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重伤!

樊天星看着想将自己一击致命的樊战尘,满眼的不可思议,甚至感觉像是一场噩梦,却是那么真实的噩梦。

樊天星声音有些颤抖了:“爹……他……”

“樊白?”樊战尘虚伪一笑:“他也是像现在这样死在我手上,除去了你和他,我便是四翼天鹰的王!”

樊天星来自灵魂深处的痛心,瞳孔急剧震颤:“为什么,他可是我们的爹呀!”

“爹?那也只是你的爹。在我眼里,只有地位权势,没有亲情可言。”樊战尘毫无感情的吐出:“你不知道,樊白死的时候一样和你现在一模一样,一脸愚蠢的不敢相信。”

“呀!”黄一龙此时却突然暴起,大吼一声,胳膊一挥,万钧之力的破世一拳朝樊天星这儿轰了过来!

樊战尘被吓得连忙闪躲,面色煞白的质问到黄一龙:“你……我还在这呢!干什么!”

轰!!!

黄一龙拥有万般神力的一拳,竟然直接将整片雪地上的雪震得的漫天飞扬,就像漫天鹅毛乱飞!

樊战尘被吓得直接放开樊天星闪躲到一旁,而樊天星挣脱了樊战尘的束缚,也是咬牙强行忍住伤痛,以最快的速度闪开。

樊战尘好不容易闪过黄一龙的一拳,形象却十分落魄,气急败坏的朝他吼道:“黄一龙,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差点就可以要了樊天星的命,你这个傻瓜放跑了他后患无穷,我一旦暴露身份,你们就再也没有内应了!”

黄一龙却以恶狠狠的眼神回应:“老子就是看你不爽!你这卑鄙无耻的厮!”

樊战尘太邪恶了,邪恶得以至于他那副丑恶的嘴脸让黄一龙根本忍不住了。

黄一龙本就十分痛恨那些两面三刀、卑鄙下流的阴险小人,樊战尘更是十分符合黄一龙所厌恶至极的形象。

黄一龙虽对于北域来说是侵略者,不至于嫉恶如仇,但对于最基本的道德底线还是有的。

黄一龙这个人,就是最最讨厌那些下作的阴险鼠辈。

堂堂正正的战斗可以,但用卑鄙下作的手段就不行,尤其是樊战尘在樊天星面前那副得瑟的阴毒样子,就让黄一龙感到很不爽,所以黄一龙这耿直的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直接一拳轰过去也不管人了。

“猪队友!!”樊战尘气愤的一拍翅膀,四下寻找樊天星,但看见樊天星的身影早已经跑远。

樊战尘深知自己现在去追樊天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将不满的情绪全部发泄在了一旁的黄一龙身上:“唉!这下彻底的露馅了,完了都怪你,你个傻大个!”

但黄一龙哪里又是个人被别人随便当出气包的善茬。

黄一龙亮了亮比樊战尘脖子还粗的胳膊,咬着牙像个凶神般威胁:“你丫再说一次试试,信不信我一拳把你锤成肉浆!”

樊战尘认怂,像打霜的茄子般焉了,一肚子的气也只能自己默默承受,连话都不敢说,默默的退到了一旁。

樊战尘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要说正面和黄一龙刚,樊战尘还真没这个胆,就算有那个胆,也没那几条命。

另一边,人类与北域众妖还在战场上大面积的屠杀着,人妖从天上打到了地下,又从地下战到了天上,两方打的不可开交且死伤无数,双方谁都没有讨到便宜。

“金雕族,杀!”

只见高空的战场中,阿苏丹晴怒吼着,一马当先杀敌!

阿苏丹晴仅仅一个在妖怪中只能算得上小姑娘的存在,此刻,在如同绞肉机般的战场上,表现得如同阿苏烈那般生猛!

