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米颖儿的小梦想

叶天看着盘口处,卖五与买五档位置,分别有三千手大单在卡着。

“呵,果然是洗盘,想把我洗出去,没门,陈俊来我这,用我这大账户,就在当前22.5附近,每十分钟买个100手左右,数字不要一致,时而80,时而110,将可用资金全买完。”

“天哥,这是为什么?”

“估计庄家从龙虎榜中发现了我的存在,他们想把我洗出去,那我就冒充小散户一点点吃。”

“但是晚上还是能看到咱们营业部成交很大呀。”

“没关系,至少现在盘中,他们发现不了我们,再往下洗对他们自己也不利。”

“好的。”

叶天在盘中发现了一个乐趣,这年头庄股盛行,与庄斗,其乐无穷呀!

“天哥,还在往下呀,都打到22.10了。”

“原计划不变,一直买,买到买完。”

丽姐、刘姐也跟风,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反正帐户上有了盈利,怕啥?

直到中午收盘,陈俊才终于将帐户里的可用资金全买完了,每十分钟买一笔,成交均价在22.10至22.50之间,持有股数为1560手。

看成本价一栏,现在已不太准,因为成本价会将之前盈利的17万多也计算进去,如果盈利够多的话,成本价甚至可以一直低下去。

这时,主要看的是总体的盈亏额。

浮动盈亏在15.5万左右,比上一单结束后17.4万的盈利少了接近两万。

说明今天重新买回的价位,暂时出现了一些浮亏。

下午。

分时线被一直压制着,最低价打到了22元,三点时最终收在了22.10元。

这样的走势,是相当吓唬散户的。

不少散户看到这样像倒锤一样的阴线,开始纷纷获利了结,不过价格一触及到22.10附近,所有卖单就会被对应的买单给承接掉。

“天哥,这分时盘口的价格仿佛被一只钳子钳住一样,上不去,下不来。”

“这是主力吸筹的一种手法,既吓到了散户交出筹码,又控制了价格不崩。”

“哦,主力有点坏哟。”

“零和博弈下就是这样,主力与散户之间互为对手盘,但一切都能从盘口中分析出主力的意图。”

“但好难呀。”

“难,是因为你不了解,当你了解了,就会发现当中不难。”

今天因为做T,导致在大户室待了很长的时间,连陈俊他们也没去米氏。

沪海某大户室内。

宽大的办公室里坐着六个人,烟雾缭绕。

“老板,你开盘时突然修改拉升计划,是为什么?”

“我有一个预感,我们被一个厉害的人物盯上了,不把他洗出去会在我们未来的拉升中带来不利。”

“可是对方资金量并不大呀。”

“若昨天他进入的只是小仓位呢?世事难料呀。”

“老板,从开盘那一波砸盘,对方居然比我们预定的时间还早个5分钟开砸,连我们的节奏也被打乱,的确是个不可控因素。”

被称为老板的人,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找人去打探一下,这滨海的益田路营业部到底出了何方神圣?”

“好的,我这就联系滨海那边的老朋友。”

当天,津国商没有上龙虎榜,所以大家看不到买卖双方的席位情况。

但叶天能推断出不少信息。

当天这只股的成交额是2300万元,自己老丈人的账户一卖一买的成交额就高达800万,占了总成交额的四分之一。

还是相当能左右股价走势的。

确认了这只股的庄仍在,叶天收拾后离开了大户室。

米颖儿今天没有跟过来,因为她跟林婉今天要约见港岛过来的广告公司,那公司有专业的拍摄团队。

在一间叫绿野仙踪的咖啡厅里与米颖儿汇合。

“叶天,跟广告公司谈好了,拍摄场地选港岛,那里摄影棚的设备更专业,广告片加平面的的制作成本是二十万。”

“可以,这个价不算高,但我暂时没有港岛通行证,那就陪不了你过去了。”

“没关系,我那边小姐妹多,你去了还不方便我跟她们闺蜜小聚会呢。”

“哦,好吧,什么时候?”

“三天后,当天就能拍摄完毕。”

“那你这两三天养好精神,精力充沛的去上镜。”

“嗯,我会的,叶天,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看着米颖儿难得出现的乖巧表情,那副祈求的样子一眼就让人心碎。

“说吧,看我能不能做到。”

“就是...就是你写的歌都很好听,你能不能为我写两首歌?”

“你要进娱乐圈?”

“不是不是,我是刚才听那创意总监说,他说现在有一种艺人只发单曲,不拍戏也不开演唱会,甚至都不露脸,就是纯发行音乐。”

“那你发歌的目的是什么?”

“就是让世界知道我的声音呀。”

这就像一个小公主的愿望,能不帮她实现吗?

若换其他人可能真的帮不了,但自己可是文抄公呀。

除了炒股是专业的,其它的不是借鉴就是直接搬运,为了未来新娘的小目标,那就再当一次流行音乐的搬运工吧!