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北域浩劫

面对直压下来的烈阳九珠,整个天空仿佛都被火焰的红光所渲染,就像一个大蒸炉般。

从呆滞中终于回过神来的云清翼,抱住樊天星,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这儿,烈阳珠又是从远处飞过来,只能是砸了个空。

赫连欢不甘心的一咬牙:“只会窜来窜去,可恶!”

但随后,赫连欢眼珠骨碌一转,抬起左手,烈阳九珠齐刷刷的上升飞至北域最高空,如同九轮烈日般声势浩大的齐齐排成一排。

赫连欢露出了嚣张放肆的奸笑:“哈哈哈!现在就把你们这群妖孽给剿灭殆尽!”

樊天星重伤被云清翼救走,其余妖怪的战力不足为惧。

没有了后顾之忧,赫连欢怕的也只有速度极快、攻击不到的樊天星和云清翼而已,现在两个对赫连欢最大的威胁都已经解除,还会怕谁?

“啊——!”赫连欢大吼一声,用尽平生所灵气,双眼冒出红光,红袍和头发皆被强悍的灵气外泄震的飘逸而起!

烈阳九珠,声势浩大,遮天蔽日,威压之下,北域众妖怪皆喘不过气来。

“快跑!”

“分开逃!”

众妖怪们,土崩瓦解的朝东南西北四处四下逃散,一个个都被恐惧侵占了内心,被天空中恐怖的烈阳九珠吓得再也不敢战斗。

“喝!跑,跑的掉吗?”赫连欢大手一挥,烈阳九珠压了下来,就像整个天空都砸下来了一般,红光照亮了整个战场,恐怖至极……

烈阳九珠分开来,每一颗都如同精准定位般追捻着四下逃散的鹰妖们。

所有妖怪只能以极快的速度飞向山头间,加快逃窜。

但那烈阳九珠一颗颗却直接将巨大的山头给碾碎,一路将一块块巨大且坚硬的岩石给撞落,紧紧追击吞噬者妖怪们。

妖怪在烈阳九珠的夹击之下,只能选择抱头鼠窜,别无他法,毕竟不是人人都像樊天星那样骁勇善战。

分开逃散的妖,一旁虎视眈眈的其他修灵者人类也早已准备好了灵剑,等待一、两个落单的妖怪出现在人类的视野中,几个人一同上前围攻……

妖怪大多数经历大战后,妖气也耗的差不多了,疲惫不堪。

尤其是四翼天鹰一族,经历了与血狼妖的生死大战,又和人类血战了将近半个时辰,现在每挥动一下翅膀都是对体能的巨大消耗,身体是越来越沉重了,只能勉强地逃窜飞行着……

而反观人类这边,所有修灵者都是灵气磅礴,战意盎然!若不是有佛心清莲这一反转局势的奇物,人类估计比妖怪的状态还差。

现在,人类逐渐占据了战场的主导权,以压倒性的优势残杀着妖怪们……

鹰妖的翅膀被扯断……

熊妖厚实的皮毛被灵剑戳了无数个血窟窿……

鸮王伯森、阿苏丹晴、阿苏烈、小紫唯一几稍强的存在,面对几十甚至上百位修灵者的围攻,也已是处于劣势……

伯森与阿苏烈两大妖王,本可以作为中流砥柱的战力,但一个被烈阳九珠所伤,一个被破世一拳所伤,甚至已经重伤得快不能战斗了……

现在,完全是到了北域众妖的生死存亡之际!

北域浩劫!!!

而另一边,战场的边缘,一道青影闪过,云清翼抱着樊天星重伤的躯体,护在怀里。

云清翼看着樊天星重伤的模样,心中万分愧疚,樊天星在最关键的时候为自己挡下了致命一击,而自己却……

“云姐姐……咳咳……这次,我保护你了哟……”

樊天星面色煞白,却也努力的的对云清翼露出一个苍白无力的笑脸,尽管说话都以勉强。

“傻瓜……傻瓜……别说话了……你为什么要替我挡下攻击……明明,你自己都已经受伤了呀!”