阿苏丹晴用出了与他气质不符的强力的杀招,带领着几个金雕族人在十几个人类修灵者的围攻下杀出重围,并且重伤人类。

阿苏丹晴那略带稚嫩的美丽小脸蛋上,居然表现出从未有过的自信与杀气。

阿苏丹晴被人类莫名其妙的抓捕困在笼子里后,从未经历过此事的阿苏丹晴只有深深的恐惧……

而被云清翼救出后,阿苏丹晴面对阿苏烈的时候,看见他拼死支撑的样子,阿苏丹晴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那就是带领金雕一族走向辉煌!

阿苏丹晴的脸被染上了殷红的血液,而且已经凝固了,也不知道是她自己的,或是人类或是妖怪的……

四翼天鹰、金雕一族、棕熊妖全族,外加上云清翼和小紫,都以誓死捍卫北域领土的姿态厮杀着。

云清翼与小紫以青翼鸢一族引以为傲的速度,在密密麻麻的人类中,化作两道几乎模糊的残影!

万剑丛中过,片血不沾身。

有些人类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从灵剑上被打落,一个运气不稳就不能维持空中飞行,从空中重心不稳的坠落下去,摔在地面上,尽管修灵者的体质强于普通人弱于普通妖怪,没摔死也是万幸了。

但地面的战场,而是由拥有绝对蛮力的棕熊妖一族所掌控着,人类掉到地上也没有讨到好果子吃,还要面对棕熊妖一族发疯般的追捕。

熊发起火来,那就是个活脱脱的拼命三郎,即使自己不顾死活也要弄死你。

有几个胆小的人类,甚至被发火棕熊妖王撵着逃跑,都快吓尿了。

一般修灵者手上无灵剑,普通妖怪还好说,但面对发怒的棕熊妖王,也只有等待被一掌拍飞的命运了。

此时,樊天星却踉踉跄跄的飞了过来,被血染红了腹部,看见云清翼就一把扑到了她怀里。

“云姐姐!”樊天星的头顺势倒在云清翼的两坨柔软之物中,但却并没有多余的闲暇去感受。

云清翼看着被重伤的樊天星,心都碎了,将樊天星护在怀里,轻柔的抚摸着他:“天星……怎么回事?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樊天星被折腾成眼前这副血肉模糊的样子,云清翼更是痛心疾首,一向稳重的她声音都颤抖了,甚至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哭腔。

“樊天星?!”在一旁战斗的阿苏丹晴看见了樊天星被伤的如此样子,迅速地凑了过来。

“天星小子!”阿苏烈见状,也是呼唤着几个金雕一族的勇士在樊天星旁边,驱赶走那些妄图靠近攻击的人类。

“是樊战尘……他背叛了我们,樊战尘和人类同流合污,害死了爹,刚才还差点害死我……咳咳……”樊天星用虚弱的语气十分清晰的说出这一段话,所有人都震惊了。

“樊战尘他……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是内鬼!”阿苏丹晴甚至不相信这个事实,对她来说太难以接受了。

“樊战尘,那小子真是可恶!”阿苏烈看了看四周,始终没见到樊战尘的影子。

阿苏丹晴还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摇摇头:“不可能,樊战尘他怎么可能会背叛……”

阿苏烈随后严肃地对阿苏丹晴说道:“丹晴,你的确得接受这个事实了,你看件事都有他的。我去,你看见从作战开始,他有奋力杀敌吗?”

阿苏丹晴明白,自己也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前段时间,樊战尘的确行踪可疑……结合现在……

这个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就是,樊战尘,叛变了。

阿苏丹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天星,别说话了……我会保护好你的,我不会让你留下残疾的,我不会……我不会……”

云清翼说着说着,哭腔越来越严重,眼角也红肿了。

对于云清翼来说,樊天星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生怕失去他,樊天星哪怕受了一点点的伤害,云清翼也会痛苦万分。

“云姐姐……别哭了……哭了……就不漂亮了……我要娶一个漂亮的云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