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来者!

看见来者后,所有人瞳孔皆是一缩,面对突如其来的强大的威压和凛冽的寒气,浑身不由得发自内心的打了几个颤栗……只不过强行压制者罢了。

冰冷的蓝色眸子仿佛千年不化的寒冰,双手背负,一张严肃紧绷的脸上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而隐藏不了的,则是那无时无刻从内而外却不刻意散发出的杀气。

“北域鹰皇,樊天星。”姚千鹤率先看清来者,也是最快反应过来打到招呼的。

只不过,姚千鹤打招呼的时候,也不禁发自内心的被震撼住了……被樊天星周身自带的强大气场,给震撼住了!

实际上,姚千鹤与樊天星见过的面并不多,但“北域鹰皇,八翼天鹰”之威名,天下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强大。

姚千鹤也只是在别人的口述中听到过樊天星的强大,甚至没有见过樊天星出手。

和樊天星草草得见过几面,还是樊天星要到这炎黄学院来,莫名其妙的想当个老师的时候,不过那时候,樊天星并没有散发出这强大的气场,有所收敛。

现在,即使仅仅只是樊天星无意间散发出的逼人寒气,姚千鹤便已被震撼折服到了……姚千鹤深深的意识到,自己,与樊天星完全不是一个高度的。

至少,如果现在拼尽全力和樊天星过几招,姚千鹤自认为是撑不住五十个回合的。

但身为炎黄国主,姚千鹤此刻并不能将慌乱的神情溢于言表,只能强装十分淡定的神色。

因为姚千鹤乃一国之主,如果自己失了威仪,那便是有失国之威仪。

“姚国主。”

樊天星没有丝毫感情色彩的点点头,冰冷的说出这三个字。

但这轻描淡写的三个字,也算得上是樊天星的某种认可了,樊天星并没有那种凌驾于一切之上的身份架子。

姚千鹤这个炎黄国国主,算是人类中最说的上话的存在了。妖与人现在乃是共存的和平状态,肯定不能给这个姚千鹤人类的最高权利者甩脸子。

樊天星深知这一点,即使自身在高傲冰冷,对姚千鹤还是有一定的尊重的。

但对于其他人,樊天星则是选择漠视了,始终只与姚千鹤这一人对视。

片刻后,樊天星环顾四周,高台之上,只有一个空位,还是赫连正的。

樊天星不禁隐隐一皱眉:“姚国主,怎么,我在这上面连个位置都没有权利拥有吗?还是,说你根本没把我北域当回事……”

听到这话,姚千鹤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樊天星虽然是以平淡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但我已能察觉,他的语气已经变味了,有些温怒。

外界一向传闻,樊天星暴躁易怒,随便什么事情惹了他不舒服,他都会毫不留情的暴躁出手。

自己怎么一下子忘了这茬呀?

其实轩辕大典根本不是姚千鹤主要策划的,姚千鹤只是背后的观看者而已。

主要还是其他人置办,但是其他人却不知道有樊天星这一茬,所以也就根本没有准备。

因为能在这高台上安然入座的,基本都是炎黄国有头有脸的身份,所以位置都是定好的。

姚千鹤赶忙说道:“是我们大意了,我立马喊人抬一张舒服的椅子来。”

这一刻,姚千鹤心是悬着的,生怕樊天星控制不住便怒火中烧,搞坏了整个轩辕大典。

但好在,樊天星还是更倾向于妖和人的和平的。

“不必了!”樊天星不满的冷哼一声,但终究是没有多说什么。

紧接着,樊天星就在所有人后边直接坐下……刹那间,从樊天星周身冒出来的强大寒气,组成坚硬的寒冰,瞬间由寒冰凝固成一座华丽而庄重的冰晶宝座。

樊天星便稳稳坐在固若金汤的寒冰宝座上边,双手分别搭在两边,二郎腿顺势一翘。

樊天星的眼中有着三分薄凉,三分的漫不经心,三分讥笑与一分的不屑……仿佛一个不可一世的王泰然自若的坐在王位上。

樊天星不以为意的对前边的几人招呼道:“我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在炎黄国,我只在后边看就行了。”

“鹰皇果真爱低调。”旁边的宇文家主笑眯眯的附和着樊天星,那表情仿佛是在恭维。

但樊天星却始终没有正眼瞧过他,只是淡淡的的撇了一眼,根本不想理。

很显然,宇文家主是热脸贴了冷屁股了,但也根本不好说些什么,笑脸尴尬的定格住了,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做回自己的位置上。

黄有海和南宫赤暗地里偷偷笑了一下,而风天涯则是“噗嗤”一下笑出了声,随后便咳嗽两声恢复正经的神色。

其他人,除了赫连正之外,表情都是淡然的。

赫连正表情有些不正常,身体还在隐隐的发着抖,不敢往后瞧一瞧樊天星。

风素和姚千鹤都注意到了,但也只是淡然看了一眼,便没再说些什么。

“请各位报名参加轩辕大典的学员,马上到主席台前集合,按照顺序排好……”

“请各位报名参加轩辕大典的学员……”

整个操场的广播突然响起,洪亮的声音传遍了炎黄学院的每个角落。

此刻,炎黄学院几乎所有学员都集合于这个广场,都是来看热闹的。

广播足足放了有五遍,所有自信满满或者不那么信心的学员身份昂主席台前去主席台。

庄重宽广的主席台,前足足容纳了一百多号学员,其中有人有妖……还有魔。

光是人类的修灵者就有其中的1/2以上……而魔,却只占了其中的1/5还不到。

颜不煞等三人在这所有人中,只是三个微不足道的存在。

风心扬第一次参加这种规模的比赛,心中还是不由得泛起了一丝涟漪。

“紧张了?”颜不煞注意到了风心扬表情的不自然,问道。

“才没有!”风心扬嘴硬,可是无处安放的手指却暴露了。

“安啦安啦,这一把我在,稳稳当当的!”夜无殇竖起大拇指捶捶胸口,夸下海口,像极了你那普通且自信的菜鸡队友大放厥词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