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妖魔之气

而这人,正是樊天星的那个二哥——樊战尘!

此时的樊战尘,脸上充满了被岁月磨砺的沧桑,不像几百年前那般精致细腻。

但唯一不变的,还是那笑里藏刀的面庞。

“你是谁……”云清翼用微微的惊恐的眼神看着樊战尘,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因为樊战尘这个人给云清翼的第一眼感觉就是阴霾,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尤其是他那嘴角一丝若有若无的笑,阴森森的。

而那种眼神,就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般。

“你,呵呵呵……”樊战尘眸子里充满了阴晦,“云清翼,要不是因为你,我现在也不至于如此落魄……樊天星我奈何不了,而你……”

云清翼听完樊战尘的话,表示十分疑惑,自己招谁惹谁了?

樊战尘粗鲁的拎起云清翼白皙纤细的手臂,她柔弱的小手就被拿捏的死死的。

樊战尘用的劲很大,云清翼的手腕甚至出现了红肿。

“不要!”

云清翼徒劳的挣扎着,但樊战尘倒是越掐越紧了。

“放开那个女孩儿!”

夜无殇大喊着冲了上来,一股魔气化而为掌朝樊战尘袭来。

而樊战尘,只是轻蔑地扬起一丝笑,张开口,微微一吸。

夜无殇以魔气化成的掌,竟然在即将打到樊战尘的前一刻,化解魔气被吸入他的口中!

樊战尘双眸一黑,夜无殇的魔气完全化为他体内的能量,樊战尘惬意的抿了抿嘴。

“你,也是魔修!”夜无殇正经的打量了樊战尘一下:“你是妖堕魔,而且修炼的功法……”

樊战尘修练的魔功实在太诡异了,竟然可以将其他人的魔气吸为己用!

看着夜无殇震惊而愣住了的神情,樊战尘用高傲的眸子撇向他:“小子,你太嫩了,根本不懂得真正的魔修的强大。你所修之魔道,根本不具备魔的霸道强大!而我,却掌握了真正的魔道!”

“万魔皆化为魔气,为我所用!”

樊战尘突然张大了嘴巴,双眼由黑转为血腥的红色,疯狂的吸食着四周的魔气,一些不远处的魔修甚至也被殃及,体内的魔气被迅速吸入樊战尘的口中!

而我短时间内模器更是迅速的。飞身。

一旁的他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啊,看着他的样子。我的心头又是一颤。

樊天星……

云清翼的脑海中,又回想起了樊天星的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

但仅仅是怔住了半秒,云清翼便迅速回过神来。

云清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陷入片刻间的画面回忆,短短半秒,脑海中模糊的画面纵即逝,云清翼也根本想不起什么来。

但只记得,樊天星……似乎……对自己很重要。

而樊战尘,疯狂的吸食了四周杂乱无章的魔气后,身体似乎承受不住了,体内每一条经脉纹路都充斥着令人恐怖的黑色!

突然,樊战尘身后突然伴随着一股魔化了的妖气,四张巨大翅膀展开!

每一只翅膀化成的虚影,都有十多米长!

而唯一与四翼天鹰一族的纯白的翅膀不同的是,樊战尘的翅膀上充斥着如同密密麻麻的树根般黑色纹络,黑脉爬满了他整张纯白的翅膀,显得十分择浑浊不堪。

但樊战尘宽大的四翼投下来的阴影,翅影如同一张黑色巨爪般把云清翼包裹住。

樊战尘本质上的种族还是四翼天鹰,翅膀越大越长,就证明妖力越强大,实力也就越强。

樊战尘现在的四翼,翅膀虚影规模,早已超出当年的四翼天鹰妖王樊白!

大妖王级别!

樊战尘翅翼仅仅只是微微一挥,就带动着冰冷凌冽的大风铺天盖地的刮起,妖和魔混合之气冲天。

樊战尘这种力量,早已不是纯粹的妖气了,而是魔气。

用下作古怪的方法去吸食别人的魔气以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为得到力量而不择手段,这正是樊战尘最爱好的手段。

“可恶,被他装到了……”夜无殇看着樊战尘既然帅过了自己,有些不服:“你……到底是谁!”

樊战尘居然直接放开了云清翼的手,云清翼赶紧将自己被掐的红肿的小手收回。

四翼一张,双手仰天而起,樊战尘抬头吼道:“樊战尘!”

“我,是樊战尘!总有一天我会打败樊天星,即使不择手段,也要让世人知道我的名字!”

樊战尘膨胀的魔气涌动,抬头望向天空中,话语中充满了自负与自傲。

但当樊战尘低头一撇时,夜无殇已经抱着云清翼跑出好远了。

“真以为本公子会听你在那里bb呀!三十五计,跑为上策!”

夜无殇不顾形象的抱云清翼飞奔,云清翼的双马尾也随着奔跑的风“duangduangduang”地弹了起来。

夜无殇掂量着手中的云清翼,虽然身材娇小,但那两个双马尾估计也占了很大一份量了,不禁吐槽:“哎呀,我去,小萝莉,我说你为什么要留这两个大的马尾?你很影响我奔跑的速度耶!”

“哼哼哼!”云清翼傲娇一撇头:“两个双马尾是基本操作啊!你不觉得很可爱吗?况且,你不会用飞的吗?”

夜无殇逐渐开始喘着气:“呼……呼……刚才魔气被他吸完了呀,没魔气飞不起来了呀!”

云清翼一哼:“哼,就知道你不靠谱,但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本姑娘也好心救你一命吧!我会飞。”

夜无殇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哎呀,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可是救了你呀,你不感谢我……等等,你说你会飞?”

“那当然!”

云清翼身后一双青色翅膀的虚拟瞬间浮现。

夜无殇被云清翼抓着衣服领子,云清翼就带着他“扑棱扑棱”几下飞了起来。

虽然云清翼的翅膀略显娇小和稚嫩,但毕竟也是青翼鸢一族,速度还是说的过去的。

即使提着夜无殇这么重一个人,云清翼也飞得飞快。

“你会飞这种事情要早说嘛!”夜无殇惬意的伸了伸懒腰:“嘿,别说,你这小朋友还飞得蛮快。”

“额——!”云清翼两双小手有些吃力的提着夜无殇,咬咬牙:“你还动,自己多重不知道吗!”

两人飞在空中却有来有往的说说笑笑,而樊战尘的脸色,可是更加阴霾了。

被忽略,让本就不爽的樊战尘更加恼羞成怒。

“你们,是在无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