咫尺的北域,说道:“此次进攻北域,姬家竟然拒绝出战。看来那轩辕一剑,第一修灵世家也不过如此。等此次拿下北域,回到炎黄国,第一修灵世家的称号恐怕就要归黄家了!”

“不见得。”黄一龙皱了皱头:“且不说北域。除去轩辕姬家,那黑白双剑的姚家,天下第二剑,就不比我黄家弱上丝毫……而且,轩辕姬家老家主虽然病逝,但这代少家主,也不简单。”

“哎……黄兄哪需考虑这么多,轩辕姬家少主即使再强也只是小辈,现在是我们老一辈的天下!”

“赫连弟言之有理。”

“哈哈哈……”

两个商业互吹的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但突然,一阵诡异的阴风拂过,赫连欢和黄一龙的眼神突然间凌厉。

“谁!”

“何方妖孽胆敢在我们面前装神弄鬼!”

随着一阵冷风,一阵强大的妖气乍现,樊战尘的身影出现在赫连欢和黄一龙跟前。

赫连欢看见了樊战尘,眼神中略带不屑,冷哼一声:“原来是你。”

黄一龙看着他的眼神就更加蔑视了。

但樊战尘倒是不慌不忙地露出一个笑,但是,是不是笑里藏刀就说不定了。

樊战尘恭恭敬敬的对他们俩进了个标准的抱拳礼:“赫连家主,黄家主,小妖已经说服血狼妖一族,助我们攻打北域。”

“别别别!”赫连欢手臂带着暗红色长袍一挥,对樊战尘说道:“不要说是‘我们’,你只是一个充当跑腿的小角色小妖怪,而我们是除妖除魔世家,整可相提并论。”

赫连欢心里其实很清楚,像樊战尘这种自告奋勇,很早就勾搭上人类的妖怪,绝对是一个两面三刀,吃你爬外的角色。

这妖孽的奸诈程度,绝对高出许多人类。

笑里藏刀的妖怪,往往才最可怕,你不知道何时会冷不丁的在你背后捅上一刀。

所以,赫连欢还是与樊战尘保持距离,但又不得要他去串通北域内部,以助自己攻下北域。

“哼。”黄一龙看着向自己恭恭敬敬的樊战尘,更是有些轻蔑的冷哼一声:“你也为北域众妖之一,却是如此的歹毒,阳奉阴违的家伙!我黄一龙平生就最看不起你这种当走狗的家伙!”

黄一龙打心底里看不起这种贪生怕死、表里不一的妖怪。

如果说,是那种在自己进攻北域时顽强抵抗、殊死一搏、有血性的妖,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黄一龙倒是佩服的很,说不定还会饶下一命。

但是像樊战尘这种自己也是北域的一份子,却向人类当走狗,口腹蜜剑的妖,黄一龙是打心底里厌恶。

黄一龙自己就是血气方刚的九尺男儿,佩服那种血气方刚的精神,无论人还是妖。

“黄兄,少说两句……”赫连欢在我耳边低声提醒道。

黄一龙也只好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

他甚至不想看见樊战尘这个伪善的妖。

要不是樊战尘还有点用,能打探北域内部情报,策反嗜血的血狼妖,黄一龙早就想一拳将他轰死了。

“呵呵呵……”

樊战尘眯着眼,眼神之下闪过一丝阴霾,但很快就被控制住了:“黄家主说的不无道理。我的确是你们的走狗,但我们双方互助共赢。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方式,这就是我的生产方式,只不过和别人有些不同罢了。”

“哼!”黄一龙听了此番话,依旧不屑的冷哼一声,没有搭理樊战尘。

赫连欢倒是鼓了鼓掌:“好,樊战尘,酬劳我会再增加五成。三日后,我会率几千名精英子弟进攻,到时候……”

樊战尘扬起一丝阴森的笑容:“到时,血狼妖一族会率先冲锋当炮灰,把四翼天鹰和金雕一族的实力耗个几成,然后你们进攻,拿下北域最强大两大种族……吞下北域轻而易举!”

赫连欢一拍即合:“好!到时就按我们上次所谈,你掌握四翼天鹰和金雕一族,其他妖族就将被我等铲平!”

而黄一龙,捏了捏拳,手上青筋爆出,但随后便松开了,也当做是默认了。

黄一龙很不屑于做这种是卑鄙小人之行径。

但为了炎黄国的大业与安危,不得不出此下策。

而另一边,北域之巅,万里清空,独有两影。

“云姐姐……我,喜欢你!”

随着樊天星红着脸鼓足巨大的勇气对云清翼说出这一句话时,云清翼的脑袋瓜子也是在嗡嗡的响。

这自己养的小混蛋何时这么大胆?

这算什么?

徒弟对师傅的仰慕之情吗?

当然不是,明显不是。

云清翼与樊天星头一次有如此亲密的身体接触,浑身都发热了。

“你……你……你说什么啊!”

“啪”一下,云清翼下意识一巴掌就呼啦过去。

云清翼就此时像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不知所措,与她平时的高冷形成了巨大反差……

好一会儿后,云清翼和樊天都吹了吹北遇的冷风,勉强冷静的下来。

云清翼到樊天星面前,尴尬的咳了咳,然后从手中变出三朵新鲜的天山雪莲递给樊天星:“来,把这吃了。”

樊天星一抬头,就看见那三朵雪白圣洁的天山雪莲。

保存的很完好,每一朵都没有弄掉一片莲瓣,天山雪莲里有着富裕的灵气,吃下后灵气转化为妖气。

但,这是樊天星满满痛苦的童年回忆!

樊天星在以前与云清翼度过的百年里,她几乎每隔几天就会带回来一朵这东西给自己吃。

天山雪莲,名字好听,苦不拉几的,简直苦的要妖命,樊天星每次都是闭着眼睛安慰自己勉强吃下的。

但樊天星还是接过云清翼手中的三朵雪莲,然后服下。

体内一股微微的妖孽波动后,樊天星吐了吐舌头——这玩意实在太苦了。

真不想吃。

“好好修炼吧。”云清翼语气淡淡的说完这一句话后,转身就要走。

“云姐姐……”樊天星叫住了云清翼,神态有些扭扭捏捏的:“内个……刚才,云姐姐……你……同意吗?”

云清翼是背对樊天星的,回想起刚才樊天星对自己大胆,脸颊又是微微一红。

但随后,云清翼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等你变得更强吧。”

说完这句话,云清翼便展开双翼匆匆飞去。

幸好自己是背对着樊天星的,不然樊天星又得看见云清翼的老脸通红了。

“等我变得更强……这么说,云姐姐没有拒绝!”

樊天星欣喜若狂,突然像打了鸡血般跳起来,对着天空中越飞越远的云清翼大声吼道:

“云姐姐,你听好了,我一定会更强的!”

“到时候,你要嫁给我呀!”

云清翼脸颊微红,笑了笑。

师徒恋,倒也不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