云清翼说着说着,红肿的眼角再也兜不住眼泪了,晶莹的眼泪顺着云清翼的脸庞滑下,轻盈的低落到了樊天星的嘴唇边。

樊天星笑着抿了抿云清翼的眼泪,一脸笑意的样子,似乎还细细的品尝了一番。

“云姐姐……你的眼泪……真甜……”

云清翼浑身忍不住的打着颤,眼角被泪珠模糊了,轻抚樊天星的脸颊:“傻瓜,我怎么会有你这么傻的徒弟……”

“云姐姐……你……别哭了……哭了……就不美了……咳……”

樊天星又不受控制的咳出一摊血,将云清翼的青衣给染的鲜红,血红的颜色,终是是脏了青衣……

云清翼坚强的一抹眼角的泪水,强忍着不再流出一滴眼泪,云清翼双手结出一个奇奇怪怪的法印,有点花里胡哨的手势。

随后在云清翼灵力的催动下,双手结出的法印缓缓发光,淡淡的绿色光泽,仿佛蕴含的万物生机之力。

樊天星全身的伤口也随着那股淡淡的绿色光泽,缓缓止住了血,胸口留下的拳头印也淡了一些。

“这是我在南泽学习的治疗术,对治伤有奇效,要说妖怪中有谁的治愈法术能与姜家的佛心清莲莲媲美,那就只有南泽妖皇南万羽的治愈术了……”

樊天星也感到身上的伤似乎不那么疼了,也确实有好转,但樊天星却伸出了手,阻止了云清翼再次使出治愈术。

“云姐姐,你的治愈术虽说有奇效,但你毕竟才学习不久,不是那南泽妖皇,短时间不可能将我治疗痊愈,而且……这种法术对你的妖气有极大的消耗吧……”

“我能感觉到,云姐姐你的妖气在飞速流逝……”

云清翼闷住了,看着樊天星坚毅倔强的眼神,也不再使出这招治愈术。

的确,南泽的治愈之术,虽说对治疗有奇效,但却燃烧的是妖力。

简单来说,就是以要妖力换取对别人的治疗,所以说任何法术都需要妖力,但治疗术对妖力的消耗是天文数字。如果像云清翼这样治疗,樊天星的伤好完了,云清翼的妖力也会被也被榨干的一点不留。

见云清翼不说话了,樊天星笑了笑:“云姐姐,我身体硬朗着呢,死不了……”

但,云清翼却是长久的沉默,没有回答樊天星的问题。

似乎,在思考的什么。

“云姐姐?”

突然,云清翼手中挥出一道什么东西,瞬间把樊天星捆住了。

樊天星还处在懵逼中,低头一看,竟是寒铁缚妖锁链,而且还是最高阶、最坚硬的锁链,人类估计都不能搞出多少来。

“云姐姐,你这是干嘛?”樊天星没有任何挣扎,只是一脸疑惑的看向云清翼。

樊天星无条件的相信云清翼,相信云清翼不会害自己。

但云清翼突然用最高阶的缚妖链将樊天星这样捆住,自己就百思不得齐解了。

良久,云清翼沉着脸开口:“天星,前段时间我到南泽,发现南泽还真是有不少奇奇怪怪的法术呢,探灵术、治愈术……”

樊天星感觉到莫名其妙,云清翼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些?

樊天星疑问道:“云姐姐,你想说什么?”

云清翼笑了,双手轻轻捧起樊天星的脸颊,眼中照映出樊天星,尽显深情:“天星,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吗?你体内有一股惊人的潜力,啊,这股妖力需要一股外来妖气的指引,才能将阻挡妖气的桎梏完全解开。”

听到这,樊天星从云清翼的话语中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头,增长两下,慌忙问道:“云姐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